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她的私心!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86章 她的私心!

安夏儿笑笑,心说你们都擅自这么决定了,还想要她说什么? 总不能不给你们女王面子吧? 至于她王叔那边…… “好的,我明白了。”安夏儿只好点头,“到时我会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投出我那一票。” “不,我们希望陆少夫人你能投给西比拉公主。”罗丹说,而不是希望安夏儿按自己想法投。 “罗丹小姐。”安夏儿委婉地表示道,“虽然不知你们的原因,但我觉得比起西比拉公主,其实柯罗韩特王子……” “珀切福家族作为北欧最大的金融贵族,我们拥有最大的能源公司的同时,也拥有最快的情报信息。”罗丹想在安夏儿投票之前,改变她的主意: “陆少夫人你与西莱的事,我们也清楚,陆少夫人并非在西莱王室长大,是之后因为一个机缘巧合回到了西莱恢复了公主的身份。” “虽然,机缘巧合这个说法……我不太认同。”安夏儿笑笑,“因为我回西莱之前遇到过什么,外界的人并不清楚,但我可以听罗丹小姐说下去。” 机缘巧合,是一个形容好事的词。 但其实,安夏儿回到西莱的过程,并不愉快。 她在意大利的那个‘莫古公馆’被囚禁了半年多,最后连把她送回西莱,都是一个阴谋…… 所幸,结果是好的!“那陆少夫人应该能体会得到,恢复以及稳固你公主的身份,是多么地不容易吧?”罗丹红唇扬了扬,音调美妙,“这对于西比拉公主也是一样的,瑞丹的继承法,是国王的长子女继位,西比拉公主身为陛下 下的长女,理应继承王位,但却因为有柯罗韩特的作梗和阻挠,使得她无法顺利继承本该就属于她的王位,这对王室来讲,不单是西比拉公主是个折磨,对陛下来讲,也是折磨。” 安夏儿本可以委婉地敷衍一下这件事,但她不想后面增加麻烦,便明确地表示自己的看法,“罗丹,你们既然了解过我与西莱王室的事,那也应该清楚,现在西莱即将继位的是谁吧?” “当然,是西莱的摄政王尤菲里奥。”罗丹看着安夏儿,“陆少夫人你的王叔。”“如果说按原来的规则,我父王退位后,也该由我那个王弟艾楚克继位。”安夏儿说道,“但我父王英明,顾全国家未来,并没有让我那个少不经事的王弟继承王位,而是由更擅于掌管国家的我的王叔继承。 ”又道,“我并不反对君主制的国家,相反,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国家的制度文化,但是,无论哪种制度的国家,都要有利于国家的远大发展。一个国君会左右国家的未来,如果有更合适的王位继承者,那规则 就不是最重要的。” “但是,陆少夫人刚才也说了,一个国家也该有自己的制度文化,继承法也是制度之一,既然是制度,不遵守,那制度的存在又有何意义?”罗丹毫不退让地跟安夏儿理论这个问题。 “但制度与合适的继承者,二者必先取其重。”安夏儿道,“继承法和国家的未来,哪个重要,罗丹小姐认为?” 罗丹看着安夏儿。 似乎从她脸上看出了她的倾向…… 安夏儿也微笑着,并不掩饰自己的看法,那个窥觑别人老公的公主又怎适合坐上王位? ——又有什么品行可言? 突然,罗丹又笑了一声,“说到底,陆少夫人还是对西比拉公主有意见吧?”说着让茶艺师再给她和安夏儿的杯里续满了杯。 “罗丹小姐这话怎么说?”安夏儿也装糊涂。 “是宴会上,公主邀陆先生跳舞一事。”罗丹指明,“陆少夫人想必不是很高兴吧?” “这个……”安夏儿笑笑,“公主既然是陆白的仰慕者,那便是陆白的荣幸。” 笑话! 有哪个女人会高兴?“依我看,西比拉公主此举虽然有些令人费解,但如果是女人的话也不是理解不了。”罗丹尽力在帮西比拉找理由,想取得面前这个陆少夫人的原谅,“其实,西比拉公主原先爱的是艾尔大哥,但艾尔大哥要 掌管珀切福斯家族不能成为未来国王的丈夫人进入王室,所以艾尔大哥拒绝了西比拉公主,最后由我二哥,西蒙与西比拉公主订婚, 这对于王室和珀切福斯家族来说,是皆大欢喜了,只是委屈了西比拉公主。” “如果是真爱,那西比拉公主她大可以放弃王位,嫁给艾尔先生。”安夏儿看着罗丹,“不是么?” “……”罗丹眸子微微颌起。 “如果她真是那么爱艾尔的话。”安夏儿毫不客气地指出这一点。 因为她觉得,这个西比拉公主根本不像外面的说话,是喜欢艾尔。 那个西比拉现在喜欢的是陆白! “陆少夫人真是开玩笑,那可是王位。”罗丹保持着快要消失的笑容,“谁会放弃。” 安夏儿微笑不动,“如果是我,我会。” “……” 罗丹没笑了。“所以罗丹小姐若是想说,西比拉公主她是因为痛失了爱人,所以一时任性才不想和西蒙跳舞改去邀请了陆白。”安夏儿耸了耸肩,好笑道,“恕我不接受这个理由,因为这在我看来,无论是在爱情上,还是 在王位的争取上,她都没有尽力。” 如果她真那么喜欢艾尔,大可以选择放弃王位嫁给艾尔。 如果她真的那么在意王位,就不该在皇宫的宴会上,不顾礼仪跟邀请别人的老公跳舞。 “西比拉公主她……”安夏儿想了想,“她最想要的可能是别的东西,比如,她个人想要的东西……能满足她私心的东西。” 罗丹看了一会安夏儿,唇角看着慢慢延开,“陆少夫人果然不是好轻易说服的人。” “不,我挺好说话的。”安夏儿以茶代酒向她敬了一下,“只是我相信自己的判断。” “这么说,陆少夫人是不肯支持西比拉公主了?”罗丹直拉问她。“那也不是。”安夏儿没有把话说死,“这件事我还得跟陆白商量一下,最终统一一下我们的意见,夫妻应该一条心,我们会投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