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 王权争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30章 王权争夺!

“要是西莱又出了什么事,你不是第一个想着怎么帮忙,而是第一件事给我赶回来。”陆白冷冷地告诫,“听到没?” “这个……”安夏儿一想,还是别反驳这个大总裁,“也行,我相信西莱不会出什么事。”陆白看着双手放在膝上端正得听着自己交待的安夏儿,又想了想,似乎没什么可交待的了,这才对秦修桀说,“修桀,最后这话我也是跟你交待,如果到时在西莱又出了什么事,立即将你们少夫人护回送回 来,听到没?千万别让她在那边管什么闲事。” 就算西莱是她的祖国,但现在是他的妻子,他再也不会让安夏儿在异国面临危机。 秦修桀点头,“陆总请放心。” 陆白点了点头,最后道,“小宸,小玺,过来,让你们妈咪早点回来。” 陆宸和陆玺来到安夏儿面前,陆宸拉着安夏儿的手,“妈咪,代我们向国王外公问好,等他退位后我们下回和妈咪一起去荷兰看她。” “同样。”陆玺手背在身后,眼睛傲骄地看向别的方向。 “好哦!”安夏儿弯起眼睛微笑,“父王一定会理解的。” “还有。”陆宸又说,“等妈咪回来,我们陪妈咪一起玩ds真人虚似游戏吧?上回在西莱王宫时,见妈咪好像也买了那个游戏舱?” “哦,那个ds的游戏舱啊,那是我失忆的期间玩过,没久没登入了。”安夏儿道,“上回听菁菁她说了,你们也在玩?” “嗯,到时请妈咪陪我们一起玩吧。”陆宸说道,“一直想跟妈咪提这件事,但一直找不到机会,妈咪在准备婚礼一直在忙。” “对。”陆玺又道,“而且我们一个月又只能玩一次……” “你们妈咪没有义务陪着你们玩游戏。”陆白道,“别说幼稚话了。” “爹地,那是你的公司旗下的游戏,你不能看不起你的游戏吧?”陆玺火大地攥起拳头,气愤地咬着小白牙说,“爹地你不能把我们一个月玩一次游戏的权利都没收了。” 陆白眼睛刚冷下来,安夏儿便汗颜地摆摆手,“好了,小玺,爹地不是这个意思,放心,等我这回来应该有时间了,到时我们一起玩吧。” “嗯,我们很期待和妈咪一起玩。”陆宸微笑着。 秦修桀看了一下时间,“少夫人,要出门去机场了。” 从九龙豪墅出来后,三个宝宝和两个女佣,管家都在车前安夏儿叮嘱,挥手,并让安夏儿代他们向鲁布旺夫国问好,气氛还挺活跃,毕竟安夏儿只是去参加国王的退位仪式。 唯独陆白倚靠在别墅大门口的华丽罗马柱上,冷着脸,闷气地看着即将上车的安夏儿。 安夏儿叹了口气,在走进保镖打开的车门前停下脚步,又回身走到陆白面前,抱了他一下,“老公,别这样好不好,我就去三天,三天后我就回来。” 陆白一脸不悦,“现在知道有老公了?” “……”安夏儿眉角抽搐着。 最后或许是知道这是现实,陆白叹了口气,“算了,上车吧,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 安夏儿捧着他的脸庞吻了上去。 陆白搂着她,两人一段深长的法式长吻后,才分开。 ——————西莱国的国王退位仪式非常隆重,西莱的同盟国,以及外交关系较好的国家都派了代表过来,鲁布旺夫国王的退位仪式是在安夏儿到达西莱的第二天举行,退位仪式的过程很顺位,整个国家和王室在王室 高官,以及十二骑士的掌管护卫下,一片歌舞升平的繁华现象! 而鲁布旺夫国王退位后,尤菲里奥亲王成为举国上下呼声最高的王室,下一任国王。 王宫多功能会见中心,外走廊上,刚刚接见了外媒的尤菲里奥一身礼仪军装,望着王宫上方湛蓝的天。 王宫大统领兼第一骑士的玛尔斯和第四骑士亚文站在他身后,二人是尤菲里奥最忠诚的部下,在这个外宾来到王宫的期间,他们会随时跟在尤菲里奥身后,以确保这个下一任国王的安全。 亚文说,“刚刚的外媒接见会,殿下是第一次以下任国王的身份跟外媒见面吧?昨天陛下的决定让人意外,原以为他不会在退位仪式上那么郑重宣布殿下是下一任国王。” 西来国的王位袭承法中规定,国王得在退位仪式上宣布下一任王位承接者。 “这表示陛下看到了殿下的长处。”玛尔斯大气地说,“如今整个王室,只有殿下最适合坐上那个王位,殿下的丰纬功绩足以弥补上回的……” “玛尔斯。”亚文阻止了他的话,“那件事以后都不要提起了,本来外界就有所有猜测,多提起只会对殿下的名声有损。” 玛尔斯向前面的男人行了一礼,“殿下请原谅,我一时激动。” 尤菲里奥没有说话,浅灰色的眸望着天空。 一身隆重的军装,衬上他的绝美容貌,仿佛是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集贵气与淡漠于一体! “无防。”他说,“谁对我有意见,让他来吧。” “殿下说笑了,殿下是西莱呼声最高的亲王,国民爱戴你还来不及。”亚文向他鞠下躬说,“就请殿下准备好一个月后的加冕典礼吧。” 尤菲里奥道,“曼莉夏是说,明天回去么。” “对。”亚文说道。 尤菲里奥没说话。 “不过,我们去挽留过她。”亚文又道,“说一个月后就是殿下继承王位的加冕典礼了,让公主留下来一个月后再回去,但公主似乎跟陆白有过约定,必须三天后回去。” “是么。”尤菲里奥的声音极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公主不会还在怪殿下吧?”玛尔斯性格刚烈,有话直说,“所以只过来参加她父王的退位仪式,不想给面子见证殿下的加冕继位?所以这一次连陆白都没来?” “玛尔斯,话别这么说。”亚文作为一军师的角色,对事情非常谨慎,“公主也许是想念家里的孩子。” “那陆白呢?陆家的其他人呢?”玛尔斯又问,“陆白和公主上回的婚礼,陛下和其他王室都过去了,殿下到时继位他们不过来?” “对,陛下和其他王室过去参加婚礼了,但殿下并没有过去。”亚文说道,“所以陆白或陆家的人若是不来参加殿下的加冕也是有理由,至于陛下的退位仪式,我听说陆家让公主带了厚礼送给陛下。” “不需要再谈论这一点。”尤菲里奥说,“我的加冕典礼曼莉夏来不来那是她的自由。” 身后两名骑士颔首,“是,殿下。” “曼莉夏现在在国王宫?”尤菲里奥问。“是。”亚文说道,“按王位袭承法,国王退位后必须在半个月内搬出国王宫,以便给新国王腾出住处。不过陛下他好像准备去荷兰安度晚年,所以打算提前搬出来,公主如今正在国王宫,可能是在跟国王谈 话吧,毕竟公主明天要回去了。” 尤菲里奥没说话,绝美白皙的脸上有些看不懂的情绪。 亚文见他不说话便问,“殿下,上午瑞丹的外交官说王室邀请殿下的事,殿下怎么看?” 尤菲里奥,“是为了一周后他们王室的订婚典礼吧。” “难道西比拉公主真打算跟珀切福斯家族联姻了?” “表面上那个外交官是代表瑞丹王室来西莱,但据我所知,他是柯罗韩特王子的人。”尤菲里奥眼神沉了沉,“在瑞丹现在的政派势力中,他想拉拢我,拉拢西莱支持他们的柯罗韩特王子。” 亚文一想,“难道是因为是因为瑞丹王室的继承位原因,所以柯罗韩特王子想拉拢即将成为西莱国王的殿下去支持他?” “肯定的吧。”尤菲里奥垂下眼睛,“如今国际政坛上都知道瑞丹女王病重,王位继承者有西比拉公主和柯罗韩特王子,西比拉公主为了获得珀切福家族的支持顺利继承王位,才打算与珀切福斯家族联姻。” “所以那个柯罗韩特王子便打算拉拢其他势力或其他外国的支持了。”亚文道,“这样就好理解了。” 又问,“那殿下打算如何?会回应柯罗韩特王子么?或者会去瑞丹么?”“废话!怎么去?”玛尔斯粗着嗓门道,“殿下一个月后就要加冕继位了,殿下的安全是重中之重,如今哪能随便离开西莱。”又对尤菲里奥说道,“殿下,还是别去理会瑞丹那个国家了,我看他们内部马上就 要变得比以前的西莱还要乱……”后面的话被亚文用眼神制止了。 亚文说,“殿下怎么做,自有主张。” “什么?”玛尔斯一急,“我是为殿下着想……” 亚文后一句便对尤菲里奥恭敬地道,“不过殿下,我也认为还是别去理会瑞丹国的事了,等他们的王室平定下来再说……” 玛尔斯看着亚文,恨不得跟他动起手来。 这跟他说的不一个意思么。“瑞丹虽是北欧最大的国家,但我对他们王室谁袭承王位没有什么兴趣。”尤菲里奥然叹息了一声,说,“不过,我听说瑞丹的王室也邀请了陆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