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3章 城俯!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53章 城俯!

看着艾尔从午宴上开始,咳嗽声便愈发厉害,安夏儿眉头紧紧拧了起来。 “不过。”艾尔又道,“西蒙和罗丹的母亲有别的意愿,希望由西蒙继承家族,刚才午宴上的雷姆,是西蒙母亲娘家那边的人,他们以拥护西蒙为主。” 安夏儿想了想,“艾尔先生,有一些话不知当不当说……” “请说。”艾尔微笑着。“既然你觉得你的病无法根治,而且你有西比拉公主的爱慕。”安夏儿顿了顿,“你为何不干脆将家族继承权给西蒙算了?这样你能安心养病,也能跟西比拉公主携手结婚了。而且……既然这边有人拥护西蒙 ,那说明他在某些方面,比如,经商或管理公司的方面,也有能力吧?” 安夏儿说得很婉转。 但艾尔听出了她的意思,“陆少夫人果然是爽快的人,换了其他人没有哪个敢直言让我放弃家族继承位哦,下场很可怕的!” “是,是么……”安夏儿眉头滴下两滴汗。 果然…… 是她多嘴了吧? “不过。”艾尔看了一眼陆白,“你这个说法也不是没有理由,但我不能这么做的理由我想陆白应该明白……” 陆白拿起一杯茶,杯子是绚美的东方建盏,内部尤如蓝色的流星雨,陆白手指转了一圈杯子喝了口茶,“调查过,现在珀切福斯家族内部的人,你不必跟我说我也明白。” 虽然珀切福斯城堡内部,都是铺张之极的欧式奢华,但是主堡的主人卧室内部,却摆着一方檀木的东方茶几,旁边的那个仆人也正在帮他们泡功夫茶。 艾尔见安夏儿目光落在那些茶具上,又笑说,“陆少夫人,我喜欢东方的文化,特别是茶道和孙子兵法。” 安夏儿回过神,只得赞美,“原来是这样,艾尔先生真是有品味。”      “呵呵,也就是以前认识了陆白和裴欧这些东方国家的朋友,所以才会想着去了解东方的文化。”艾尔说着又道,“而且就因为如此,我更深诣孙子兵法中的‘虚实’策略,有些事,特别是压下西蒙他们那些人 ,作为现任家主的我并不方便出手。” “压下西蒙……”安夏儿愣了愣,“艾尔先生,我还在好奇,你为什么一定要打压下他。” 刚他并未说理由。“陆少夫人,这么跟你说吧。”艾尔并不介意跟安夏儿讲解,“如果西蒙的本事在我之上,并且具有一定的领导才能,能掌管好珀切福斯家族的同时,亦能让我们的家族公司走向更远大的未来,如果他能让我 佩服他,我可以认输,将继承位拱手相让。” “那,艾尔先生的意思是说……” “如今瑞丹有些坊间传闻,珀切福斯能源公司暗地里干着些违法的勾当。” “!” 安夏儿张了张口。 吓得说不出话来。 “我的病情恶化是在半年前,之后便由西蒙出席了公司的代理董事长。”艾尔说,“如果这个传闻是真,只可能是西蒙打着公司的名号暗地干的。” “艾尔先生,这只是传闻,不足取信吧?”安夏儿眸瞳颤动着,“还有,珀切福斯能源公司作为北欧最大的能源巨头,怎么可能暗地里干违法的事,西蒙会用自己的家族公司去做那些事么?” 陆白淡淡地说了一句,“消息的来源,是警方那边么?” “什么?” 安夏儿一回头望着陆白。 艾尔脸色更差了,看着陆白大叹了一口气,“陆白,你……你连这都知道了?” “我知道的,远比你们认为我知道的多。”陆白说,他有比珀切福斯家族更大的情报网。“好吧。”艾尔又叹息,“对,这是警方那边特地散布出来的消息,因为珀切福斯家族作为跟王室走得最近的贵族,警方不敢冒犯,所以他们肯定是查出了什么,所以才会不惜用这种方式,用散布消息的方式 引起我的注意和让社会关注珀切福斯能源公司。” 安夏儿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警方查到了么?” 不由的,安夏儿想起上午那个来向自己问话的安德森警官……看来,瑞丹的警方确实很厉害!“而且,自从西蒙出任珀切福斯能源公司的代理董事长以来,帝晟集团旗下的产品登入北欧市场就经常无故延迟或受阻挠。”艾尔说,“陆白是我的最好的朋友,我很乐意看到以及为帝晟的产品全面登上北欧 市场出一份力,说到底,能暂时性阻止帝晟集团产品登上北欧这件事的,只有作为北欧最大的公司才办得到。” 安夏儿缓缓看向陆白,帝晟集团的事她从来没过问过。 没想到,帝晟集团的产品在全面登上北欧市场时受到了阻挠? 陆白没说话,褐色的瞳也里带着一丝深沉而平静的东西,“这是公司的事,公司的人会出面,你不必操多余的心。” “……”安夏儿收回目光,撇撇嘴,“我哪有操心,我知道帝晟集团有大把的精英团队。” 她只是感到意外。 如今还会有跟陆白作对的人…… 斯蒂芬管家从外面进来,将盛着药的托盘放在艾尔面前,“艾尔先生,请趁热喝,药是我自手煎的。” 安夏儿看着那碗药,竟是一碗浓浓的中药汤汁。 艾尔皱皱眉,但端起碗便喝了,而后又接过斯蒂芬管家递来的一杯水漱口……那脸色难看得,就像吃了一口锅灰一样。 斯蒂芬总管家出去后,艾尔很无奈道,“这所谓的中药,实在是世界上最难喝的东西了,你们东方竟然发明出这么难喝的东西。” “……” 安夏儿眉角抽了抽。 “让你们见笑了。” “不不不。” 安夏儿拼命摇头。 她也喝过,那中药的苦无法言喻! 难为艾尔这个欧洲人能喝下去,真是能忍…… “所以你不放心把继承位交给西蒙,是么。”陆白接着艾尔的话。“对。”艾尔垂下金色的睫毛,好看的嘴角浮起一丝弧度,“再说了,是男人都得有一份野心和抱负不是么?我又岂能把继承位交出去,我可是想将珀切福斯能源公司发展成全球第一的能源巨头,以后向太阳 能进军呢,我不认为西蒙能做得比我好!” “那艾尔先生,你怀疑西蒙为什么又要怀疑罗丹小姐是跟西蒙一边的?”安夏儿想到那个天才女博士,甚至连陆白夸过对方的事都忘了,“就以我们刚才看,完全难以相信罗丹小姐会参与西蒙的……恶行。” “我的餐饮由专人负责,每一餐更有食物安检师检查。”艾尔举例,“在三个月之前,连我的餐饮安检师都没检查出我的餐饮被人下毒了,说明这种毒,不是市面上出现过的,起码,能经过检查。” 安夏儿眸子撑大,“那也有可能是西蒙向别人买的毒药……”“确实有这种可能,但罗丹善于研究和开发新品,包括军用医药品。”艾尔那双咖啡色的眸子,有着一丝无情和果断,“他们是同一个母亲所生,罗丹完全有理由帮助西蒙从我手中夺得继承大权,而且她要研 究出能躲过我的餐饮安检师的毒药,是完全有可能。” “……” 安夏儿再不出话来。 她想不到,艾尔看上去是一个病态美男,在怀疑敌人时却是这么的毫不留情! ——毫不犹豫将自己的亲妹妹划为了怀疑对象! “当然。”艾尔冰冷的脸色又一瞬褪下,换上春雪融化的微笑,“这只是猜测,只是说罗丹有去帮助西蒙理由,但是,我很相信一句话叫‘宁杀错不放过’,我并不完全信任罗丹。” “是,是么?”安夏儿只能用笑来缓解这一刻的尴尬,“所以有一丝值得怀疑的地方,艾尔先生也不会放过是么?” 所以他现在的药,都是由斯蒂芬管家亲手准备……这个珀切福斯家主,城俯非常深。 ——绝非是表面这副病态的柔美模样。 陆白也非常直接,放下杯子,“所以你想请我过来对付西蒙?” 安夏儿倏地回头看着陆白,什么?他要…… 他们明明说好以后不惹上任何麻烦的!“当然。”艾尔完全不掩饰自己对于这个好友的请求,“我父亲想让我继承家族,但西蒙母亲那边有意见,如果由我出面亲自打压西蒙,那珀切福斯家族现任候爵夫人便不会领情,她以及她家族那一边,会认 为我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家主一位,故意找了个罪名安在西蒙头上,借此想除掉西蒙……那雷姆那一群人,估记以后就不会服从我的掌管,说不准还会提出从珀切福斯能源公司抽走股份。” 所以,他要借刀杀人? 安夏儿感觉自己呼吸都要停掉了。 这些掌舵者就是这样把玩权利的么?“我原本是特地想等到陆白你举行完婚礼,再邀请你们来瑞丹做客,然后你们就顺带碰上了我珀切福斯家族的内部斗争,顺带就揭露了西蒙的阴谋,最后顺带就帮我剔除了这一个混蛋弟弟西蒙。”艾尔白玉 般无暇地笑道:“非常完美的计划,只是没想过陆白你竟然拒绝了我的请求,甚至,还拒绝了王室对你的邀请?这一度让我非常苦恼了啊,陆少夫人幸亏你来了……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