第1226章 儿子是男子汉~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26章 儿子是男子汉~

安夏儿又甜蜜地抱起女儿。 lulu甜甜地把小脑袋往安夏儿肩上一靠,“嗯,有妈咪lulu也幸福。” 安夏儿心都快化了,抱着刚刚发过烧的女儿,“好好,lulu真乖。” “一直念着你。”陆白说,“我带她去公司,还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 “好了好了,妈咪回来了。”安夏儿抱着女儿,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快化了。 旁边两个小少爷看着安夏儿抱着妹妹一脸心疼的模样,心里格外地羡慕,话说,当哥哥是不是不太好?当小的就可以被爹地妈咪又抱又亲的么? 二人正纳闷着,安夏儿空出一只手又将两个儿子往怀里一搂,“还有小宸小玺,不好意思,你们生病妈咪也不在……”脸埋在他们小肩上,安夏儿简直想哭出来。 两个小少爷马上释怀了,也伸出手抱着安夏儿,陆宸弯起小嘴唇,“不,我们没事,妈咪不用担心。”陆玺也傲骄地点点头,“对对,我们可是男子汉,一点感冒小意思。” 安夏儿心花怒放,“哈哈,对,你们是男子汉。” 看,这是她儿子! 她生的! 若说人要可以上天的话,她一定是骄傲上天的! 魏管家看了一下时间,“好了,lulu小姐,小少爷,该吃药了,你们病才刚刚好,陈医生叮嘱一定要按时吃。” 妈咪回来了,两个小少爷意外地听话,“那妈咪,我们去吃药了。” 小绅士一样,行了一个礼而去。 安夏儿愣愣地看着陆宸陆玺的背影,“几天不见就长大了?” “那是对你。”陆白说着走到安夏儿面前,接过她怀里的lulu,“对其他们,他们可没有那么听话,魏管家,抱lulu去吃药。” “好的。”魏管家接过小千金,“lulu小姐,我们先去吃药好吗?” “甜甜的那个吗?”lulu鼓着脸,拢着小眉头,和天下小娃娃一样,不爱吃苦的药。 “对,苦的都吃完了,现在的药都是甜甜的哦。”菁菁来到旁边哄道,lulu这才由魏管家抱着去吃药了。 安夏儿看着三个孩子,心里无限感概。 陆白看着她的背影,无声一笑,“我来猜猜看,你现在心里一定在想,还好当初没有听我的,没有把其中一个孩子做掉是吗。” 安夏儿回头看着他,陆白穿着休闲家居服的时候,格外性感。 修长的四肢,又高又优雅,穿衣显瘦脱衣有肌肉。 特别是那张脸,用展倩的话来说,只有漫画里的才有的,而且是腐漫,五官完美,成熟而极有魅力,是小姑娘和大龄女性都会为之着迷的类型! 安夏儿一时好奇,走过去坐在他腿上,用力捏了一把他腹部的肌肉。 陆白意味地看着她的小动作,“想了?” 安夏儿耳尖一红,“我看看……你身上果然还是很结实,没见你锻练嘛,但我感觉我再不锻练就要长肉了。” 陆白带起好看的淡笑,“家里都有健身房,帝晟集团内部也有专门的健身俱乐部,我没事都会去,哪像你,跟女儿一样,只会吃。” “你别笑我啊!”安夏儿伸出一根手指警告,“你以前说过的,说我变胖了你也会喜欢我的也不会嫌弃我的,你这话要一辈子算数!” “对。”陆白拿下她的手指,看着她细白的手,“我还说过你若有一天变老变丑了我也不会嫌弃,因为你老了,我也老了。” “哈哈。”安夏儿搂着他的脖子大笑,“陆白,我保证,你就是将来老了也是最迷人的老者。” “那你到时是变成最迷人的老太婆?” “……”安夏儿一愣,叫道,“喂,你别说老太婆啊!我都没说你——” “好了。”陆白拍了拍她,“你不休息一下么?” “我?不用,我不累。”安夏儿一摆头,“飞机上睡过了,哦,对了。” 安夏儿想起一件事,“祈雷说想去看看他奶奶,跟他奶奶报告已经毕业考完试的消息。” “修桀已经跟我说过了,我应允了。”陆白说,“他也就是因为你,才会有今天。” 若换了其他人,哪能直接到他陆白身边做事,除了自身本事要硬核以外,不知要经过多少层筛选,连底子都要查得透透彻彻。 “看你说的。”安夏儿好笑,“祈雷现在也在勤勤勉勉帮你办事好么,秦修桀对他的印象应该不错。” “我可没开玩笑。”陆白站了起来,“你知道当我的保镖或为我办事的人月薪水多少么?” “多少?” “不会比这个城市的白领低。”陆白说。 安夏儿一愣,“我去,不会吧?” s城可是国内gdp首位的城市,这里的白领平均月薪可是达到五六万以上的……安夏儿想到这问题,全身一阵颤栗!怪不得祈雷说为能替陆白做事感到骄傲! 不过回头想想,安夏儿又觉得不足为奇。 就是因为薪水高才能请到这么多专业的保镖,作为帝晟集团的总裁陆白身价千万亿,这些钱都是小意思。 但令安夏儿万幸的是,陆白再怎么富有,在家里也是一个体贴的丈夫。安夏儿笑了笑,跟上他的步伐,二人向楼上走去,“回答你刚才的问题,我刚看着lulu他们时,确实在想,为生了他们三个而自豪。但我没有怪过你什么,以前你是为我的安全着想,你怕我会有生命危险。 陆白点点头,“当时如果减胎,减去的那个肯定是lulu,说到这,夏儿,我还得感谢你,感谢你为我生下了一个宝贝女儿。”“我想起一个诗人的话。”安夏儿挽起他的胳膊,“每一条走上来的路,都有它当时不得不那样跋涉的理由,第一条要走下去的路,也都有它不得不那样选择的方向。我们没必要在意过去的选择,不管是对的 还是错的。” 陆白说,“我就是在想女儿长大后,知道我曾经想过不要她,她会不会怪她爹地。” “才不会,她那么喜欢你。”安夏儿觉得他完全不必担心,“你去公司开会还抱着她呢。” 陆白笑了笑,和她一起走到了她的工作室门口。 安夏儿刚想问他为什么来她的工作室,陆白便问,“真不休息?” “不累。”安夏儿走到前面打开门,走进了工作室,“也好,我清一下我书架上的书吧,反正考完了,很多书应该用不到了,暂时可以收起来了,把我需要放上来……” 看着安夏儿爬在梯子上收书架上的一些书,陆白仰着头,勾了勾唇看着她的美腿,“你要觉得无聊的话,我倒可以给你找点事做。” “啊?什么事?” 安夏儿回过头,一只手搂着几本书,一边下来。 防止她摔倒,陆白过去扶了一下她的手,顺带将她牵到她的工作桌台这边,“你过来,我跟你说一下。” 安夏儿放下了书,跟着陆白过去。陆白拿起一个玻璃试管,里面盛着一些血,“这试管里面的血,据说有着一种不明的化学物质或药物,离开人体后几天都没有凝固,你可以试着研究一下,看看这里面的物质是什么,或者说,主要能起到什 么作用?” 虽然doctor 提起时,陆白拒绝了,因为他不想让安夏儿再为南宫蔻微的事烦心。 这直到目前为止,安夏儿都不知南宫蔻微被人带走了,还生死不明地…… 这个试管里的血,自然是南宫蔻微的。 那是陆白让doctor 特地给他带过来的南宫蔻微的血,以防万一……如果真的有机会能让安夏儿研究一下的话,在不影响她心情的前提下确实可以让她试试! 对于安夏儿专业领域范围内的本事,陆白还是认可的! “血?”安夏儿看着眼前这人玻璃试管,“这是谁的血?” 陆白想了一下,“陆釉他在警方那边办一个案子,一个死者的,你去考试时,我电话里听他这么说,便让他把这血送了一点过来,说让你看看?” 男人要编造起谎言来,绝对可以眼睛都不眨? 一听是警方的,安夏儿立即表示肃敬,“好,协助警方办案,义不容辞!” 陆白笑笑,“好,你试试。” 其实要让安夏儿在不查觉到南宫蔻微的事的前提下,让她分析一下这血,也是可以的。 对,随便找个说法就行了。 安夏儿一听说是帮警方,并且对方还是陆家那边的人请她帮忙,兴致格外高昂,迅速换上做实验的白褂子,“话说,奇怪啊,之前你不是很反对我在家做实验的么?怎么现在主动提起让我做了?” “那是你怀孕的时候我反对过好吗。”陆白像巡视的领导一般,走到对面坐下看着准备做实验的她,“以前,我只是让你注意安全,也没有阻止过你做你爱做的事。”特别是之前她有一次开发香水,实验发生了爆炸的事,之后九龙豪墅一个星期整飘着香味……当时陆大总裁就在想,她若是在做有毒气体或液体的实验,那是不是会像核爆核一样了?他得为他的性命安危着 想一下。“好,我现在就看看,看看这血里有什么啊……”安夏儿最后将口罩一戴,将工作台上所有需要用到的仪器准备完毕后,便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