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2章 你有没有后悔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52章 你有没有后悔

“先感谢陆先生。”对方说道,“是关于西蒙少爷与西比拉公主的婚姻,众所周知,这是一场政治婚姻,这事关到珀切福斯家族与王室进一步巩固友好前关系的前提。到时还请陆先生支持西蒙少爷与公主的婚 事……” 陆白看了一眼艾尔,“这件事,由艾尔来提比较合适。” “那真失礼。”那个旁系贵族说,“只是见艾尔先生与陆生意在绪你们的友情,所以我想提醒一下这个问题……” 隆重的午宴,伴随着珀切福斯贵族与陆白谈论支持哪个政治派系的问题,直于两个小时才结束。 午宴后,艾尔因为身体不适宣布离席,主人离开了,陆白与安夏儿自然也随着从侧门走廊离开了餐厅。 华丽的走廊中,铺着殷红的地毯,两边挂金色相框的油门,镀金的壁灯,无一不彰显着这个北欧贵族的复古与奢丽! “咳咳……”艾尔拿着一方质地极高昂的巾娟掩着嘴,一边咳嗽着问旁边的陆白,“我不必我说,陆白你应该我想请你帮什么忙吧。” “相比这个?”陆白眼角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应该换一批医生?” “没用的,我这是娘胎里带来的病。”艾尔说道,“如果能根治,早就治好了,毕竟珀切福斯家族可不缺钱,我父亲与希望由我一直掌管家族。”安夏儿趁机笑了笑说,“艾尔先生,如果这样的话,刚才罗丹小姐他们的提议也并没有错,你是可以考虑趁早结婚生下孩子。嗯……”安夏儿看了一眼陆白,“像陆白一样,从小开始培养我们的孩子,也许在 我们退休时,就可以完全将公司或家族基业交给孩子们了。” 陆白一个会意的眼神,“不错,还可以早点过回我们的二人世界。” 安夏儿咽了咽,她没有要跟他打情骂俏的意思啊! “呵呵,陆少夫人,罗丹和西蒙他们是表面的说辞,这你也信么?”艾尔说道,“如果我没有结婚,最高兴的人莫过于西蒙了,因为谁都知道我身体不太好。” “听说……”安夏儿试探了一下,“原本西比拉公主想嫁给艾尔先生你,只是,现在怎么西比拉公主怎么又跟西蒙……”“原来陆少夫人已经听说这件事了。”艾尔很惊讶,接着又叹了一气,“很惭愧,原来我这副身体我是不想拖累西比拉,我打算在我有生之看能为家族做多少事便做多少事,所以也没有想过结婚。至于后面西 比拉的决定……” 他皱了皱眉。 陆白淡然,“不想说可以说。”“不,对于陆白你们,我没什么不能说的。”艾尔道,“至于后面西比拉的决定,我支持她,毕竟我不能娶人家,那也不能阻止人家另觅人选结婚吧?呵呵,不过我想不必要担心什么,也许如西蒙所说,对于 我的拒绝,她已经失望透顶了吧,那最好,我也不欠她了。咳咳。” 安夏儿看着他,眉头微微蹙了蹙,“听说……两个月前西比拉公主骑马时摔伤了,之后性情大变了,所以决定跟西蒙订婚了。这会不会,其实她只是在生气?” “陆少夫人,不会有人拿自己的婚姻开玩笑吧。”艾尔笑,“不过陆少夫人你来了瑞丹时间不长,想不到知道了这么多么?” 安夏儿不太好意思了,“我也是听说,听说……” 不一会,来到艾尔的住处。 艾尔对于陆白显然很不见外,将他们夫妇招待来了自己的卧室的外厅。 在艾尔去换衣服时,安夏儿和陆白会大外厅的沙发中,陆白用一丝寻味的目光看着安夏儿,直到看得安夏儿不自在了,他才站了起来,慢慢走到旁边窗前。 他负手而立,望着外面的花园,那些从餐厅方向出来的珀切福斯家族的旁系。 那些旁系以约克和雷姆为首,呈两派。 以约克为首的那些人拥护艾尔,目前正跟总管家斯蒂芬着急地问着什么,也许是关于陆白会不会帮艾尔的事;另一以雷姆为首的人,则簇拥着西蒙而去 “关于艾尔跟那个西比拉的事,你从哪听来的?”陆白问她。 安夏儿咽了咽,调整了一下坐姿,“……大使馆。” “他们会跟你说这些?” “那个。”安夏儿有点心虚,“当时大使夫人办了一个下午茶会接待我,邀请了一个女性朋友和女儿在场,我们女人之间的茶会嘛,主要就是聊天……” “然后?”“我就趁机打听了一下瑞丹王室的事。”安夏儿眼神飘了飘,“所以就听说了那个西比拉公主跟艾尔先生的事,一时很意外,没有想到这个可能继承王位的瑞丹公主,并且与即将也西蒙订婚的公主,原来之前 是喜欢艾尔先生。” 陆白回了个侧面看着她,“你确定,跟大使夫人他们打听王室的事,不会产生不良影响?” “不良影响?什么?”安夏儿皱眉,“怕被人传出‘陆少夫人’打听王室八卦的丑闻?” “……” “你想多了吧?”安夏儿挥了挥手,“一开始也不是我有意提起,因为大使夫人他们好客接待我,所以就陪我聊天,我也就随口那么一问。” “瑞丹这边的官潦贵族和王室比你看到的复杂。”陆白说道,“据我所知,远比当时西莱的情况更难办,在这边还是小心一点,你少跟一些陌生人接触吧。” 安夏儿叹了一气,“你怕我会惹上什么麻烦?” 陆白想了一下,“点头。” “放心吧。”安夏儿整理了一下裙摆,很好地遮住双腿,坐姿端庄,“我有分寸,我只是想到既然我们都已经到了瑞丹,多少我们都得对这边有所了解。” 此时秦修桀他们都留在了外面,仆人也没有靠得很近,很安静。陆白看着安夏儿,突然又笑说,“瑞丹跟西莱不一样,无论公主或王子,都能继承王位。关于这一点,你有没有后悔跟我离开西莱?因为,以你当时在西莱的受欢迎程度,可能西莱的王室也会先拥护你坐上 王位,直到下一任储君继承。” 又道,“毕竟,西莱王室有一些人,并不是很相信尤菲里奥。” “我?”安夏儿指了指自己,越发觉得陆白说的太夸张,“坐上王位?我从未想过这问题,虽然我父国王也提过如果我是男儿的话就好了,但我真的完全没有想要王位。我想要的幸福,不是那样的。” “哦?”陆白走来,“你父王真提过这个问题。” 安夏儿想了想点头,“对,当时那场政乱还未解决时,你还没有来到西莱时。” “不好意思,久等了。”艾尔从卧室的门帷里面出来,换上了一身睡衣,外面披着一件外套,苍白美丽的脸色,让他的一举一动极尽优雅的同时,又阴柔华美。 他在对面坐下后,侍候他换衣的仆人半跪下,将一个毯子盖在了他腿上。 比侍候个女人,还用心…… “……”安夏儿看得有点瞠目结舌,她是女人都没这么矫情过? “你实在不舒服就休息吧。”陆白说,“你这具身体如果撑不住,就算你牺牲与西比拉公主的感情,想稳操珀切福斯大权也不会长久。” “咳咳。”艾尔道,“我的病情之前一直稳定了下来,只是后面又恶化了,经我的主治医生查出,有人在我的食物中下了不易查觉的毒药。” “……” 安夏儿更惊鄂了。 陆白皱眉,“你连这点事,都没防住?” “珀切福斯家族的下人,没人敢违抗我,但是,也不保证会有几个被收买的。”艾尔说,“我死了,若是我出事,能得到最大利益的便是西蒙和罗丹。这一点,根本不用查。”“那个,艾尔先生。”安夏儿感觉不可思议,“西蒙既然向你下毒?你为什么没有严办他?你是家主,你查到证据应该可以这么做吧?而且……为什么与罗丹小姐有关?从刚才她的态度中,抱歉,我感觉她对 你的尊敬比较多。” 安夏儿看了一眼陆白,抿了抿唇,“难道,她是站在西蒙那一边的么?” 艾尔只是微笑着。 陆白听着安夏儿耿真的说法,大手抚了抚她的脑袋,“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不一定真实,从刚才那些贵族旁系的人话中,你应该听得出来,艾尔的父亲,还有一个妻子,就是现在的候爵夫人吧?” “……”安夏儿点了下头,心里那股猜测慢慢浮了上来,她看着艾尔的眼睛,“我刚才是想过,艾尔先生,难道你和西蒙,罗丹,不是亲生兄弟和兄妹?” “不,是亲生,我们是血亲。”艾尔笑得平和,“不过,我的母亲不是他们的母亲。” “啊?”安夏儿咽一口,“真不是?” 看着艾尔的眼睛,再想到西蒙和罗丹的眼睛。 他们的眼睛颜色并不一样,按遗传学,如果是同一对父母,儿女的瞳孔颜色基本一样的。 “我母亲身体也带有顽疾,所以在生下我之后便离开了。”艾尔说:“所以我这一身的病,是从娘胎带来的,之后为了珀切福斯家族的未来,我父亲娶了同样是贵族的一个女子,就是西蒙和罗丹的母亲,现在珀切福斯候爵夫人。我父亲对我死去的母亲有感情,所以很希望我的病能好,能继承家族基业,甚至以后袭承他的爵位……咳咳!”

下一篇   第1253章 城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