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1章 女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61章 女王!

听着是弟弟对于姐姐的美好祝福。 其实就是送你离开这个国家的意思——嫁人之后离开皇宫,别做梦想着王位了,相夫教子去吧! 西蒙哼了一声,抬头看着这座宏伟的皇宫说,“不,皇宫比较适合我和西比拉的婚后生活,以后西比拉会往返于国王岛和皇宫之间,处理国家政务,而我……会在背后支持她,让她成为最出色的女王。” “西蒙先生,如今谁继承王位陛下都还没决定,你说这话太大逆不道。”政务院总理反驳道,“陛下知道一定会生气!” “哦,那我应该说和西比拉也在美国买了一套房子,准备送柯罗韩特王子过去生活么?” “西蒙先生,你这是对王子他有意见么?”政务院道,“继承位的问题,自有陛下会作主,你与西比拉公主别说完婚,婚还是要一周后订!” “贵宾面前,休得无礼!”弗隆多严肃地道。 旁边官员一瞬肃寂了。 西蒙也收声了,但依然一脸无所畏忌! 安夏儿暗下看了一眼陆白,眼睛里在说:看起来,确实当时西莱的情况严重了,当着贵宾的面就吵起来了?这瑞丹王室是不是已经针锋相对到白热化了? 当时西莱的情况,既然她父王和她王叔斗得再激烈,但在她生日上面对外宾,还是要保持着表面的一团和气啊! 陆白只是轻笑,并不觉奇怪。 艾尔马上说,“弗隆多先生,不必担心,陆白想必对于王室现在的情况有所了解,并不会介意。”“任何国家,特别是君主制国家,在面临继承位时都少不了一番激烈的政局和贵族之间的派系争辨。”罗丹看了一眼眼安夏儿,“陆少夫人的祖国是西莱,听说前几年,哦不,就是鲁布旺夫国退之位,西莱王 宫也是很太平,想必这之间的情况,陆少夫人是最了解也是最理解不过了。” “对。”安夏儿只好点头,化解尴尬情况,“无论哪个时代,王室与贵族、官潦之间,都会有意见分歧的时候,但这并影响不了大局,因为大家都为国家好。” “呵呵。”艾尔再次笑了,“陆少夫人,我对你真是越来越欣赏了,对,都是为国家好。” 陆白也说,“弗隆多先生,还有众位官员,大家不必在意。” “陆先生和陆少夫人不介意就好。”弗隆多松了一口气,“实不相瞒,对于西比拉公主还是柯罗韩特王子谁继位的问题,贵族和内阁官员们的意见一直有分歧,陛下也很苦恼。” “能理解。”陆白只是三个字,大气又高尚。 “我代陛下感谢陆先生和陆少夫人你们的宽容。”弗隆多说着,回头对身边一位礼侍官说,“可以让记者过来了。” 礼侍官立即小跑到一边,对候在一边的皇家官方记者说了句什么,皇宫的记者便过来了,对于陆白的到来,为陆白和珀切福斯家族、女王的秘书弗隆多等一众官员,在皇宫大门口合了几张照。合照完毕,皇宫大管家费德罗向这些贵宾鞠了一下,“我代陛下和弗隆多先生出来一同迎接陆白先生,陆少夫人,以及珀切福斯家族的贵宾,我是皇宫的大管家费德罗,各位请吧,陛下他们在会议大厅那边 等候。” 在弗隆多和其他官员的邀请下,陆白和艾尔展示各自礼让了一下,“请。” 一众人进入皇宫国会院大门,走过一道长长的富丽堂皇的走廊。 五分钟的华贵之路,红毯铺到了尽头,华光从玉壁,天花,金灯,四方八方照过来,一路璀璨若金! 国会院的走廊尽头,里面的金色的光芒看着从那道纯金的雕花大门射出来,大门两边,照着皇家卫兵,和迎宾人员。 陆白他们过来后,卫兵们重重地踏了一个军步,高声呼叫了一句代表欢迎和通知客人到来的瑞丹语! 同时,礼宾人员对着贵宾重重弯下腰,用英语说: “以王家之名,欢迎贵宾!”安夏儿随着陆白,进入会议大厅后,看到了那位七十多岁左右的瑞丹女王——娜芙古斯十五世,一头银白的发,优雅地盘着,皇冠上镶满钻石和无数宝石,耳垂和脖子上戴着大气地带着翡翠珠宝,高贵得 无法令人将她称为老太太。 因为她仙颜鹤发,牙齿洁白,甚至在顶级化妆师的手下粉饰着精致的妆容。 既然已经偻着了腰,但优雅、端庄,依然是她给人的第一眼印象。 也许,这便是从小生长在皇室,在受到一个国家尊敬的环境中长大,成长、变老的女性吧,女王的贵气和威严气质与生俱来!并且不会随着年龄的垂暮而改变。 这种尊贵至级的女性,她一辈子都没有沾染过尘埃,一辈子没有油盐酱醋,一辈子不会为带孩子而烦脑,一辈子十指未沾过阳春水,甚至不知厨房油烟的味道。 女王这种女性,她只为国家而生,只住在皇宫和国王居住的地方,只料理国务。 安夏儿虽然是公主。但她不得不承认,她只是半道才找回了发她的尊荣,她过过平民的生活,在学校,她受过白眼,在安家,她受过陷害和迫害,在面对安琪儿和达芙尼,她受过屈辱,在南宫焱烈那,甚至为生孩子差点送命… 即使她嫁给了陆白,但她的前半生依然在摸爬滚打中度过的,看尽了世间百态,所有冷暖! 她跟眼前这个女王陛下,没得比的,甚至跟她左边那个全身明艳得耀眼的公主,也是没得比的,这些都是真正的一辈子未尝过苦的女人。 安夏儿心里,有过一瞬的羡慕的,但很快她挽起了最美丽的笑容。 “欢迎陆白先生,曼莉夏公主。”前面娜芙古斯女王上前两步,声音苍老而高贵,“我是瑞丹的女王,娜芙古斯十五世,我谨代表瑞丹王国和王室,以及我个人,对于你们的到来,感到万分荣幸。” 陆白与女王握了握手,一个西式的贴面礼,“娜芙古斯女王陛下,远仰您的大名,感谢您的邀请。” 接着娜芙古斯女王也与安夏儿握手,一个简易的贴面礼,“哦,曼莉夏公主,你就是像当年的母亲一样美丽非凡,非常欢迎您的到来。” 看似贴面礼。 但只是一个形式,脸根本没贴到,因为贴到倒是不礼貌了。 就像西方的吻手礼一样,未婚女士将手放在男士的手中,男士轻拿着女子的手,也是吻在对方的戒指或是自己的手指上,不是真正吻到对方的手背或手指上…… “女王陛下知道我母妃?”安夏儿听着这位女王尤如老奶奶一般亲切的声音,倒是很意外,“我并不在西莱王宫长大,长大后还没有见过我的母妃。”“哦,宝贝儿,那真是太遗憾了。”女王伟大恩慈,用温暖的目光看着安夏儿,握着安夏儿的手轻轻拍了拍,表示自己的婉惜,“二十多年前的一个世界国家领导的会议上,我见过一次鲁布旺夫国王和他的王 妃,那真是个优秀得令人难忘的女性,并且与曼莉夏公主你一样美貌倾城。” 安夏儿笑了笑,“谢谢女王陛下,我代在天的母妃感谢女王的称赞。” 即使有精致的妆容粉饰,但依然看到了女王脸上的岁月皱纹,那双翠绿的眼眸颜色也慢慢变淡了,戴着珠宝的手上爬满了严重的蜿蜒的老年青筋,手指在干枯—— 她真的老了。 再位高权重,也抵不过岁月的审判。 她必须在理智还清醒和老年痴呆到来之前,找到下一任王位继承者! 女王又对陆白说,“听到陆先生你们来到了瑞丹,我便迫不及待让弗隆多前去邀请你们,虽然离我女儿西比拉的订婚礼还有些时间,但希望此举不会为陆先生和陆少夫人你们带来因扰。” “女王陛下,完全不会。”陆白风趣地看了一眼安夏儿,挑起一味笑说,“本来我们就打算着举行完婚礼,就到国外走一走,此番刚好来到瑞丹,也是缘然和天意。” “那便好,在西比拉和西蒙的订婚礼之前,那陆先生和曼莉夏公主就当是出来度假吧,瑞丹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女王道。旁边艾尔行了一礼,说道,“陛下好,我想陆白一定会很乐意,而且这如他所说,确实是天意,不然陆少夫人的飞机就不会路经过瑞丹上空时出现鸟击,并且还平安降落,让陆白和陆少夫人来到我们瑞丹王 国,一定是上帝的指示。希望他们夫妻来我们这美丽的国家度度假。” 陆白也一声玩笑,“那你们的上帝还真是贴心。” 贴心? 安夏儿脸带微笑,心里汗了汗,当时她在飞机上快吓呆了好吧!“哦,对了。”女王看向安夏儿,“听说曼莉夏公主你的飞机从西莱返回z国时遇上了鸟击,想必你一定受到了惊吓,之后又在大使馆遇到那种事,噢,曼莉夏公主,希望这两件事不会影响你的心情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