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9章 再次去西莱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29章 再次去西莱

安夏儿抚额,叹息,“可不是,这是lulu长到现在三岁为止,第一次与我分开,想不到她竟生病了……”说到这,安夏儿对陆白说,“陆白,其实我也不放心把三个孩子留在家里,要不,我去吧,你不用陪我 过去了。” 陆白顿时不乐意地盯着安夏儿,“你打算一个人过去?” “哪是一个人,你多派些人护送我过去不就好了。”安夏儿知道陆白不放心让自己一个人出门,无奈地看了眼lulu,“这是唯一的办法,孩子们不能跟我们一起出门,但我们两人一起过去,lulu也不愿意。” 陆白看了一会安夏儿,“安夏儿,你知道我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出门……” “你别担心。”安夏儿知道他在想什么,“我不可能说因为我们曾经分开过,就以后都不能一人出门了吧,两个人就绑在一起了吧?这不现实啊!” 灯光下,安夏儿美丽婉柔地微笑着,很是无奈。 为丈夫对于自己的担心,感到无奈,却也明白他。 他们分开了三四年。 这次好不容易重逢。 他总是担心她出门会不会再出个什么事…… 陆白看了一会安夏儿,最后将lulu放下,板着脸出去了。 lulu看着出去的爹地,又看了看安夏儿,带着湿泣的大眼睛眨了眨,“妈咪,爹地怎么了?是lulu不听话了么?” “不,没有。”安夏儿吻了吻女儿的额头,“lulu最乖了,爹地只是担心妈咪。” lulu抬起小脸,“担心妈咪?” 看着女儿天真无暇的眼睛,安夏儿微笑,“对,就像我和爹地把lulu留在家里会担心一样……但是,外公退位,妈咪必须过去一趟。” 陆宸拉了拉妹妹的手,“lulu,我们在家里等妈咪回来好么?我和陆玺会陪着你。” 另一张床上,陆玺手枕在脑后靠在舒服的枕头上,合着眼睛说,“放心吧lulu,爹地会留下来的。” “诶?”lulu看看哥哥,又看看安夏儿,“爹地会……留下来?” 安夏儿点头,“对,如果爹地在家里,那lulu就留在家里等妈咪回来好不好,下回有机会我们再去看国王外公。” lulu虽然舍不得安夏儿,但听到爹地会在家里,才用袖子一擦眼睛,“嗯!” “真乖。” 安夏儿吻了吻她的头发。 陆白在卧室的阳台上喝酒,安夏儿过来的时候,他杯里的酒已经喝了一大半。 安夏儿靠在阳台的门上看他的背影,叹了一气,“你不是说现在不会多喝酒了么?大晚上喝那么多,好么。” “你变了。”陆白声音里带着一丝叹息,“以前你凡事会以我为先,现在你的注意力不在我身上了。” 安夏儿噗嗤一声笑了,“听起来,怎么像某人在吃醋呢。” 安夏儿走过来,将他手中的酒杯拿开了,放在旁边的桌上,“你也不用这么说,那是我们的孩子,做父母的为了孩子难免会有些牺牲。” 陆白将她拉到腿上坐下,握着她的手,“所以,你就牺牲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女儿哭着要跟你过去,你就把我留下来?” “这是没办法的事。”安夏儿说,“这一趟我必须去西莱,鲁布旺夫国王退位仪式上,他唯一珍爱的女儿却不在场,这让其他王室或媒体怎么看?那太不像话了!” “而且。”安夏儿看着陆白的眼睛,“父王和国政公他们让我监国公主的事,我跟你说过了,父王他们那么信赖我,我怎能不出席他的退位仪式。” 陆白看着尽力跟自己解释的安夏儿,皱了皱眉,“老实说,我也不是很想去西莱,公司这段时间很多会议,主要我担心你出门后的安危。” 安夏儿捧着他帅气的脸庞亲了一口,郑重其事地看着他的眼睛,“我保证,我父王退位仪式一结束我马上回来,最多三天时间。” 陆白看着她,“所以没得商量了,你一定要去?” 安夏儿无奈,“陆白,上回回来时你还说以后我想回去就……” 陆白不说话了,那是他说的…… 当时他果然不该说下那话…… “你别担心好吗?”安夏儿靠在他肩头上,“你看小宸和小玺都那么没说什么。” “你是我老婆,又不是他们老婆,他们担心什么。”陆大总裁不悦道,刚才他还希望那两个臭小子能挽留一下他们妈咪。 真是一点也不懂他们父亲! 安夏儿头一抬,“看你说的,我是他们妈咪。” “他们妈咪离开几天对他们没有影响。” “陆白,别这样好么?” 陆白看着安夏儿清澈的眼睛,最后侧开眼神,“让我在家里陪着孩子们,你跑去西莱,真的好?”陆大总裁总感觉自己像被撇下了似的。 安夏儿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英俊的面颊上直接一口亲过去,“今晚好好犒劳你。” “哦?”陆白勾起了嘴唇,握着她纤柔腰肢的手收紧,“怎么犒劳?” “……你说怎样就怎样。” 看着她娇羞的脸,陆白打横抱起她直接回卧室,晚上一番云雨,用尽各种姿势。 第二天,安夏儿只身前往西莱。出发前,陆白坐在客厅中喝着茶,他的收藏品中新增加了一套天价的明清茶具,配上顶级的茶叶,茶水沁人心脾,唇齿留香,但他的注意力却不在眼前的茶水中,而是听到楼上女佣在帮安夏儿收拾行李的 动静。 秦修桀和魏管家在旁边,魏管家替陆白继续绪上茶,“大少爷,真让少夫人自己去西莱么?” “不然怎样。”陆白眉宇间也有一丝郁闷,“上回从西莱接回来时,我答应过她以后她想什么时候去西莱就什么时候去,我不会阻止。并且有空我还会陪她去……” “……”魏管家汗颜,“所以因为lulu小姐吵闹的原因,大少爷决定不去了么?” “对。”陆白揉着眉心,“如果我不留在家里,lulu肯定会哭……” 他受不了女儿哭。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让少夫人快去快回了。”魏管家回头对秦修桀说,“秦特助,少夫人这一趟的安危,就交给你了。” “修桀。”陆白手指撑着额边,闭下眼睛,“无论如何,一定要把安夏儿给我安全护送回来。” 秦修桀知道他的担心,“陆总放心,我在,少夫人就在。” 陆白点头,“那边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我的私人电话从现在起我会随身带着。” “是。” 陆白又问魏管家,“老爷子准备给西莱国王的礼物,备好了么。” “大少爷放心,听说鲁布旺夫国王的退位时间后,陆老早就准备好了,一个星期前就送过来了。”魏管家说,“这次会让少夫人一并带过去,这也是陆家对于西莱国王两个月前过来参加婚礼的谢礼。” 陆白叹了叹,对于现在的情境感到无比懊恼,“都不知道昨晚为什么答应她……” 果然美色面前没有把持住。 …… 安夏儿和菁菁小纹从楼上下来了。 菁菁抱着lulu,小纹帮安夏儿提着行李,两个小少爷也跟着一起走下来。 安夏儿换出了一套外出的服装,踩着漂亮的高跟鞋来到陆白身后,还起一阵香风,从背后抱住他,“那我先走了?lulu就拜托你了?” 陆白没有回头,声音又冷又硬,“我事先说明,最多三天,三天后你必须回来。” “我知道了,你昨晚说了很多遍了。”安夏儿回身从菁菁手中接过女儿,“来,lulu,妈咪抱会,要听话好不好?妈咪只离开三天,爹地会有家里。” “国王外公?”lulu又委屈地撇撇嘴。 “我答应你,下回我和爹地带着你,还有哥哥一起去荷兰看国王外公。”安夏儿温柔地眨了眨眼睛,看着宝贝女儿,“好吗?” lulu不说话,头一歪,闷闷不乐地靠在安夏儿肩上。 安夏儿来到陆白身边坐下,将女儿放到他怀里,“lulu,和爹地一起等我回来哦,要听话哦!” lulu小脸又靠在陆白身上,长长的睫毛湿湿的,但还是强忍着听话地点了点头。 陆白目光深深地看着安夏儿。 这个掌管国际第一大集团的总裁大人目光里带着埋怨。 “西莱现在和平了,不会出什么事。”安夏儿再次对陆白说,“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我觉得这是多虑的,放心吧,到时我一定以最快的时间回来。” 陆白看着她,“每天晚上必须打个电话给我。” “好。”安夏儿满口答应。 “你过去出席你父王的退位仪式,别管太多闲事,别惹上什么麻烦。”陆白又道,“你这个监国公主,说到底,要西莱出事了才能生效。” 安夏儿好笑,“我知道好吧,我也希望西莱永远用不上我这个监国公主。” “一有什么事,立即给我电话。”陆大总裁有交待不完的话。 “好。” “别跟陌生人有太多接触。” “嗯。” “别跟陌生人说太多话。” “……好。” “特别是男的。” “……好。” “别到处乱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