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跪求!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7章 跪求!

第127章 跪求! 看着安雄急速地咳速地模样,安夏儿哦了一声,眸子天真美好地弯了弯,“原来是这样,那就是说没事了?” 安雄脸色不知多差,他瞪着安夏儿的眼睛就像在说,他这样哪里像没事? 她是想把他活活气死吧! 但忍了半天,想到这次是出来找安夏儿谈判的,安雄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他对身后向叔道,“老向,把花送过去吧。” “诶。” 向叔应了一声,过去将两束花分别放在夏国候夫妇的墓碑前。 安夏儿看着这一幕,“我倒是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来夏家的墓碑前看他们,又或者,你带着花来,以为这样我就会代他们原谅你么?” 安雄听着安夏儿带刺的话,努力忍制着怒气,“安夏儿,我若是对夏家完全无愧,当年你十岁生日时就不会考虑给你10%股份。之后你的股份被琪儿转走的事,我并不知详情。” “所以你想说,这件事与你无关是么?”安夏儿唇边缓缓泛了泛,“可安琪儿是你的宝贝女儿啊,知道她做出这种事情后,你也没阻止吧?” 没阻止跟纵容有什么两样? 安雄侧开脸,有些不想面对这件亏心的事,“当时琪儿说是你亲自将股份转到她名下,后来你又后悔了,你们各说各话,你觉得我应该信谁?” “所以你就选择了相信你的亲生女儿,是么?” “……” 安雄手紧紧握着轮椅扶手。 安夏儿纯美的小脸上笑了一下,“算了,现在再提这件事也无意义,反正是你们欠夏家的以及欠我的,我提出什么要求都不过份。” 安雄脸色刚一变,安夏儿又冷道,“所以,你想找我谈什么?” 安雄见她态度强硬,也不想拐弯抹角什么了,“行,我今天来就想问问你,你是不是真要让安氏倒闭安家破产才甘心?” 这两天,安氏里已经有公检法的人来过了…… “这是你们逼我的。”安夏儿道。 安琪儿一遍遍在媒体前抹黑她,陷害她。 而他安雄却不闻不问,甚至任由安琪儿的做那种事?她就是让安氏破产安家也没有资格用道德良心问题指责她! “我知道你现在有陆白给你撑腰,翅膀硬了。”安雄握着扶手的手发抖,极具忍制着情绪,“所以你就无所顾及了,想置安家于死地是不是?” “我说爸爸,形势所逼,翅膀不硬也撑不到今天啊。”安夏儿好笑道,“况且,你知不知道我离开安家后几次落难,安家又关心过一分么?” 她被慕斯城送去公安局险些住牢不说,前几天被达荣浩掳走,若不是陆白及时让人过来…… “安氏是我的命!”安雄重重地拍着自己胸膛,“无论无如,我也不可能看着安氏破产,是,你安夏儿现在是本事了,让安氏徘徊在生死存亡的边沿了。但你想要怎样?你想要怎样才能放过安氏,放过安家?要我一把老骨头求你么?” 清静的墓园,回荡着安雄的气吼声! 安夏儿冰冷地看着他,“我想要什么,一直都很清楚,我要安家归还属于夏家的东西,给我一个交待!” “你不就是想要股份么?”安雄脸皮抖动,连上发那些泛白的发都跟着颤动,“但你以为我手就抓着100%的股份么?安氏能有今天,除了我这么多年来的拼博,跟安氏高层这些年的努力也有关。” “那些安氏的元老,有些为安氏立下汗马功劳的高层,你以为只是用工资就可以留下他们么,为奖例以及激励他们这些年为安氏所做的,安氏是必须给一点股份给他们,小到0.5%,大到3%,所以他们才兢兢业业为安氏的将来着想,继续开发新产品以及改良市场上的问题……” 也就是说,安家手上的股份实际上并没有100%了。 这就是一个上市公司的体系,股份极少有仅攥在一人手上的情况…… “那你想股份,要50%,你觉得安家如何能答应你。”安雄继续吼道,“这些年夏家什么也没有为公司做过,我若是还给你们夏家一半,难不成我安家还要拿得比你们少么?” 这是不可能的,别说是安夫人和安琪儿不同意,他安雄也不同意! 安夏儿抿着唇,“这是你们的事,我只想代表夏家拿回我应得的。” “安夏儿,那你就是没得商量了是不是?” “你如果想不把夏家那一半的股份还回去就想解决这一件事,那是不可能的。”安夏儿清楚地告诉他。 他有他的难处,但她也有自己的立场! 她必须拿回她亲生父母的东西! “你知不知道昨天连蓉为了安氏股份的事都要去跳楼!”安雄怒道,“你是要我看着自己的妻子去跳楼,也要将股份还给你一半么?你要让我受尽天下人的唾骂么?” “那你是认为,为了不让你的妻子跳楼,所以我就要放弃夏家的股份么?”安夏儿咬了咬牙,“她是你的妻子,又不是我什么人,她跳不跳楼跟我毫无关系!” “安夏儿,她是你养母!”安雄目光猩红。 “以前是。” 现在她已经被赶出安家,这个养母如今正盼不得她死呢。 安夏儿想到这又冷道,“再说了,前几天安琪儿在记者会上,不是说安家并不认同我是夏家的女儿么?这是你的意思?” “我没有这么说。” 安雄是咬着牙。 “我只想说一下。”安夏儿深吸了一口气,清明的杏眸看着天空,“我在安家时,我是真把你当亲生父亲,甚至认为你是疼爱我的。” 安雄眼睛红了红,脸上气怒,却有些不忍地移开视线…… 他确实也把她当过亲生女儿疼爱,因为安夏儿一直以来都很乖,但虽然这样他还是担心着怕安夏儿会知道自己身世,所以安夏儿慢慢对他而言就成了一种有威胁的存在。 安夏儿讽刺地笑了一声,不知是笑安家的薄情还是笑自己以前太傻! “我们走吧。”安夏儿对两个保镖说了句,准备离开墓园。 身后安雄眼看这次谈话无果,着急地叫住她,“安夏儿——” “怎么,还有事?”安夏儿没有回头。 “你是不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放过安家了是不是?”身后安雄急得眼睛都红了,“你在安家也有十几年了,我每天为了安氏有多辛苦你不是不知道!你一定要打垮安氏么?” 安夏儿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 “你就算不看在我的份上,你也要看在你亲生父亲夏国候的份上,当年我和他一起创立了这个公司,我们同时对这个公司寄于厚望!” 安夏儿喉头有点酸涩。 “我完成了当年我和他的愿望,安氏也是夏国候的心血!你要摧毁你亲生父亲的心血么?”身后安雄声音慢慢地变沙哑了,“现在你亲生父亲就在旁边,我可以好好地跟他道歉!” 安雄想到安氏,也不顾一切了,他转过轮椅对旁边那个夏国候的墓碑激动地大声道: “夏总,对不住了,是我这些年没有履行跟你的承诺,没有好好厚待你的女儿,希望你能原谅我。我可以去向外面澄清,证明安夏儿是夏家的女儿,我只要安氏相安无事!” 安夏儿步子顿住了,听着身后安雄的声音,她的眸子慢慢涌出湿润的东西。 她紧攥着力,不让眼里的湿润掉下来—— 曾几何时,身后这个安父也是她最敬爱的父亲。 最后安夏儿咬了咬唇道,“你就去向我生父道歉吧,希望他在天有灵会原谅你。” “安夏儿!”身后安雄声撕力竟竭道,“你是不是要我一把老骨头跪下来求你放过安氏放过安家?” 身后突然嘭地一声! 东西重重撞击到地面的声音…… 安夏儿头心一震,就像什么东西绊住了她的心一样,她瞳孔一点点放大,什么? “老爷,不要这样?”身后向叔大叫起来,“使不得,二小姐是晚辈啊!” 安夏儿回过头。 见安父正跪在她身后的地上,她泪水汹涌地漫了出来—— 陆白话响在她耳边。 可安夏儿看着跪在她身后的已经长出了白头发的安父,心不知为什么却一点点被揪了起来,这个平日里威严的安家之主和安氏老总,就这样卑微地跪在她面前—— 为了保住安氏,他连尊严都不要了。 “安小姐?”旁边两个保镖催她走。 向叔也急得眼睛发红,一边拉着安父起来,一对安夏儿哀求,“二小姐,就算是向叔我求你了,你让老爷起来,他都五十岁了,不要这样踩踏他的尊言,他是安氏的总裁啊!” 安夏儿咬着唇,眼睛模糊看着安父,“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这本来就是安家对不起我不是么?我被设计在订婚礼上出轨,你知不知道安琪儿和她妈把我害得多惨?你知不知道我离开安家后,若不是陆白……我会有什么下场?安家屡次陷我不义,你让我用什么原谅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