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6章 我的爱妻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46章 我的爱妻

安夏儿眉角抽了抽,“是,是么。” 原来,当时夙夜和锦辰经常去学校找她……就是怕别的男生接近她? 完全被蒙在鼓里的安夏儿宝宝一脸茫然。 “好了,再说这些都没什么卵用了。”祈雷摊了摊手,“这只说明你跟陆白是命中注定,无论是安三少和安四少对你守护,还是你没有跟慕斯城走到最后,这一切都早有注定。” 安夏儿也觉得讨论这些已经太遥远了,没有任何意义了。“我刚才跟陆白又打了一个电话,他大概明天上午到。”安夏儿边吃着一块糯米糖藕,一边说,“我跟他说了大使馆的事,我原本很担心的,崔大使和大使夫人会不会因为我而出事,陆白还笑我,说我以为自 己是谁,有那么大难力影响到别人生死么,真是气死我,不过,也对,我又没有得罪过瑞丹这边的谁,人家没理由想要我死吧,这么一想,我顿时就释怀了。” 祈雷攥着拳在唇前咳了两声,“是,是么。” 还是陆先生有办法啊! 激将法好…… “崔大使和大使夫人那么好的人,就这样在瑞丹出事了,确实令人婉惜。”安夏儿又叹了一气,“希望警方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才行。” “放心吧,一定会。”祈雷说,“这可事关两个国家的关系呢。” 安夏儿又眼睛一抬,“对了,祈雷,你也认为大使馆的事跟我们没关系么?虽然陆白说得也对,但是,我们刚一离开大使馆那里就出事了,这……好像有点莫明其妙啊!” 安夏儿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就只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 祈雷赶紧将其他几样小吃都端到她面前,想用吃的转移她的注意力,“不,你这应该庆幸吧,比如幸好我们早一步离开了,不然我们也要被炸死在里面不是?这说不准是观世间菩萨耶稣上帝在天上保佑!”“哦哦,这倒是。”安夏儿又赶紧吃,一边吃说,“大使馆那边的事若有任何进展,你们记得一定要告诉我啊,不对,是祈雷你要告诉我,秦修桀肯定会想不让我担心什么都不跟我说,祈雷,咱们可是同学, 你得站我这边,什么都要告诉我啊……” 原来你也知道秦特助他们不会什么都跟你说啊? “好好好,一定一定。”但祈雷嘴上满口答应。 “诶?对了,秦修桀他们呢?”安夏儿看了一眼门口方向,“他怎么没进来?你们要一起吃么?我再怎么着也吃不了这么多啊!” 再怎么是个吃货,也不可能把整个餐车五六人份的夜宵吃掉啊! “你就别管我们了,我们早就吃了,作为你的保镖,珀切福斯的家族不可能会忽视我们。”祈雷说,“在你闹别扭的时候我们早吃了……” “你说谁闹别扭?”安夏儿怒目瞪大,“你是说我是那种不可理喻的人?” “不是不是,口误,口误!”祈雷马上掰回来,“我的意思是说,你情绪不太好的时候,我们已经吃了,因为我们要给你守夜,所以已经尽快吃了。” 安夏儿给了他一个‘这还差不多’的眼神,“这么说,你们准备在外面给我守夜?不必了,你们就算负责我的安全也不是钢铁做的,也要休息,你们去休息吧。” “这点还用你考虑。”祈雷不知她怎么想的,“作为陆白的保镖,你真以为我们不会休息?天真,我们自己会安排休息时间的好吧,你就爱操那没用的心!” 安夏儿皱了皱眉,“原来……这样。” 原来休息时间是保镖们自己安排的。 因为平时无论是她出门,还是和陆白一起出门,他们身边都总是有保镖,那些保镖仿佛就像二十四小时待命不用睡觉的超人一样!“那当然,你老公保镖那么多你不知道么,一波人守夜,另一波人就可以休息嘛。”祈雷用拇指一指后面的门口方向,“秦特助带着一半的保镖去休息了,大概明天陆白过来后,我就带着另一波人倒班,到时 我睡觉的时候,估记你就可以见到你老公了!”“那就好。”安夏儿明白了,“不然看到你们只工作不休息的,我很过意不去……”说到她情绪又陡然低落下来,“大使夫人他们也是,那么热情地让人去机场接待我们,还请我喝下午茶,结果旦夕祸福只在一 天,我真的无法不难过,总觉得很过意不去。” 哎,祈雷摇摇头,怎么劝她还是会想到大使馆那边去……“哦,对了!”见她又想到大使馆的事,祈雷又话锋一转扯开话题,“我发现自从替陆白做事以来,非常佩服陆白身边的那些人啊,你看秦特助,连瑞丹语都会讲,我敢保证,不管是魏管家,还是秦秘书,还 是那个阿瑞斯,绝壁都是精通几国语能的人才啊。” “哦,这个啊,我早就知道了。”安夏儿对于这点已经平静了,“我已经不奇怪了,羡慕不来的。” 陆白身边的任一一个人,换了以前的她和祈雷,估记都是一辈子都到不到那些精英的水平和高度。 陆白就更不用想了。 只是上天给了她光环,一个公主的身世,强行跟陆白般配上了。 “可恶!”祈雷一握手,满脸不甘,“当时在学校的选修课时,就该多选修两门外语就好了,不然说不准我也是个几国语言都讲得极溜的人才了!不行,等这次回去,我得想法再去进修……” “噗!”安夏儿被笑到了,“行啊,祈雷,上大学时都没见你这么上进过啊?” “对,我受刺激了!”祈雷依然一脸决然,纵使这三年他接受过专业身手培训,但知识上的水平还是不足的。 因为有祈雷这个同学时,晚上聊聊天,安夏儿心里也放松了不少。 在第二天上午的阳光,洒落在珀切福斯家族宏伟的城堡时,外面保镖敲响了安夏儿的房间门: “少夫人少夫人!” 安夏儿刚换好衣服,还没来得梳妆,走去打开门,“怎么了,陆白到了么。” “对,陆总刚到了。”门口的四个保镖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说话的这个说道,“秦特助已经去迎接了,少夫人,现在出去迎接陆总么?” 在安夏儿预想中,陆白所说的第二天到,指的是上午时间。 而不是早上。 她瞳孔慢慢放大,“你们说什么?陆白已经到了?” “对!”保镖们也很激动,“刚到,现在听说艾先生也过去了。” “好,马上去。”安夏儿大步迈出房间门,又想到没有梳妆,“不,再等几分钟。”又迅速倒了回去,快速地梳妆,打扮了一下。 不比在家里,在异国,还是在别的贵族家族中,言行举止,吐谈相貌,都要得体! ——女士出门必须打扮,这是在贵族里面是最基本的礼仪! ——身份越贵族的女士,出门在打扮上所花的时间就越长,而没有男人会觉得奇怪,因为西方向来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相反,都讲究绅士精神! 而男士礼向女士,尊重女主,是一个男士最基配的修养! 珀切福斯城堡里面,一排前去机场接机的轿车停在主堡外面,保镖和管家站在车子外面,主堡外面迎接着最尊贵的客人,气派而降重! 作为帝晟集团的总裁到来,珀切福斯家族的当家艾尔动用了最多的人接机,以及在大门外,车子路经过的庭园中站岗迎候。 艾尔穿戴整齐,用最好的状态带着总管家斯蒂芬和心腹伊布在主堡外面迎接。 当最美丽的晨曦洒落在最耸高的主堡尖顶上时,陆白带着人下了车,走向主堡大门。 “陆白!”艾尔?珀切福斯当即张开手臂,用最热烈的笑容上迎上来,“我最想念的朋友,你终于来了,我还在想,是否我把你妻子接来了我家,你依然没有空过来呢。” 陆白与他来了一个西式的男人之间的拥抱后,两个人熟稔地谈起来,“你会担心?不是吧?你把我妻子请到珀切斯福家族,不就是在变相地让我过来么?”“哦,被你看透了。”艾尔又笑起来,“没办法,因为陆白你如今实在太难请了,自从帝晟集团上升到万亿公司,你上世界首富宝座,听说王室邀请你参加西比拉公主的订婚礼都没邀请到,我这个和你几年没 见的朋友可没什么信心。” “客套话就不必说了,我的爱妻呢?”陆白看了一眼他身后,“她没事吧?” “当然。”艾尔说道,“现在在休息吧。” “陆总!” 里面,秦修桀带着几个保镖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了。 看到陆白以及他身后的阿瑞斯,以及其他保镖,秦修桀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激动,“陆总,想不到你这么早就到了,我已经让人去通知少夫人了。”“秦特助,怎么回事?”阿瑞斯眼睛冷冷的,“护送少夫人去一趟西莱也能整出这么多事?从西莱返回z国的航线应该不会经过北欧地区吧?怎么现在你们到瑞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