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9章 他即不是猫也不喜欢鱼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89章 他即不是猫也不喜欢鱼

言下之意,他也会反击。 这样一来。 他与陆白之间二十多年的友情,就完了。 陆白没有直接回答,天色黑下来,温度下降,主堡大门口的华灯在艾尔金发的发丝上,斯蒂芬管家拿了一件大衣披在艾尔肩头,艾尔高大,但清瘦,面孔像希腊的美神。 陆白想起安夏儿说除了她王叔以外,艾尔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陆白皱眉,他不吃醋,他绝不吃醋…… “你身体不好就不必出来送我了。”陆白很不是滋味地收回视线,“我先回去了,安夏儿应该等我很久了。” “行,你慢走。”身后艾尔说,“我父亲应该是晚点到,到时通知你们一起用餐……” 陆白脚步放慢,想起什么,回头看着艾尔,“你以前跟那个西比拉公主,关系怎样?” “……”艾尔站在台阶上的大门口,“什么怎样?” 陆白微仰的脸庞上,剑眉飞扬,目光锐利。 “我说,你喜欢那个女人么?” 艾尔踌蹰了一会,微微笑说,“陆白你这个问题就没必要再问了吧,你不是看到了,现在她喜欢的是你。” “我说以前。”陆白道。“以前……”艾尔停顿了一下,微微叹息,才说起他与西比拉公主的事,“我们认识很多年了,我们都明白各自将来要走的道路,她要当上女王成为一国之君,而我要成为珀切福斯家族继承人,我们注定无法 在一起。她曾经说过,要为了我放弃王位,被我拒绝了。” “就是说你对她有足够的了解是么。”陆白看着他每一个表情。 艾尔没说话,缓缓转身了。 陆白看着他的背影,“你觉得她现在还是以前的她?” 艾尔的脚步停了一下。 “如果安夏儿换了个人我一定会马上认出来。”陆白说完这句话,便带着保镖上车了,离开主堡前往她和安夏儿住的礼宾堡。 艾尔唇色发白。 他本来脸色就是病白的那种,听到陆白话就像霜雪一般,像听到了自己一直都不想面对的事。 斯芬蒂震惊地看着他,“艾尔先生?刚才陆先生的话是什么意思?是说现在的西比拉公主换了一个人么?” 艾尔垂下金色的睫毛。 紧握着手,面孔唯美而冰凉。 “艾尔先生?”斯蒂芬见他不否认,急了,“这可是大事,你何不去皇宫亲自跟西比拉公主对质一下?是你的话,你一定能分辨得出来,有必要的话得跟陛下说明我们的怀疑……” “我不想去跟她说话。”艾尔睁开眼睛,眼底带着疏离,“这个陌生得连我都快认不出来的西比拉,我绝不会认她,无论她是因为我的拒绝而性格转变,还是根本就……” 后面的话痛苦到说不出来。 他突然快步走进了大门,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艾尔先生?”斯蒂芬看着他的背影,直到艾尔的身影消失,斯蒂芬道,“你是怕……西比拉公主已经死了么?” ———— 陆白回到礼宾堡时,罗丹刚走不久。 房间内,安夏儿正在激动兴奋地阅读那份登了她论文的报纸,一边看一边笑,嘴角都快咧开耳根了,似乎自己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同! 陆白看着她,“听说,你的论文登上了世界科学报?” 安夏儿马上将报纸收了起来,放在背后。 “你,回来了怎么不出一声。”安夏儿压制自己心底的喜悦,冷静下来,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哦,我是说,你吃晚餐了么?” “我若说没有呢?”陆白踱着优雅的步子过来,“你会陪我再出去吃一顿?” “什么嘛,没吃?”安夏儿轻哼了一声,“和瑞丹女王以及那个公主又是参观科学院,又是送昏倒的女王回皇宫,想不到他们最后连晚饭也没请大总裁你吃啊?” “算了吧。”陆白说道,“我看他们王室的人也呛了,这一顿晚宴在皇宫吃得也不会多愉快,还不如早点回来陪我老婆。” 安夏儿看着窗外已经黑下来的天色,早点? “你这是早点?”安夏儿问他,“你知不知道,我这下午回来,是睡不稳,也吃不好的,生怕那个公主会跟你……有个什么。” 陆白看着她吃醋的脸色,缓慢地走了两步过来,带着邪魅的眼神看着她: “有什么?” 安夏儿被他暧昧的微笑,吓得倒退后步。 “孤男寡女的,你说什么?”安夏儿咽了咽,扶着沙发上瞪着他,“我都听说了,那个西比拉公主跟你单独处过,十五分钟!” “哦。”陆白眯了一下眼睛,“连时间都说这么准了。” “哼!” 安夏儿转身过去。 她生气了。 很气恼。 “说吧。”她闷声道,“她和你说了什么,不,你们……有没有做什么。” 别以为那个女王陛下昏倒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就会忘记那茬了! 他只要跟哪个女人私下接触了,她永远不会忘记,永远! 陆白眼角顾一眼身后门的方向,“那个祈雷跟你说的?” 安夏儿咬唇。 “你中午说让阿瑞斯护送你回来,就是想让你那个同学监视我?”陆白嘴角微微泛起,“你是学精了,在我身边安插眼线了?” “不是!”安夏儿立即回头,再不解释,她怕祈雷真要被陆白宰了,“是我抓着他问的,是我逼他说的,他是我的同学,他现在又是我老公的一名保镖,他不敢不说!” “是么。”陆白勾着唇。 “当然了!”安夏儿肯定地说,“你别想着怪别人透露了你跟那个西比拉公主见面独处的信息,这错在你自己,你为什么要跟她独处,你为什么要见她?你明明知道那个不安份的公主对你有意思。” 陆白叹了口气,“你在说什么……” “你说我在说什么?”安夏儿一说到这问题,心里的火苗蹭蹭地往上飙,“我觉得你在故意给那个西比拉接近你的机会!” 陆白走到生气的安夏儿面前,“你觉得可能么?” “你说呢?”安夏儿瞪着他,“都说没有不偷腥的猫!”“但我即不是猫,也不喜欢吃鱼。”陆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