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0章 她要得到……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70章 她要得到……

女王看着她的失态,还敢拽自己,“大胆!” 即使是母亲,但她也是万人之上的国王,儿女也必须对她恭敬、不得无礼! 西比拉看了看女王,一怔,这才缓缓收回手,“对不起,母亲,我太激动了……” “就以你现在这个状态,你还想跟柯罗争夺王位?”女王看着这个自己必须帮的女儿,生气道,“如果我保持中立,不帮你,你一分胜算都没有!” 西比拉抿着唇,“是,母亲,谢谢你帮我。” “在你顾着儿女私情时,柯罗的人已经在到处拉票了。”女王说道,“而且提出请第三方国际仲裁监督的,也是柯罗,可见,他已经知道我会帮你。西比拉,他想的可比你远多了!” “对不起,母亲……”西比拉目光生寒,“只要坐上王位,以后我会努力的。” 女王的怒火无法形容。 听到自己的女儿说等她等上王位,女王心里极不是滋味,自己这个国王还没退位呢,她的女儿就口口声声说着要坐上王位了…… 可谁叫这是她最疼爱的女儿呢! 她必须让西比拉坐上王位,而不是柯罗……“你需要知道,由于你中午的失礼,让我们失去了一个拉陆少夫人那一票的机会。”女王告诫道,“我本来想劝她到时投你一票,结果你当着她的面要她丈夫陪你跳舞,我光是替你解释已经费劲了,宴会上根 本没办法替你拉下那一票。” 而当时她刚刚想提起,结果柯罗就过来了,似乎知道她这个母亲会为西比拉拉票一样,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西比拉目光转了一下,“陆白是艾尔的朋友,珀切福斯家族是支持我的,艾尔肯定也会让陆白支持我,安夏儿……陆少夫人是跟陆白一起的,他们投的应该算一票吧!” “不。”女王没好看地看了她一眼,“陆白代表的是陆白本人,而陆少夫人代表是西莱国,到时他们夫妻手中各有一票。现在你这么做,陆少夫人那一票,你就难以拿到了。” “哼。”西比拉冷道,“她肯定会听陆白的吧,只要到时陆白投我就好了。” 她说着,又笑笑,“不瞒母亲,当时我和陆白跳舞时,我跟陆白说过了,希望他到时能投票给我。” 女王眉头一动,马上走来,“那陆白怎么说?” 西比拉抿了抿唇,“但他没有明确地回答我,但如果他是艾尔的朋友,他一定会投我的。” 听到这,女王的手杖重重击在地毯上,气急不已,“宴会上真是失去了一个好机会,你当时老实一点别去要求跟陆白跳舞就好了!” 西比拉没说话,虽然女王很生气,但她知道,女王一定会帮她。 想到这,她又听话地说,“是,母亲,我错了……” “你知道就好!”听到她认错,女王这才有所欣慰,闭上眼睛,“其实我也清楚,柯罗比你更合适,若不是他……” 西比拉看着女王,想知道这个女王帮自己的理由。 但女王突然睁开了眼睛,没有说下去,“算了,即已发生,后面注意一点就便是,你下去吧,等下随我们一起陪贵宾参观皇宫。” “是,母亲。” 西比拉应着走向门。 “西比拉。”身后女王突然说,“你该好好跟西蒙道个歉,宴会上的事。” 西比拉手停在门把手上。“虽然他之前的品性有些问题,但既然他现在对你这么钟情,并愿意改变,你可以试着接受。”女王深吸了一口气,想起过去的丈夫人—比利亲王,“有时,嫁一个爱自己的男人远比嫁一个自己爱的男人幸福 。” “母亲,我说了我喜欢的是……” “不要再跟我提这件事。”女王朝身后摆了一下手,“我希望我们瑞丹能结交z国和帝晟集团这位总裁,以及,西莱……” 让西比拉不要去挖空心思打陆白的主意。 西比拉紧握着门把手,娇脸上一丝不屑的神情,也许认为她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不只是瑞丹的王位!“听说西蒙现在一直让罗丹给你配止痛药,亲自来皇宫送给你,他也算有心了。”女王背对着西比拉,作为一个母亲最后告诫女儿,“我最后说一遍,把重心放在王位继承者的投票上,尽可能地拉票,而不是 给自己树敌。” “是,母亲。”西比拉回答后,打开门出去了。 过了一会,弗隆多进来了。 “陛下,跟公主谈得怎样了?”弗隆多问这个他服侍多年的女王。 女王垂下眼睛,紧握着苍白的手,“她永远……都不知道我的苦心!” 西比拉公主带着两名侍女从国王办公机构厅出来后,看到了站在了外面的西蒙,脚步顿了顿。 西蒙环手靠着外面的华丽柱子,卫兵们站在各自的岗位上,对于这个他们公主的未婚夫视而不见,因为平时西蒙也经常出入皇宫。 “我想,你的行为肯定令女王陛下十分不满。”西蒙说,一双天青色眸子盯着西比拉,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无论是硬生感的短金发,还是蓄了一层薄薄的络腮胡子更加显得阴郁的脸庞,都让这个男人看着极具攻击性,他跟艾尔那种外貌阴柔城实则内心城俯的男人完全不一样。 西比拉一头淡金的发用钻石珍珠发饰盘着,露出一小段白白的肩颈,赛雪的肤,琉璃一样的眸在皇宫的阳光下像闪耀的宝石。 她有着一张遗传了女王五官的脸庞,但却有一双与女王不一样的眸子—— 这也是她与柯罗韩特王子所不一样的地方。 “不要用这种语跟我说话。”西比拉扫了一眼西蒙,她讨厌看到这个男人,“摆正你的身份,既使你要跟我订婚。” 她优雅地扯着长长的裙摆,经过西蒙看着阴下去的脸庞时,她停下脚步,“你知道,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喜欢,如果不是我需要珀切福斯家族的支持,需要听从我母亲的命令。”她看着西蒙,强调,“我根本就不会跟你订婚,做样子都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