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 不见!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43章 不见!

在浩大的迎接声中,伊布接安夏儿回来的车缓缓停了下来。 伊布匆忙从车上下来,上去对大管家说道,“斯蒂芬管家,迎接仪式先免降了,大使馆那边刚才出来,陆少夫人状态不太好。” “什么?”戴着一只单边金链眼镜的斯蒂芬管家,用最优美的瑞丹语说道,“z国驻瑞丹的大使馆出事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我们离开大使馆没一会,而且是发生巨大的爆炸,不行,这件事我得当面跟艾尔先生报告。”伊布说道,“陆少夫人的住处安排好了么?先送陆少夫人过去。” “但艾尔先生在等她。” “我会跟艾尔先生说明。”伊布说道,“我看刚才陆少夫人刚才的状态,就快崩溃了,实在不便见客,先送她去休息吧。” “好。”斯蒂芬总管家平静地说,作为一个贵族总管家,似乎大使馆被炸了也没什么脸色变化,“刚好这会公爵和二少爷,三小姐都不在,不然太多人的迎接仪式并不好取消。” 车内,祈雷一路在安慰安夏儿,说只是他的猜测,大使馆出事并不一定与他们有关。 秦修桀看着车窗外面,看着与伊布说话的那个管家,以及看着这个北欧最大的贵族。 以最快的速度,记住这座城堡的外观,以及一些建微的基本状况。 让伊布免去接迎仪式,当然是他交待的。 因为他们少夫人现在的状态,不便见任何人……包括这个家族的主人! 安夏儿低着头,一脸上白着脸,对耳边祈雷的话没有反应。 她甚至没有抬头看这座珀切福斯家族的外貌如何,也不知外面情况如何,更不知什么时候到了珀切斯福家族,直到他们的到停到了城堡内院,一座外面站满守卫的礼客堡。 礼客堡,顾名思议,是珀切福斯家族内部专门用来接待贵族的地方,为了保证贵客的安全,外面安排了许多守卫,个个持枪,时不时在外面巡罗走动着。 珀切福家族,仿佛因为客人的到来,下人们也变得忙碌起来,在主堡和其他子城保之间频频走动,夜幕降下后,整座城堡的窗口亮起了灯,在夜色下,宛若电影里面古欧洲最盛大的贵族画面! 安夏儿在房间里不知呆了多久。 “少夫人。”秦修桀在外面敲门。 安夏儿没出声。 “失礼了。”秦修桀推门进来,安夏儿正坐在卧室的客厅区,面对着窗,窗口落着厚厚的窗帘,“少夫人,珀切福斯家族的总管家过来邀请你过去用晚餐。” “我没胃口。”安夏儿垂下眼睑,手用力地握紧。 “我们过来了,总要去见见主人家。”秦修桀说道,“起码见见艾尔先生。” “不见。”安夏儿叹着气,心里沉重极了。 “这……” 安夏儿一回头,“怎么,你们觉得我是用这个脸色去见这里的主人比较好吗?” 秦修桀点下头,“少夫人,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我没办法不难过好么?”安夏儿眼睛红红的,无论形容此刻的心情,“崔大使和大使夫人他们出事了,就在我们前脚刚离开的时候,这是因为我对吧?因为我去了大使馆,所以给他们带来了……”安夏儿声 音哽咽了,心塞得要死,摸了摸眼睛,“好了,现在有大使馆那边的消息吗?怎样了?” 秦修桀并不想再让安夏儿听到大使馆那边的消息,所以并没有主动告诉她,但安夏儿又主动问起了…… “少夫人,陆总说你不必再管那边的事。”“说!”安夏儿气愤地道,“他们可能是因为我……才出事了,你们明白我的心情么?大使夫人下午跟我喝下午茶的时候,还好好的,还说想到大使退休后回z国,谁知道现在就,现在就……”后面的话,完全 消失在她难过的声音。 秦修桀默了默,“听说崔大使和大使夫人当场身亡,还有一些外交官员。” 安夏儿深深地垂下了眼睛,眼睫都是湿的。 手紧紧地握着,发抖。 “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安夏儿咬着牙,虽然她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但是,不可饶恕,“他们若是恨我,冲我来就好了,为什么要连累无辜的人。” “少夫人,警方正查这件事,并且瑞丹的外交部已经将崔大使夫妻身亡的消息通知了z国。”秦修桀说道,“后面的事,就是瑞丹跟z国的事了,让外交部去处理吧,这件事还没查明,不一定跟我们有关系。” “不用安慰我了。”安夏儿苦笑,“我知道你们也是这么想。” “少夫人,崔大使夫妇的孩子们没事。”秦修桀又说,“事发当时,他们的孩子在别的大楼,只是吓倒了,并没有出什么危险。” “是么……”安夏儿想起那崔欣崔浩,手按着额头,垂下了眼睛,“那真是万幸了,怎样,z国会来人将他们接回z国去么。”“这是肯定的,现在z国肯定已经得知了崔大使他们出事的事,会第一时间来人到这个国家将崔大使他们的孩子接回国。”秦修桀道,“以及派警方跟瑞丹的警方一起调查大使馆那起爆炸的事,不过,少夫人,比起你的心情,此时压力最大的是瑞丹政府以及他们的王室,他国的大使在他们国家出事了,他们得面对z国的质问,为了不影响两国的交好,他们必须给出最给力的解释,以及用最短的时间查清这件事 ,给z国一个交待,给崔家一个交待。” 安夏儿远没有想到,这件事,慢慢就上升到国际矛盾了。 “这件事……”安夏儿缓缓抬起眼睛,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们会有责任么?警方要调查大使馆的事,会过来问我们么?会需要我们协助调查之类么?” 秦修桀静默了一会,“少夫人,本来我打算等陆总过来,再跟你说这个问题。” “会不会?” “警方肯定会向我们问话。”秦修桀说道,“可能明天就会来,毕竟当时大使馆发生爆炸时,我们刚离开。” “那,会有什么负面影响么?”安夏儿担惊地看着秦修桀,“我们不会跟大使爆炸的事,牵扯上什么关系吧?” 如果牵扯上了,说不准会被警方列入嫌疑的行列。 如此一来,估记真会给西莱添来麻烦! 离开西莱时,她王叔刚告诫过她呢…… “不至于。”秦修桀说道,“当时我们已经离开了,那个伊布先生跟我们在一起,我们有人证证明,大使馆出事的时候,我们不在。” 安夏儿松了一口大气,垂下眼睛。 她为崔大使和大使夫人出事,感到心痛,但是眼下,已经由不得让她去感伤什么……她不能让自己跟大使馆的事牵扯上了什么关系。 “所以少夫人你一定要记住了,明天或后天,警方若来问话,少夫人你一定要说对于大使馆出事的事并不知晓。”秦修桀告诉她,“我们绝不能说,怀疑大使馆出事,是因为我们的关系。” 看着秦修桀犀利冷静的眼神,安夏儿除了点头,没有什么选择。 “不过少夫人,你确实也不用想太多,这件事说不准真与我们没什么关系。”他说。 “怎么说。”安夏儿抚着额头,头痛极了。 “没听当时伊布先生说么,瑞丹还有一些激进党。”秦修桀说道,“在这个国家内,还有一些反对瑞丹国王执政的人,扬言要废除君主立宪的这种统治。” “……”安夏儿目光动了一下,“是这样?这是真的么?” “有这种可能。”秦修桀说,“所以少夫人没必要将大使馆的事往自己身上揽,崔大使夫妇出事,虽然是个令人难过的消息,但这个,政府和警方会去调查,一定会给z国和崔大使在z国的家人一个交待。” 安夏儿深吸了口气,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按着额头。 秦修桀看了一眼外面,“珀切福斯家族的管家还在外边,说要请少夫人去用晚餐,少夫人你若不去的话……” “跟他们说,我不舒服。”安夏儿长叹了口气,实在打不起精神。 “好的。” 秦修桀退出去了。 门关上后,周围回归了寂静。但安夏儿的心情久久无法平定下来,就算,大使馆的事与她无关,但,想到下午还跟她好好在谈天,办下午茶会,请来朋友一起招待自己的大使夫人此时已经身亡了,她真的无法不难过,大使夫人她和崔 大使还有两个孩子呢,他们一家还等着退休回国呢! 想到这,安夏儿又想到当时那个珍尼弗小姐,她当时离开礼宾部花园时,那个珍尼弗小姐还说想晚一点请大使夫人去看沙士比亚的戏剧…… 那个珍尼弗小姐如果一直呆在礼宾大楼,应该也没事吧! 安夏儿垂下眼睫,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想不到,我还是到瑞丹来了,王叔知道一定会生气吧。” 秦修桀出来后,斯蒂芬管家正站在外面。“还请管家给艾尔先生回个话,我们少夫人不太舒服,就不过去用晚餐了。”秦修桀婉拒,“她一介女子,大使馆出事时,就在我们眼前,她心情一时难以平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