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5章 飞机遭遇鸟击!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35章 飞机遭遇鸟击!

不过,祈雷也不敢违抗命令。回到郁金香殿后,秦修桀给陆白打电话,将西莱王宫这边的情况说了一遍后,“……我之前跟少夫人分析过两种可能,一是那炸弹威力小不足以产生威胁所以当时他在王家礼会场时没有引爆,二是那枚炸弹 成了哑弹,少夫人才释怀了。但祈雷拆完炸弹出来,结果推翻了之前的两种可能,我猜是第三种可能。” 电话里陆白沉默了一会,“先说说你的猜测。” “……”秦修桀有点犹豫,要不要将自己第三全猜测如实地说出来,“不过陆总你听了不要生气,我只是客观猜测,第三个可能就是南宫焱烈因为对少夫人的宫殿下不了手,所以没有引爆。” 还是说出来了。 不想陆白直接一声冷笑,“我更相信第四种可能。” “陆总有第四种猜测?”秦修桀马上问,陆白没有骂他一顿,这让他松了口气。 “这颗炸弹是他的后手准备。” “陆总是说?”“他知道当时就是他将曼莉宫炸毁,我与国际刑警也不可能放走他。”陆白说道,“所以他留下了这颗炸弹,以等他这回逃出来后,继续以这颗炸弹威胁西莱的王室。或者,想法将鲁布旺夫以及尤菲里奥引去 曼莉宫,用那颗炸弹杀了西莱的国王出色。 “……”秦修桀皱眉,“陆白,他能从国际刑警那出来。” “他跟我敌对这么多年,我对他最深的了解,便是他不会认命。”陆白道,“就像当年意大利的南宫家族出事,他去了西莱王宫,将野心放在了西莱国。” “但他能么?”秦修桀马上问,“国际刑警那边应该也在防着他逃走或者其他黑帮前去营救他。” “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陆白道,“好了,既然那一颗炸弹已经被拆了,别留在西莱那边了,明天就把安夏儿送回来。” “陆总放心,明天上午的飞机。” …… 第二天上午,安夏儿与鲁布旺夫国王依依不舍的道别后,终还是踏上了飞机。 坐在飞机上,安夏儿歪着头望着窗外的白云叹了口气,“这好不容易过来一趟,今天第四天就回去了,你们是没有看到离开时我跟我父王道别时我父王不舍的眼神,哎……我从他眼里读到了女大不中留。” 秦修桀和祈雷坐在安夏儿前面的两个座位,所有的保镖坐在安夏儿周围的座位,除了机壁这边,周围被全方位围绕保护着。 这座是陆白的另一座私人飞机,飞机上只有安夏儿他们一行人,想怎么坐怎么坐,空姐只服务她这个陆少夫人。 空姐送来了一杯安夏儿要的咖啡,秦修桀拿了递给安夏儿,“少夫人,你答应安陆总顶多三天就回去,你必须遵守与他的承诺,今天第四天了,你再不回去,lulu小姐和小少爷们也该想你了。” 安夏儿看了看咖啡,接过,“我知道……我只是心里酸,毕竟我父王马上就要前往荷兰了,我不能送他去荷不说,甚至不能在王宫多陪他几日。” 早知道,她就不跟陆白订下三天之约了。“鲁布旺夫国王又不是一个人去荷兰,那个王宫大总管不是说要一并退休去荷兰继服侍么?”秦修桀在前面坐下,回过头继继对安夏儿道,“而且肯定还会带一些身边忠实的护卫,鲁布旺夫国王去荷兰的路上 一定会安全,到那边肯定有人接应,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安置之来。之后少夫人和陆总有空,就可以带着lulu小姐和小少爷们一起去荷兰了。” “对。”祈雷也回了一句,“陆先生担心你,还是早点回z国吧。” “话虽这知说……”安夏儿垂下眼睛喝了一口咖啡,“但我父王也上了年纪,作为他的女儿,我本来应当送陪着他去荷兰的国,结果他退位仪式一结束,我又离开了。” 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 就是觉得陪父亲的时间太少了…… “鲁布旺夫国王不没说什么么?”秦修桀说道,“少夫人还是别太担心了,他知道少夫人会去荷兰看他,不会介意的。” 安夏儿不说话。 秦修桀又道,“少夫人不是跟鲁布旺夫国家说了,lulu小姐他们病刚好,要赶着回去么。” “嗯。”安夏儿撑着额头,眼睛望着外面的白云。 飞机下方,望不到边际的白云尤如一片白色的海。 但想到回去马上就可以看到lulu了,还有两个儿子,安夏儿又缓缓带起微笑,“下午就可以到z国s城的机场了吧?那也好,起码可以看到孩子们了……” “不,今天回去的航空路线不是跟来时同一条。”秦修桀说,“那一条路线因为天气原因,我们必须改变路线,绕个路,必须费点时间,晚上才能到。” “……”安夏儿无语。 放下窗帘,安夏儿靠着睡了一会。 不知过了多少,飞机突然一阵巨大的震动。 安夏儿从梦中惊醒,一掀身上的毯子,“发生什么事了?” 周围的保镖已经完全戒备起来,一名乘务员急匆匆地赶过来对秦修桀说道,“不好,秦特助,飞机遇到了空中鸟袭,几只飞鸟撞进了右发动机,引起了失衡,我们必须找个地方降落。” 安夏儿瞪大眼睛,手紧紧抓着腿上的毯子,心脏突然跳得没有节奏。 飞机,是所有交通工具中意外事故最少的,但是,一旦出事,生存率也是最低的。 祈雷马上回过头对安夏和说,“夏儿,别急,这架飞机有四个发动机,不会马上出事。” “还能坚持多久。”秦修桀马上问。 “暂时是能坚持。”乘务员说道,“但不确定途中会不会出别的问题,最好找附近的国家先降落,机长让我过来问问少夫人和秦特助你们的意思。” “还用问么,赶快确人一下附近有哪些降落点。”秦修桀马上作出判断,“先降落。” “是。” 乘务员飞速而去。不一会,副机长亲自带着地图回来了,对秦修桀说道,“秦特助,这段航路属于北欧地区,附近的国家有芬兰、瑞丹、挪威……”机长又最快的速速指着航线地图上的一个国家,“机组的建议是就近去瑞丹降 落,这里刚好离瑞丹的首都斯特戈尔摩国际机场最近,我们可以马上向斯特戈哥尔摩机场发出急紧停降的信号。” 秦修桀眉头皱了一下,看到瑞丹这个国家,显然是有一丝顾虑的。 但眼下这种情况,已经顾不了其他。 他们少夫人在飞机上,什么事都没有飞机的安全重要…… “通知机组,马上联系斯特戈尔摩机场,尽快前往降落。”秦修桀迅速作出决定。 “是。”副机长飞速前往机长室了。秦修桀回头看着安夏儿,用平稳的声音对她说,“少夫人,你放心,我在,你就一定会安全,现在中途降落,是为了安全起见,只要取得与斯特戈尔摩机场的联系后,以现在飞机的状态,机组的飞行技术, 一定能平安降落。” 安夏儿点头,“嗯。” 秦修桀又对其他保镖,“以防万一,先准备降落伞和救生衣,祈雷,你和两个保镖必须寸步不离在少夫人身边,如果有必要……” “我们出事也要保障少夫人的安全。”祈雷接过话,“我知道。” 这是所有保镖的职业,在工作中既然牺牲自己的性命,也得保证雇主的生命安全。 周围的保镖立即打开座位上面的紧急停降箱和座椅下方,找出降落伞和救生衣,安夏儿在周围一片紧急的声音状态中,听着祈雷的话,有点出神。 祈雷是她同学,她为当初求情救下了祈雷从未后悔过,得知他为陆白工作了,她也高兴,因为她知道陆白身边的人工资都不低,而祈雷奶奶在医院,他需要一份高薪的工作…… 但她从未想过,陆白的保镖需要秉承着这一个守则,出事了牺牲他们的性命也要保障主人的安全。 机组很快与高空下方的瑞丹首都机场取得了联系,陆家的飞机需要降落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那边,瑞丹首都机场在二十分钟内清出了一个特别跑道和停降区。 此时瑞丹首都,斯特戈尔摩国际机场,下午2点。 机场指挥中心部长和空管总监,董事长等一众领导正在监控区等候,一个刚刚赶过来的管理层领导看着这阵势,用瑞丹语问他们中的空管总监: “彭茨森总监,不过是z国陆家的一架飞机需要停降,我们机场没必要用这阵势迎接吧?跟其他国家官员到来也差不多就,那陆家好歹只是商门世家……” “小心说话。”空管总监很严肃,“你知道那飞机上的人是谁么?” “不就是那个陆家的人?不至于是陆白吧?可没有听说陆白要来瑞丹的消息。” “跟那陆白来也差不多了。” “什么?”这领导脸色顿变,陆白大名响彻国际。“你知道这架飞机是从哪飞来的么?是从西莱。”空管总监说道,“西莱国的鲁布旺夫国王这几天刚退位,据国际新闻上报道,陆白的妻子曼莉夏公主出席了西莱国王的退位仪式,这架从西莱返回z国的飞机,极有可能是曼莉夏公主本人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