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7章 安夏儿的研究结果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27章 安夏儿的研究结果

魏管家在外面敲了敲门,陆白站了起来,“结果出来后跟我说声。” 安夏儿作了一个‘ok’的手势,豪迈地道,“好!你放心!” 陆白从工作室出来后,魏管家正站在外面,“大少爷,lulu小姐喝完药睡了,小少爷们也去上法语课了。” “嗯。”陆白点头,满意,“既然他们病好了就得马上上课,不能让他们太松懈了。” “大少爷你是不是对小少爷们太严格了。”魏管家担心,“这要陆老在,肯定会心疼。” “我怎么管我儿子,不用他们操心。”陆白说着又多交待了一句,“记得多让人看着lulu,时刻注意着,她这回烧好不空易退下来,一定要好好照顾。” 魏管家心说,大少爷你这心也偏了,但嘴里只能应声,“大少爷放心,保姆时刻候在lulu小姐的床前。” 陆白垂下眼睛,“嗯。” “少夫人这是又做实验去了么?”魏管家看了一下安夏儿工作室的紧闭的门。 “我让她做个血液分析。”陆白说。 魏管家一惊,“难道是……” “我没说是南宫蔻微的。” “这也是个办法。”魏管家理解陆白的做法,“如果少夫知道南宫蔻微现在并不在精神病疗养院了,而是被人带走了,还生死不明的话,估记会忧心吧。担心南宫蔻微以后会不会突然又以某种方式出来……” 对他们来讲,南宫蔻微若真是死了,事还了了, 若是没死,就是还有隐患,毕竟那是一个极狡诈的女人。 “这件事我找个机会跟她说。”陆白道,“你们不用提起。” “好的。”魏管家答应过来,又问道,“那少夫人去西莱参加鲁布旺夫国王退位的事,都决定好了么?大少爷和少夫人一起过去么?” 陆白皱眉,“我倒不想让她去。”“这若是一般宾客,迟些过去或有事婉拒,还可以理解,但少夫人既然是鲁布旺夫国王唯一的女儿,又是西莱王室的嫡公主,不过过去上不符合王家的礼数。”魏管家看着陆白的眉头,猜测道,“难道,大少 爷是担心lulu小姐和小少爷们病刚好你们不便离开的原因?” 陆白沉默了一会,“如果我让安夏儿不要过去,她是不是不会听?”魏管家汗,“虽然不知大少爷你这么说的原因,但这肯定是不合理,少夫人父王退位是大事,少夫人作为女儿肯定要过去一下,而且上回鲁布旺夫国和其他西莱王室过来参加大少爷和少夫人的婚礼时,鲁布 旺夫国王也早就说明了这一点,让少夫人到时一定再回去趟。” “我知道。”陆白转身走下楼梯,“我也没有说真要阻止她去西莱。” 魏管家跟上去,“那大爷这么说果然是……” “lulu和小宸小玺他们生病才刚刚好,若明天我和安夏儿便离开去西莱,三个孩子在家里,也太照顾不到他们了。”陆白尤其是担心小女儿。 “大少爷,我们可以照顾……” “如果是小宸和小玺,我没什么担心的。”陆白说道,“但lulu,我还真无法在她刚刚病好的时候就和安夏儿离开家。” 陆白叹了口气,有家了倒也是多了一些牵挂。 魏管家很无奈,他们大少爷以前这样担心少夫人,现在又这样担心孩子了。 最后魏管家说道,“大少爷若放心不下,那就没办法了,lulu小姐和两个小少爷现在又不能跟着一起过去,陈医生叮嘱过小少爷他们现在最好不要出门,特别是lulu小姐的烧刚退,不能吹风。” 陆白在走到最后一段楼梯时,停下了脚步,“晚上看看他们三个的情况吧。” “好的,大少爷。”魏管家明白他的意思,意思是要完全恢复了的话,就带着孩子去,若是没有,那就只有…… 中午用餐的时候,安夏儿和陆白一家人坐在餐桌边。安夏儿一边盛汤一边说,“那个血液分析出来了啊,最显注的,就是里面含有微量的防凝剂,所以才会出现那血不会凝固的现象,不过那防凝剂不同普通……”见陆白注意力,没有在听自己说话, 安夏儿停 住了后面的话。 陆白正盯着三个吃饭的孩子。 lulu已经开始自己吃饭了,但情绪还是没恢复到平常开朗程度,还是菁菁在一口一口喂她吃饭;两个小少爷好点,陆宸看着好多了,就陆玺间歇性地还会咳嗽。 “陆白?”安夏儿盯着他,“我在跟你说话呢?你有没有听啊?” “你继续说下去……”不想可以一心二用的陆大总裁在思考着三个孩子是否能出门的事时,已经把安夏儿的话也听清了,“那血液防凝剂怎么了?以及还有其他发现么?” “爹地你不用盯着我们了……咳……”陆玺哼了哼,“我和陆宸上午已经把法语课上完了,作业也完成得很好。” 陆宸敏感一点,“爹地是有话跟我们说么?” “吃东西。”陆白没回答他的话,问安夏儿,“怎么了?” “我在想这是不是协助警方啊?你怎么一点都不在意啊?”安夏儿将餐具一放,纳闷道,“就算你对别人的事没兴趣,陆家的那个陆釉好歹喊你一声堂哥,陆大总裁你上点心嘛!” 陆白摆出认真听的表情,微笑着,“好,我听着,等下把你分析出来的结果亲自打电话告诉陆釉。” 电话当然是不用打的,陆白只是顺着安夏儿的话说下去。安夏儿这才回归正题,清了清噪子正式向陆大总裁报道,“这么说吧,原本医院的防凝剂是为了防止血液凝固,但在刚才那个血液样本时原防凝剂是在原来医用防凝剂上面做了升级,刚才我在实验中还测试 过了,我用针刺了一滴我的血出来……” “什么?”陆白马上皱眉,“我是让你做实验,不是让你自己去做白老鼠——” “冷静冷静。”见陆白脸色变了,安夏儿马上稳住他,“一滴血而以,没啥大不了的哈,去医院体检也会验血的啊,而且我一个月都不止流那么多……” 陆白好笑,“这就是你的理由?” “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嘛。”安夏儿毫不在意道,“再说了,有时为了研究结果,一滴血算啥啊!传大的科学家们还付出生命呢!”一说到她的专业问题,安夏儿就大有一股疯狂的趋势。 这让陆大总裁很郁闷,他可完全没有想让他老婆成为伟大科学家的念头。 主要为了研究南宫蔻微血里的东西要让安夏儿自己刺破皮肤,他也是心疼的…… “只此一次。”陆白继续切羊排,“没有下一次了,不然以后我不会再让你接触实验。”“好好好。”老公大人有什么要求立即答应就好,安夏儿深谐其道,继续说道,“然后,我将我的血滴在模拟人体血管温度的试管中,保持着血液在人体内的状态。之后从你给我的那血液样版提取出了里面的 化学药物,加到了我的血液中,陆白,你猜,发生了什么?” 陆白看着安夏儿精神奕奕的眼睛,“说下去。” “血液没有任何变化。”安夏儿欣赏着陆白吃东西性感的样子,托着下巴说道,“这也就是说,那种不明的化学药物如果注射到活人体内,对人体估记也不会有多大伤害。” 陆白拿着餐具的手一停,看着她,“你确定?” “我没有拿活人做过试验啊,而且我也没有注射到我身上去试,我不能给你100%的答案。”安夏儿说,“但90%我是可以肯定的。” “你敢把那些莫明其妙的东西往你身上注射一下试试?”陆白阴着脸,很是可怕。“放心吧,我脑子还清醒呢。”安夏儿继续说,“所以我将那血液样版里的物质称之为化学药物,是因为我觉得它可以用在医学上面。然后,我将加入了那化学药物的我的血,分成了两份,一份中继续放在人 体温度的器具里,另一份则脱离温度爆露在空气中,之后静置了一个小时。” “有不同的变化?”陆白从安夏儿的神情况,读到了这个答案。 两个小少爷也听着安夏儿的分析。 他们的妈咪真是棒,又是公主,又会做研究,太了不起有木有?跟他们科技总裁的爹地简直是绝配!“对。”安夏儿点头,“放在模拟人体温度器具中的那一份试管里我的血中,那化学药物消失了,所以,它是可以融于血液并且不会破坏血液原本的分子结构。而另一份曝露在空气中的,血也没有凝固,那化 学药物也没有消失,还检验得出来,对,就跟你给我的那一份血液样版一样。” 陆白深邃的褐眸幽暗了下去,“那化学药物若注射到活人体内,能维持一个小时不让血凝固,之后融于血液成为无害物质,是这样么?” “不愧是你,陆白,这么快就把我准备装逼到底的答案总结出来了?”安夏儿瞪大眼睛看着这个总裁老公,惊叹着点头:“对,就是你说的这样,不过,那血已经不新鲜了,陆釉那个案子有两个多月了吧?我从里面提取出的那化学药物的功效估记也大大打折扣了,原本能维持的功效时间应该更长,像一天,或者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