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王权!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40章 王权!

“这……”大使夫人看了一眼安夏儿,有点点尴尬,“陆少夫人,珍尼弗小姐是性情中人,你别见怪。” 作为一个大使夫人,她自然不可能跟安夏儿这个贵宾讲一些负面的消息,特别是有伤这个国家贵族成员声誉的事。 既然那个西蒙真的有这些毛病…… 安夏儿笑了,将茶杯轻轻放下,“崔夫人不必在意,这只是我们女人之间的下午茶会,我们可以随意聊天,不必有别的顾虑,再说了,珍尼弗小姐说的这个问题其实我也听说过。” “陆少夫人不介意就好。”大使夫人笑道。 “对了,珍尼弗小姐,你可以继续说下去。”安夏儿说道,“比如,你认为西蒙跟王室的西比拉公主并不相配,你觉得珀切福斯家族有更合适的人选么?” “陆少夫人,我的说法也权代表我个人观点,对于王室联姻的事我不该发表观点。”珍尼弗小姐说道,“不过我想陆少夫人是想对瑞丹的贵族和王室多一些了解吧?” “对。” 安夏儿突然发觉。 这个珍尼弗小姐其实是个很擅长聊天的人,因为她知道对方想听什么。 对安夏儿来讲,她就是想多打听一下这个国家的事,说白了,听一点八卦……“珀切福斯家族的上一任家主珀切福斯公爵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如今将要与西比拉公主订婚的西蒙,另一个是珀切福斯家族现任当家艾尔。”珍尼弗往下说道,“如果说珀切福斯家族的两个儿子,哪个更适合 婚嫁,我更趁向于长子艾子,虽然听闻他身体常年抱恙,但在爱情面前,这不算什么么?除此之外,艾尔无论是人品还是气质修养,亦或是掌管家族的本领,都无可挑剔。” “哦?看来珍尼弗小姐对那个艾尔的评价很高?”安夏儿打听陆白的那个朋友。 “陆少夫人,艾尔可是瑞丹有名的美男子。”珍尼弗笑道,“所有的名门女子对他都有很高的评价。” “那,与西比拉公主订婚的,为什么不是艾尔?”安夏儿问。“陆少夫人有所不知。”大使夫人说道,“按照瑞丹的王位继承法,如果到时由西比拉公主继位,她的丈夫人就必须住进皇宫,成为王室成员,交出手中所有的权限。因为国王的丈夫或妻子,不能握有任何权 利,艾尔要是跟西比拉公主联姻的话,他就必须放弃家族掌管大权了。” “这样?”安夏儿心里动了一下,“那这对于那西蒙来讲,不是得偿所愿么?我听说那个西蒙也在争夺珀切福斯家族的继承大权。” 大使夫人愣了一下,笑起来,“哎呀,看来陆少夫人消息挺灵嘛。”“对,陆少夫人你猜得不错,既然西蒙原先并不同意与西比拉公主订婚。”出自瑞丹名门的珍尼弗小姐道,“但他们兄弟的父亲,珀切福斯公爵更喜欢艾尔,自然想留住长子继承家族,所以勒令西蒙与王室联 姻。西蒙就算不同意,他与违抗不了父命。” 安夏儿微微蹙了蹙眉。 如果这是真的,那西蒙在跟西比拉公主订婚的同时,又在争夺珀切福斯家族掌管大权的目的何在? 他抢来了,到时与王室联姻后,也得将家族大权交出去啊! 除非…… 西蒙会想方设法除去艾尔,强行让王室和珀切福斯家族改变规则,他与西比拉公主联姻后继续继承珀切福斯家族! 这么一想,安夏儿突然感觉到瑞丹贵族层的水非常深,恐后不会比西莱那场政乱简单。 “这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珍尼弗小姐又说道,“但西比拉公主与西蒙订婚的消息出来之前,我听到了另一个传闻,虽然不确定真实性。” “聊天嘛,随心所欲。”安夏儿又喝了一口茶,让她继续说下去。 “珍尼弗小姐……”大使夫人想阻止珍尼弗说下去,皱了皱眉,“跟陆少夫人说这些,是不是不太妥?”跟国宾谈一些的八卦,合适么? “崔夫人你放心,陆少夫人是个很随和的人,看得出来。”珍尼弗小姐说道,“而且,想要了解一些国家上层的消息,其实从一些小事上最能体现出来。” “珍尼弗小姐说得不错。”安夏儿想这个女子果然很擅长聊天,“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关于我和陆白认识的事,因为我感觉跟珍尼弗小姐谈天会很愉快。” 安夏儿这话,两个目的。 一是让珍尼弗继续说下去。 二是以她和陆白的故事作为回报,让珍尼弗告诉自己有关这个国家贵族的事情,因为对于一个作家而言,现实的体裁可是遇不可求的。“哦,那可是要感谢陆少夫人了。”珍尼弗小姐有些受宠若惊,因为她看得出来这个陆少夫人不是个喜受透露私密问题的女人,有些激动地道,“陆少夫人你有什么疑问,可以尽管问我,只要不会危害我们的 祖国,其他的我可以一律回答。” 安夏儿笑笑,心想她和陆白的故事果然很具有吸引力,必竟很多人都想知道陆白的感情事迹吧,包括她这西莱公主的。 “珍尼弗小姐说笑了,这只是我们女人间的一个下午茶会,怎会涉及到国家之类的大问题。”安夏儿叠着腿,坐姿优美地轻说,“随便聊聊就好,你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哦,刚说到西比拉公主与西蒙订婚消息出来之前的事。”珍尼弗手指支着下巴,黑框眼镜下的脸上回忆着什么,“之前听说西比拉公主好像是钟情于艾尔,但艾尔不能与她结婚进入王室,她还打算放弃王位继承位下嫁珀切福斯家族……只是两个月前,西比拉公主在骑马的时候摔了下来,养了一段时间的伤,好了以后性情大变,再也没有提及要嫁给艾尔的事,王室的人都觉得西比拉公主终于清醒过来了,听从 女王陛下的安排与西蒙联姻了。” “……” 安夏儿怔了怔。 还会有这种事? 安夏儿一只感觉,若非亲耳听到,外人真是难以想象那个王室的西比拉公主跟珀切福斯家族的艾尔和西蒙会有这么多关联。 听起来,就像是感情与王权纵横交错! “也并不奇怪。”安夏儿叹了叹,“王室的爱情,向来很难由自己作主。” 她也就是在回到西莱之前已经结婚而以,不然,她父王或西莱的王室是肯定会让她嫁入南宫家族的…… “对,西比拉公主也许最后听到女王陛下的劝告,放弃了艾尔。”珍尼弗小姐说,“所以尽管我不认为那个西蒙是个适合婚嫁的对象,但西比拉公主若是为了国家和王室才做出的牺牲,我是佩服她的。” 说着端起茶杯敬了一下。 “所以。”安夏儿顺着自己的想法问了一下,“那个西比拉公主因为失去了对爱情的追求,所以她就要力争王位了么?得不到爱人总要得到江山?” “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陆少夫人。”大使夫人又给安夏儿添了一杯茶,“按瑞丹的王位继承法,该继承王位的也是西比拉公主,因为她是女主陛下的长女。” “哦,我正想问这一点。”安夏儿道,“那按这个国家的继承法来讲,柯罗韩特王子应方人就不具备继承王位的条件吧?为什么……” “陆少夫人,您认为,西莱国的人拥戴您的王位尤菲里奥亲王继承的原因是什么?”珍尼弗问,“按理您的父王也还有一个王子。” 安夏儿听到她拿西莱打比喻,便微笑说,“你们是说,柯罗韩特王子也很受这个国家欢迎?”“不敢说受整个国家的欢迎,柯罗韩特王子以前是空军,之后又进入海军陆战队,现在也是负责皇宫的军队。”珍尼弗说,“在政事方面也颇有见解和分析,虽然不及西莱的尤菲里奥那般有极出色的军事和政 事才能,但比起西比拉公主,王位显然会更适合由柯罗韩特王子袭承。” 安夏儿明白了,估记是王室派系发生了分歧,有一半支持本该继承王位的西比拉公主,而有另一半支持柯罗韩特王子。 “看来珍尼弗小姐对于王室贵族的消息,知之甚多。” “我是作家,对于事件的嗅觉向来灵敏。”她说,“毕竟,小说的灵感来自现实。” “说得对。” 安夏儿端起茶杯向她礼仪性地敬了一下。安夏儿感觉一直打听珀切福斯家族和王室的事迹,会误导别人对自己这个陆少夫人的印象,后面便移开了话题开始问起这个这个作家,“珍尼弗小姐是作家,又是出身瑞丹的名门,刚才大使夫人说是与珍尼 弗小姐在文学会认识的,难道珍尼弗小姐是书香门第?” “哦,不是。”她笑起来,“我的家族里只有我是从事文学这一方面的工作。”“陆少夫人,我也是对瑞丹和欧洲的诗歌文学感兴趣,毕竟我作为z国驻瑞丹大使的夫人,要了解这个国家的文化,所以才偶尔之下认识了珍尼弗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