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7章 暗涌!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67章 暗涌!

“当然。”女王承上接下,“一个受过再良好的精英或贵族教育的人,也难免会有意外的失礼之时,毕竟只要是人,就会有自己的情绪。难免会有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肩负着一个国家的重任还和整个王室, 有时我也会发脾气。” “哦,真看不出来。”安夏儿说,“陛下宅心仁厚,温和大方,和我父王一样是令我敬佩的人。”“那是因为我老了,很多时候能管好自己的情绪。”女王话锋一转,为女儿说话,“但西比位不一样,她还年轻,今年才22岁,比如,遇到她仰慕的陆先生,她难以控制自己,想满足自己一个愿望跟陆白跳一 支舞。” 言下之下很清楚,希望安夏儿这个陆少夫人别跟她女儿计较,就当是给她这个女王面子。 “陛下所言极是。”安夏儿点头,挽起唇角笑道,“而且西比拉公主这么美丽,也算是陆白的艳福了吧。” “哎,我真是越发地喜欢陆少夫人你了。”女王亲自端起酒杯敬安夏儿的宽容。 “不,陛下客气了。” 国王亲自敬酒,是莫大的荣耀,安夏儿便礼貌地拿起了酒杯。 但在意舞池中的二人的人,并非只有安夏儿,还有西蒙,安夏儿不经意的一个视线扫过去时,看到西蒙盯着舞池那边的冷毒的目光…… 艾尔似乎看到了安夏儿望过来的目光,用和熙的笑意对安夏儿说,“陆少夫人,你知道刚才陛下为什么会接受你和陆白的好意,让西比拉去跳最后一支舞么?” ……将‘让西比拉和西蒙跳最后一支舞’这话变了,因为现在西比拉最后跟陆白去跳舞了。 但艾尔出声,是想替王室说话,不想让外人觉得王室有失礼的地方。 “哦?”安夏儿看了一眼艾尔和女王,“但闻其详。”“哎,还是我来说吧。”女王顺势接过艾尔的话,叹了一口气说,“因为之前人人传言西蒙花心,品性上与王室不配,有一些贵族高官是反对他们二人的婚事。”说着看了一眼西蒙,“当然,我相信西蒙现在已 经改正过来了,并且经济来皇宫陪伴西比拉,所以我也希望在今天这个宴会上,西蒙能和西比拉两个人能多露露面,让其他贵族和名流看看他们有多般配。” 说着女王用警告的眼神望向西蒙,“西蒙,是么?” 西蒙这才从舞池中收回视线,嘴角扬起一笑,“当然,陛下,只要有西比拉,我愿改掉一切不好的毛病。”“所以,很感谢曼莉夏公主你和陆先生,肯给西比拉和西蒙这个机会。”女王说着,又似无奈好笑道,“当然,现在西比拉没有跟西蒙去跳舞,而是选择与她仰慕的陆先生了,但我依然以一个母亲的身份感谢 陆少夫人你和陆先生满足了我女儿的愿望。” 一番话,直接将她女儿的失礼给挽救回来了。 安夏儿不得不佩服这个女王…… 因为她说了一个让自己不得不愿谅的理由。 不愧是玩了一辈子政治权利的女人! “陛下,很荣幸能替西比拉公主满足这个愿望。”安夏儿说。 这就是贵族,王室,身不由已的时候太多……而面对娜芙古斯这个女王,安夏儿也不会去拼命去跟对方去争论什么: 一来显得自己不够大度,二来有伤两国之间的和气! 女王又突然问了一句,“曼莉夏公主,听闻现在尤菲里奥正在准备继位,不知对于君主立宪式的国家和继位法,你有什么看法?” “陛下,我虽然是西莱的公主,但我已经嫁了。”安夏儿不想谈及政治上的事,“我不想代表西莱与您谈论这些国家制度问题,因为毕竟我没有涉及西莱的政坛,我不是很了解。” “不。”女王表示,“我只想听下曼莉夏公主你个人的看法,对于君主立宪的制度有必须继续延承下去么?” “陛下为什么这么说?”安夏儿道,“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明和政治体系,君主立宪国家也没什么不对,只要国民一致认同。” “王室掌管这个国家几百年,我自然不愿废除这种制度,毕竟这是祖宗留下来的。”女王说这话时,语气有点冷酷,“只是,如今瑞丹有些政党出现了别的派系,对于祖上立下的继承法产生了抗议。” “……” “我瑞丹的王位继承法,规定历代皆是长子女继承王位。”女王说道,“但如今,那些人竟联明提出想让我废除这一继承法。” 看着女王放在扶手上青筋狰狞可怕的青筋,安夏儿知道,那些人提出的这个建议非常让这个女王生气! 这让安夏儿想起在大使馆时,珍尼弗小姐和大使夫人的话…… 因为按王位继承法,应该是由长女西比拉继承,但柯罗韩特王子的才能出色,很多幕潦官员拥护柯罗韩特王子……这就给了女王压力。 所以,这女王说要在西比拉公主与西蒙的订婚礼上请贵族官员和各国政客名流投票,以表示最终的继位者——这实则就这个女王被逼到边沿了? “陛下是国王。”安夏儿只是客观性地表示,“你的决定必定是正常的。” “哎,看我,这一不小心就激动了起来。”女王笑说,“曼莉夏公主还请别见怪,想必您的父王鲁布旺夫还在位的时候,永远不会这样吧。” “不。”安夏儿也笑,“父亲他也有生气的时候。”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女王叹了叹,“所以,到时西比拉与西蒙订婚礼上的投票选举,还希望陆少夫人你能……” “母亲!”一个华美动听的声音传了过来,打断了女王想为女儿拉票的话。 安夏儿和女王看过去。 柯罗韩特王子正走过来,拿着一杯酒。 女王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亲切地对儿子说,“柯罗,这个宴会多亏了你,帮大忙了。” “能替母亲分忧,是我的责任。”柯罗韩特礼貌一礼,“这个宴会时间有点长,之前母亲又与陆先生在媒体面前举行了见面会议,想必累了吧?” “是,是有些乏累了。”女王站了起来。“那母亲就先去休息吧?所以宴会后面的事就交给我吧。”柯罗韩特看了一眼安夏儿,意有所指地对女王说,“王姐和陆先生这一支舞……想必很快就结束了,毕竟我想王姐也不好意思一直叨烦陆先生,对吧 ,母亲?” 女王脸色有一瞬的青白,被她儿子的话直言讥讽的,就好像说看看母亲你宠爱的公主吧?多么地失礼而没有脑子! 女王像一个慈母般温爱地拍了拍柯罗韩特王子的肩,“好,那后面就交给你了,我先去休息。” 见女王站了起来,几名侍从官马上过来了,搀扶着女王先离席去休息了。 这一对母子的关系没有表面的这么和睦。 安夏儿有点震惊……这个柯罗韩特居然能逼得这个政治女王都离席了,他到底是…… 不过,她并没有兴趣去关心这一个王室的家族内部矛盾,此时她只想盯着舞池中的那二人,看着那个跟陆白跳了快十分钟都没有松手的西比拉公主到底想干什么—— 以及回想起这个西比拉公主的眼神。 ……熟悉。 “王子。”旁边,艾尔听到柯罗韩特把女王都挤兑走了的话,冷冷说道,“你是不是太失礼了,西比拉不过是敬仰陆白,提了一个任性的要求罢了。” “哦,你们也知道这是个任性的要求?”柯罗韩特道,“你们不是支持王姐她继承王位么?一个不分场合,邀请别人丈夫人跳舞的公主,能坐上王位将来掌管这个国家么?” 艾尔皱了皱眉,他早听说西比拉现在的性情变化很大,但他也没有想到她刚才会做出那种举动。 当着安夏儿的面,邀请陆白去跳舞。 还是当着所有贵族名流的人,拒绝了自己的未婚夫西蒙,特地去邀请陆白……真是疯了!但既然艾尔知道西比拉公主做得太失礼,可作为支持西比位继位的这一派系,他也要尽可能地替西比拉说话——一是因为以前他和西比拉的情况,二是因为他父亲珀切福斯候爵也表示他们家族要支持西比 拉公主。 “西比拉还年轻,自然还有不足之处。”艾尔说,“如果她继承之后,那我们会尽量监督她,以及协助她执掌权政。” “但如果我继位,根本不必要其他人的监督。”柯罗韩特笑着,一双翡翠绿的眸子有着暗光在流转,“不是么,艾尔先生,罗丹小姐,你们心里比谁都清楚吧?” 又看了一眼安夏儿道,“毕竟在军事才能上,整个瑞丹我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我十二岁就进入了英国皇家军事学院甚至与尤菲里奥都是校友。” 他与尤菲里奥年龄差很多,但他胜在英雄出少年,年少时便与很多年长者都站在一个水平线上了。 当年,英国皇家军事学院流传着一个最美的风景画面: 蓝天之下,站着一排来自各国名流的军事天才,个个英姿挺立,颀长高贵,而在队伍的最旁边,还有一个身材矮上许多的少年! 那个少年就是眼前这个柯罗韩特王子…… 男人的世界不一样,比的是权利地位与谋略! “王子,你说再多自己的优势都没用。”艾尔看着这个无论是长相还是谋略都极度出色的王子,提醒他,“你和西比拉谁继位,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们,最终还是投票表决。”“当然。”柯罗韩特的微笑,带着十足的信心,“不过我相信,就算投票表决最终赢的也是我!”

下一篇   第1268章 她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