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4章 王叔的告诫!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34章 王叔的告诫!

安夏儿看着这位王叔一时有些惊讶,不知他叫自己过来谈话的目的。 尤菲里奥的瞳眸颜然极淡,在白日敞亮的光线下,几乎看不见瞳仁,像玻璃一样的冷灰色泽,这便让人看不到他眼睛的焦点,以及看不到他在想什么。 “王叔想跟我说什么?如果想解释曼莉宫的炸弹那就不必了。”安夏儿又叹了一口气,“我刚才只是生气你随意发落曼莉宫的人,就算我离开了西莱,他们也跟我三年。” “这就让我有别的顾虑,如果他们三个会一起生病的话,将来你们其中一个儿子来到西莱当储君受到什么打击或者是出什么意外,那另两个会不会也同时受到影响?”尤菲里奥说。 “你私下让人处理那颗炸弹的原因,我明白,你想让我父王安心退位,以及不想让这颗炸弹的事引起的恐慌。” “这必须考虑……” 安夏儿猛地回头看着完全不搭理自己的话的尤菲里奥,叫道,“王叔!你在无视我吗?” 尤菲里奥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再说小宸和小玺才不会受到什么打击,才不会出什么意外?你别乱说好吗?”安夏儿生气了,“你当着我这个母亲的面说我的孩子以后怎样怎样,你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我的孩子才不会有什么意外,他们长 大后会成为像他们父亲那样了不直怕人,一个掌管以后陆家的商业王国,一个会继承西莱王位!” 尤菲里奥依然看着动怒的她,眼睛里终于看出了一丝情绪,是一种面对小孩子的情绪。安夏儿叫完后,意识到什么,转过身压住自己的洪荒之气,“算了,王叔你也别误会,我不是说他们其中一个以后一定会继承王位,我没有要他们一定要继承王位,我这么说,意思是他们将来一定会成为了 不起的人,成为命运的主宰者。” “知道什么叫提前考虑吗?曼莉夏。”身后传来尤菲里奥淡然无波的声音,“就一个国家在繁荣昌盛时,必须考虑到外患,做好万一外敌入侵时抵御外敌的准备。”安夏儿一回头,“我知道你考虑的是大局观,你说话没有恶意,但我生气是有理由的,没有任何一个母亲听到别人说万一你的孩子将来遇到什么不好的……这,这不吉利好吗?”安夏儿努力表达自己生气的理 由,而不是乱发脾气。 尤菲里奥带着淡淡的叹息,“那就当我没说吧。” “……”安夏儿撇了撇嘴。 本来就是,哪有人这样说别人的孩子? 看到尤菲里奥的目光,安夏儿又问,“不知王叔……用这种目光看着我做什么。” 被他的目光这样注视着的感觉,很奇妙,就像被审视着。 尤菲里奥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一会,收了回去,继续往前走,“你果然一点也不像赫姬,他们那个家族的人就没有长得像的……” “什么?”安夏儿加快两个步伐,“请问王叔你说什么?”“没什么。”尤菲里奥道,“既然曼莉宫的炸弹你看到了,就当作没有那回事吧,里面的炸弹我已经让人去拆了,你该什么时候回去就就回去,鲁布旺夫大哥退他的位,曼莉宫内有炸弹的事也不能惊动其他外 宾,消息更不能传出去。” “我知道。”安夏儿看着他的背影,“你想让父王安心退位,王叔心里果然还是有……” “不。”前面尤菲里奥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冷漠地说,“是为了我能顺利继位,在我继位之前我不希望王宫内再出任何乱子。” 安夏儿无声一笑,也不反驳他: “随王叔你怎么说吧,反正父王他也退位了,你就算是这个目的也不要紧了。”“既然这件事达成了共识就好。”尤菲里奥站在前面说,“这颗炸弹你就当作没看到吧,我说曼莉宫正在装修,无非就是不想让你看到曼莉宫的炸弹,因为在你到西莱的那一天,玛尔斯他们就发现藏在那只金 凤里面的炸弹不好拆,所以不能让你入住,暂时只能让你去郁金香殿。” “我知道。”安夏儿道,“这个王叔不必再解释。 “至于刚才那几个侍卫和侍女,以我的原则,我是不会再用。”他又道,“但既然是你求情,那就继续让他们呆在曼莉宫吧。” 安夏儿笑笑,“我该说谢谢王叔么。” “还有一点,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代西莱国提醒你。”尤菲里奥一身军姿背影在前,看不到他说话的表情,但听得出来他说这话时声音慢慢趋向严肃。 “哦?既然让王叔搬出了西莱,不知道想要指教我什么事。”安夏儿表示,既然他会给自己一个面子放过曼莉宫的人,她也不防听听这个王叔想说什么。 尤菲里奥停顿了一下,“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希望公主不要做任何会给西莱添麻烦的事。” “王叔何出此言?”安夏儿眼睛冷了冷,“我又何时做过给西莱添麻烦的事,说句不客气的,之前西莱都是因为王叔才会发生政变吧?如果不是我,西莱现在不会平定下来。” 关于这一点,她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西莱的平定,她肯定有最大的功劳,因为如果不是她,无论是陆白还是裴欧,都不会帮西莱,所以眼下听到这个王叔的话,安夏儿觉得某个即将登上王位的人,竟无视自己的功劳,还怕自己给西莱添麻烦 。对于她这话,尤菲里奥没有说什么,继续往下说道,“瑞丹国的一个王室想拉胧西莱,成为支持他继承王位的国家,瑞丹的王室现在不太平,另一方面,瑞丹的珀切福家族当家艾尔也面临着大权被夺的危机 ,陆白与那个艾尔是熟识,无论陆白帮不帮那个艾尔,我希望到时公主不要掺和进去……如此,公主便不会给西莱添麻烦。” 安夏儿笑,“王叔你是第三个告诫我不要掺和陆白的事的人,怎么,你们就这么怕我会掺和进去?且不说陆白几乎不会让我掺和他的私事,就算我掺和进去,只要能帮到陆白,我也乐意。” “公主三思吧。”尤菲里奥道,“你知道西莱现在是什么时候,是王位的交接期间,你如果遇到了麻烦,势必会影响到西莱。” 又道,“你若想给你的祖国带来麻烦,那请便吧。” 说完他大步往前走了。 后面玛尔斯和亚文快步跟了上去,对安夏儿说了声,“公主殿下,告辞。” 尤菲里奥他们的车走后,安夏儿紧握了一下手,心里愤极了。 秦修桀带着保镖上来,看着尤菲里奥的车子远去,“少夫人,你脸色不太好看,尤菲里奥说了什么么?” 安夏看了看秦修桀,又不好怎么说尤菲里奥的话。 “没什么。”她道,“祈雷出来没?” “应该快了。” 安夏儿点了点头,心里依然郁闷。 陆白几乎没有让她掺和过他的私事好吧?为什么谁都告诫她?如果陆白有什么麻烦,她就是出面去帮他,又有哪里不对的? 如果说安锦辰和安夙夜第一次在极光岛婚礼上告诫她时,她是心存感动的,感动安锦辰他们关心自己的安危;那这一次尤菲里奥对她的告诫,就让她有些心烦了。 一件如果你本来就不打算掺和的事,但耳边一直有人在提醒你,反正会起反作用。 曼莉宫的炸弹最终还是被安全拆除了,安夏儿不知道祈雷在自己离开z国的三年期间学了什么,但他拆弹真是一流的高手,半个小时便出来了。 安夏儿见祈雷出来了,便先上车了,“走吧,回郁金香殿。” 保镖也进去将曼莉宫游戏室里的ds游戏舱给搬出来了,搬到了另一辆车上。 秦修桀上车前,在车外面问了一个祈雷,“那个炸弹情况怎样?什么炸弹,破坏力如何?”“c4,塑胶炸弹,威力极大,不亚于tnt黄色炸药。”祈雷脱了外套,里面的里面卷起了袖子,叉着腰叹了一气,“现在我总算知道南宫焱烈当初为什么会花那么手笔送那么一大座黄金雕塑品给少夫人当生 日礼物了,一来,里面是空心的,放上份量差不多的炸药,就差不多是实心的重量;二来,如果不是那么一大座黄金,里面也装不了炸弹。” 秦修舛皱眉,“那个炸弹还有用么?有没有可能是哑弹?” “哑弹?怎么可能?”祈雷嗤了一声,“我跟那帮人费了半个小时将黄金切割开,又逐一剪线,我敢保证,如果当时南宫焱烈引爆了这颗炸弹,整座曼莉宫都会炸毁,严重的话,会影响到这周边。” “这么说,不是那两种可能了。”秦修桀想之前跟安夏儿分析的。 “哪两种可能?”祈雷问。 秦修桀一抬眼睛,“其他的别问了,总之,这件事别跟少夫人说,免得她担心。” “……”祈雷不明白,怎么什么都瞒着夏儿嘛。不过,祈雷也不敢违抗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