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 必须赞扬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28章 必须赞扬你!

陆白的表情莫测,徒是安夏儿也看不透他此刻在想什么,他半垂着眼帘吃着东西。 长睫之下,琥珀的褐眸被遮去一半。 “那人血液中除了防凝剂,还有什么?”“还有一些别的,但与血液反生了化学反应,提取不到纯的了。”安夏儿深思着说,“我列了一些元素公式出来,但都不确定,但每一个我猜测出来的元素组成的公式里面,都有htb,一般人可能不会知道这 种元素,我敢说跟我同一个系的优等生也没几个人清楚。” “哦?”陆白给她一个微笑,“医生也不知道。” 因为doctor 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头绪。“医生不会知道,这属于化学领域了,而且那化学物药也没有在医学界出现过。”安夏儿道,“那是当年我还在大学没有休学时,记着有一节选修课上教授讲过一个课外题,说科学家研究过为什么会有一些动 物会冬眠,是什么导致那些动物冬眠,之后从一只冬眠的松鼠身上抽取血液注射到另一只活蹦乱跳的动物身上,很快那只活蹦乱跳的动物也开开昏昏欲睡, 然后科学家发现冬眠的动物血液中含有一种诱发冬眠的物质,是存在于血清里的颗粒状物质,会粘附到红细胞上进而诱发冬眠。对,那颗粒状物质,科学家就把它名为htb,冬眠激素。” 陆白心里已经有了一种猜测,他看着安夏儿微笑说,“夏儿,我必须赞扬你,你确实很聪明,你也许是某一方面的天才,尽管有时候看着挺迟钝。” “说什么?”安夏儿回过神,立即生气道,“你是想我笨?我在为你提供的血液做分析呢!” “不,在夸你。”陆白吃完最后一块食物,拿起酒杯向她敬了一下,“那请问我聪明伶俐的夫人,那种冬眠激素能致动物处于假死状态么?”“不知道。”安夏儿将餐巾放在腿上准备吃东西,懒得猜测了,“而且我也说了你给我的那一份血液样版中除了防凝剂外,其他的物质已经与血液发生了化学反应,我只是从那血液中尽可能地提取其他物质, 之后试着列出符合的元素,只是我看着有点像我曾经听过的htb的元素结构而以。这个我不给保证的啊!” 说着大块吃东西了,她才不说了。 她这么聪明的学霸脑子,还被说成了迟钝…… 陆白伸出手用拇食拭去她嘴唇的一点黑椒酱汁,“好,辛苦了,给我这些结果就行了。” 安夏儿抬起头,见陆白正舔去他手指上的酱汁,唇边带着一丝笑,动作极暧昧。 “……”安夏儿顿时脸就红了。 旁边两个小少爷咳了两下,陆宸说,“爹地,妈咪,我们还在呢。” 晚餐后,魏管家问陆白,“大少爷,刚才在餐厅听着少夫人说的,是不是说有这么一种可能,因为那种冬眠激素让南宫蔻微进入了假死状态,之后利威廉便去医院将她救走了。” 陆白没说话,坐在客厅沙发里叠着长腿,手中的酒杯里盛着红绸缎般色泽的红酒…… 半晌,他才喝了一口,“安夏儿被南宫焱烈关在意大利‘莫古公馆’时,曾能靠指挥祈雷便做成了足以炸毁‘莫古公馆’大门的炸弹,她在这方面的直觉不会有错。” 魏管家一惊,“大少爷,那——”“假设南宫蔻微确实是因为她血液里的化学药物进入了假死状态,但她当时确实中了几枪。”陆白缓缓端起手中的酒杯,看着似血一般的红酒,眼神危险,“但她血液里的那化学药物是怎么来的?在‘枫林精神 病疗养院’就被人注射了?我不认为那住疗养院敢背着我搞这些小动作。” “那,是有人潜进那座疗养院了?”魏管家转念又一想,“但那也不可能啊,少夫人让人将南宫蔻微送过去时就瞩过了要让人监视着南蔻微。精神闻疗养院那边,应该没有发现有陌生人接近南宫蔻微才对。” 陆白目光生寒,嘴角却挂着一丝笑意,“无论怎样,南宫蔻微离开了,这对我和安夏儿来讲是好事。至于她是死是活……”后面的话陆白没有说下去。 “那明天大少爷会和少夫人一起去西莱么?”魏管家担心地问,“现在小少爷他们还不知道,知道了可能会嚷着跟少夫人过去……” “这个不用担心了。”菁菁的声音从一边传来,“少夫人已经在跟小少爷他们做心思工作了。” 魏管家回过头,菁菁正从楼上下来,便问,“少夫人她,已经准备明天去西莱了么?” 安夏儿要去西莱出席她父王退位仪式的事,这阵子一直没在家里说起,因为她在忙考试,也没有时间讨论。 现在考试一回来,又面临着要去西莱了…… “那是少夫人的父王退王。”菁菁说道,“少夫人不可能会忘记,尽管这阵子她一直没提这件事,但少夫人已经准备好了考完试回来就要去西莱,所以这才会正在跟两个小少爷沟通。” “那情况怎样?”魏管家忙问,“小少爷们病刚好,玺少爷也还有些咳,不适合出远门。” “我和小纹一直站在门外,也没有听到小少爷们吵闹的声音。”菁菁微笑着说,“想必,少夫人应该跟他们谈得不错吧。” 又道,“两个小少爷又一直很听少夫人的话,应该能沟通好。” “那就好。”魏管家立即松一口大气,“接下来哄好lulu小姐就好了,大少爷……” “不,这件事我去跟安夏儿谈谈。”陆白站了起来。 看着陆白上楼的背影,菁菁来到魏管家身旁边,“大少爷想做什么?” 魏管家想起刚才他与陆白讨认的事,皱眉,“可能不赞成少夫人这一趟去西莱吧。” “这,可能么。”菁菁都觉得不可思议,“那是少夫人的父王啊,少夫人作为西莱的公主怎么着在自己父王退位时都得回去一趟吧?不然其他王室怎么想?” “对。”魏管家叹息着。 他们大少爷放心不下病刚好的三个孩子在家,又不能带着孩子出门,但少夫人又必须再去趟西莱参加她父王的退位仪式,这该如何是好? 陆白来到陆宸和陆玺的房间时,安夏儿正坐在床边沿边上跟两个儿子沟通。 两个陆小少爷的房间如大人的房间一样奢华,只是宽大的房间里放着两张床,陆宸和陆玺一人一张。 陆白敲了敲门,进来时,安夏儿正坐在陆宸的床边上,奢华的灯下,两个小少爷换上了黑色绢白边的丝绸小睡衣,黑黑头发从额前刷下来,小脸格外地精致好看。 最意外的是,lulu也在这,穿着胖乎乎的粉色小睡裙,抓着着奶瓶在喝奶。 “怎么?你们都在这?”陆白走进来看到三个孩子,“在说什么话题,让我听听看?” 陆宸和陆玺脸色很平静。 陆宸说,“妈咪说明天要去西莱,我们不能去,不过我不奇怪,这几天国际新闻上都在说西莱国王退位的事,我早就知道妈咪会过去。” lulu一只抓奶瓶,一边从床上爬过来向爹地地伸出手,“爹地,lulu也想去看国王外公?” 陆白将女儿抱了起来,坐在对面的一张沙发上放女儿放在腿上,看着安夏儿,“所以,决定还是不带孩子去?” 安夏儿耸耸肩,“嗯,他们病刚好,还是不要出远门了,父王那边我会说明。” 陆白看着陆宸和陆玺,“那你们没有意见?” 两个小少爷也在喝睡前牛奶,不过是用杯子装的,陆宸道,“爹地,我们没意见,反正你也不会让我们跟着去吧。” 陆玺粉嫩的小舌舔去一圈上唇的牛奶,“对,反正妈咪就去几天,过几天就会回来。” 虽然他们不太喜欢喝牛奶,但既然妈咪说他们还太小需要喝,那他们就喝吧! 只要能让妈咪高兴! 陆白倒有些讶异两个儿子的爽快,“难得你们这般听话。” “爹地爹地,可是,可是lulu想去看国王外公。”lulu蹙着小眉头,大眼眸还红红的,吸着奶瓶,肉肉的两颊边鼓起。 陆白摸着女儿柔软的头发,“你才刚刚生过病,不想再生病吧?” “不想。”lulu奶气地说。 “那就留在家里。”陆白说,“好么?” lulu一口气将奶喝完,奶瓶一扔,抱着陆白的脖子就要哭,“可是,可是,lulu想要跟爹地和妈咪在一起……” 安夏儿无奈地看着陆白,“小宸和小玺是答应我了,等我回来,但lulu……” “lulu,我们可以通电话。”陆白对女儿说,“全息可视电话,你可以看到我和妈咪。” “不?”lulu摇头,“我要爹地妈咪抱。” 安夏儿求助地望向两个儿子。 “妈咪,你不用看我们,我们也劝不了。”陆玺说。陆宸也说,“她病刚刚好估记是娇情上了,再说她还没有离开过妈咪吧,除这一次妈咪去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