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章 你就该和我继续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90章 你就该和我继续

“……” 安夏儿依然瞪着他。 她很生气。 陆白没有马上解释这件事,看着安夏儿满是气愤的娇脸,视线慢慢移下,移到她抓在手中的那份上报纸上。他从她手中拿过那份纸掸开看了看,满意点头,“嗯,不错,不愧是我陆白的老婆。” 安夏儿气哼哼地转过身去,“那当然,我这个‘唯丽’化妆品公司的老板也不是盖的好么,好歹当年是以满分被特招进k大的理科状元!” 陆白抬起那双如魅如惑的褐眸看着她,“那,恭喜老婆?我们庆祝一下?” 安夏儿背过身去。 别以为他说恭喜她! 她就不计较他和西比拉独处的事了! “以前,ds智能手机上市时,你说为了跟我庆祝而特地陪我去‘费洛朗姆’酒店吃饭。”陆白拉着她的手,“那么,现在也让我为你应祝一下?” 说到以前。 安夏儿心有所动。 她叹了口气看着他,“怎么庆祝?现在我们在珀切福斯家族,大晚上再出去吃个饭?不好吧。”“吃饭估记就不必了。”陆白想起艾尔说他父亲今晚会到家,干脆道,“要不我们出去走走?既然来一趟瑞丹总归要看看这个国家,晚一点我们再回来吃饭,我和艾尔也没有吃,珀切福斯家族过一两个小时间 还会准备晚餐。” 安夏儿想了一会,点头。 天色才刚黑。 不是太晚。 除去阿斯和祈雷,加上其他保镖,听到陆白和安夏儿要出去走走,艾尔还特地多派了二十多个人和他们一起出去。 一条长长的德国产轿车队伍,自珀切福斯家族城堡出来,仿佛比这个贵族的主人家出行还大的阵势! 珀切福斯家族的城堡与瑞丹皇宫相差的距离不远,都在斯特戈摩摩城市中心,处于黄金地段的贵族区域,一路,每隔一段路,便会有军人或城管站岗。 车行驶了大概十五分钟。 安夏儿看着窗外那些典雅美丽的北欧风格的街道,灿若银行的街灯和过往的豪车,来自全球奢侈品的专卖店。 “我们去哪?”她回头问陆白,“不会是出来逛街吧?” “你若想去逛街,我可以陪你去。”陆白勾着嘴角。 安夏儿看着这个全世界知名的大总裁,郁闷道,“算了吧,跟你去逛街,我觉得不能叫逛街,那叫出游,对,还会被人要求合照,不跟人合照,还会被人认为是摆架子。” “但你想买什么东西,我可以让人去。”陆白说道,“不都说,女人喜欢逛街买东西?” “那是以前,以前!”安夏儿声明,“自从嫁给你,我就失去了这一个所有女人都有的爱好,没办法像以前一样自由自在逛街了。” “是么,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陆白笑道。 “可不是……” 陆白突然凑了过来。 扣着她的后勺,将她拉过来猛地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唔……”安夏儿唇齿间溢出丝沉吟,“别在这……”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宝贝。”陆白在离她唇边极近的地方,跟她额头碰着额头,沉着声音说,“我从来都没有过那样的自由,逛街是什么,我的世界不存在那种活动。” 安夏儿眨眨眼睛,听着陆白话她不由生笑,“不,你不用感到可惜,其实一般男人也……不爱逛街的。” “是么?” 陆白向她确认。 虽然他渊博而睿智,但这个问题他还真不知道。 安夏儿点头,“当然,不过一个合格的丈夫都会陪妻子和孩子们吃饭,会照顾家人,但你做到了。你很成功。” 陆白的微笑极淡极美,“很多人说我成功,但是,从夫人的口中说出来,我受用。” 安夏儿感觉脸上有点烫。 夫妻之间这样夸赞对方,还真觉得有点……肉麻,同时心里有点酥酥的,像新婚燕尔时的悸动。 陆白扣着她的后脑勺,再次往她唇上靠近过来。 车内空气狭碍,彼此的气息一点点变得灼热。 当陆白五指伸进她的发丝之间,向她倾压过来时,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 前面司机很尬尴握着方向盘,眼角看了下眼阿瑞斯。 阿瑞斯一摆头,示意大家先下去。 为了不惊扰到陆白和安夏儿,于是阿斯城和司机以及其他保镖都静静地先下车了。 但是尽管他们已经用最轻的力度关车门,但重金属这种东西,轻轻一碰,便—— ‘砰’地一声! 车子轻微地晃了一下。 “怎么了?”安夏儿猛地清醒过来, “是不是……到了?等下陆……白。” 陆白见她注意力转移了,无奈放开了她,“你可以当作没到……” “真到了?”安夏儿立即爬起来,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这什么地方?” “不解风情。”陆白低闷地说了声,“既然他们都识趣下去了,你就该和我继续。” “你——”安夏儿脸上火热热的,一边整领头发衣服,“这是在外面,都说了,我们在外面别这么来了,我刚才……真是受你男色诱惑了。” 陆白一抹玩味自嘴角撩起,“这句话应该我来说。” “你?”安夏儿睁大眼睛,“刚才明明是你……” “是你。”陆大总裁甩锅给她,一边等自己的兄弟冷静下来,“你不该用那种表情看着我。” “什么表情?”安夏儿觉得莫明其妙的。 陆白缓缓回头,只见安夏儿正瞪着无辜得像小白兔一般的水眸,纯洁得一如当年那个19岁的女孩,对他又爱又恨又怕。 无论过多久,她对他的吸引,都从未减少过! “就是你现在这种眼神,随时可以让男人化身成狼的眼神。”陆大总裁露出埋怨,这女人勾引了他,又不负责。 “什么?我——”安夏儿指了指自己,简直下敢相信他的理由,“你的意思是说怪我的存在了?” 陆白想了一下,“可以这么说。” 安夏儿对他而言,就是一味移动的春。药。 安夏儿摇摇头,觉得大总裁的脑回路跟自己不一样,也许这是属于大总裁式的恶趣味玩笑,“算了,别逗我了,既然到了那我们就下车吧。”说着推开另一边的车门,先下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