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1章 陆大总裁的苦心!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91章 陆大总裁的苦心!

陆白看了一下自己的兄弟,终于冷静下去了,敲了一下车门,保镖从外面打开车门,颤颤魏魏地看了一眼从那边下来的安夏儿,“请问陆总……你和少夫人,好了么?” 陆白一个冰刃般的眼神杀过去,“下回你们下车给我滚远一点!” “对不起陆先生……”阿瑞斯立即一巴掌对这个乱问话的保镖扇了一下,赔着笑脸说,“我们只是在担心是不是惊扰到了你和陆少夫人。” 说着瞪了一眼保镖。 怎么说话呢? 什么叫是不是好了? 他们陆先生有那么快么? 保镖立即低着头,“对不起陆总,下回我们走远一点。” 陆白带着气闷的心情,走下车来,安夏儿已经上前打量着这个地方了。 安夏儿视线定在眼前这个高大华丽的铁栏门上门,“瑞丹皇家园林?” 陆白走上来,“对,这是瑞丹王室修建的皇家园林,不对外开放,一般供国宾观看或王室举办大型宴会,据说里面建了一座庄园,是当年比利亲王送给现在的娜芙古斯女王的。” “是么。”安夏儿看着这个壮观看的园林大门,“这边看来,女王的丈夫应该很爱她,可惜了,比女王先一步离世了。” 对一对恩爱的夫妻来讲,不能白头携老度完一生,也是一个遗憾。 陆白看着安夏儿沉思的脸,知道她在想什么,“不是每一对夫妻都如你想的那样,这个世界上的爱情若都是那般美好,就不会有爱恨纠缠。” “什么意思?”安夏儿看着陆白。 “你觉得女王她对自己的孩子怎样?”陆白说。 “西比拉和柯罗韩特么?”安夏儿蹙眉,“她对西比拉当然没话说。” “那对柯罗韩特王子?” “这个……”安夏儿耸耸肩,“差强人意,老实说,有点偏心。”“不是有点,是非常偏,虽然我对那个柯罗韩特也没什么好印象。”陆白道,“但如果这娜芙古斯女王真有那么爱她的丈夫,不可能只对自己的女儿好,而无视更优秀的儿子,起码从继承王位来看,柯罗韩特 明显优秀了不只一点。” “陆白,你是说?”安夏儿猜测着陆白的意思,“我记得你上回说西比拉和柯罗韩特不是同一个父亲,难道,西比拉是女王跟她最爱的一个男人生的?” 说最后一句话时,安夏儿都压低了声音。 毕竟身边还有珀切福斯家族的保镖在。 这可是事关他们女王的声誉…… “我只是说我敢打赌女王的两个孩子不是同一个父亲。”陆白道,“至于这女王爱的是哪个男人,我没兴趣,也不想猜测。” 看着陆白向皇家园林大门走去,安夏儿站在后面愣了愣。 如果柯罗韩特王子和西比拉公主的父亲不是同一个人,按女王对西比拉的宠护,女王明显爱的是西比拉的父亲吧? 但如果女王不是那么爱比利亲王的话? 西比拉不是那个比较亲王所后? 想到这个问题,安夏儿吓了一跳,因为这就意味着女王是想扶持与外面的野男人所生的女儿继承王位了,简直可怕! 安夏儿快步追上陆白的步伐,“所以,我们出来就是这瑞丹的皇家园林看看?” “不好?”陆白挑了下眉峰, “也许会比你想象得更加壮观,毕竟皇家都爱铺张,场面奢华夸大是少不了的。” “就像你一样?”安夏儿朝他挤搞眼睛。 陆白不满意她的打比,并不承认,“我是低调奢华。” “单在z国你名下的房产,浅水弯整个第九区,还有帝晟城堡,白夜行宫……”安夏儿叹息地看着自己的老公,“孩子他爸,你好像跟低调挂不上钩。” 陆白像被问住了,顿了一会,嘴硬,“我行事低调。” “用整个极光岛来举行婚礼?” “那是为了你。” 安夏儿禁住笑意,不继续戳穿了,“好,是为了我,那谢谢老公喽。” “总算明白我的苦心。”陆大总裁叹息着,大手抚了抚她的头发。安夏儿心里翻白眼。 园林大门那边,园长已经从监控摄象那边看到了陆白的到来,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了。 陆白和安夏儿走到大门前时,园长气吁喘喘地从车上下来飞奔上来,“陆先生好,陆少夫人好,不知二位今晚前来,有失远迎。” “无防。”陆白用瑞丹语说,“我和我妻子也是一时兴起,听说瑞丹的皇家园林挺壮观,特地抽了点时间过来看看。” “好好。”园长拼命点头,“非常欢迎,陆先生,陆少夫人,请进。” 刚走进大门。 园林里面,又几辆车飞奔出来。 迎宾人员带着乐器,匆忙着从车上下来,列队站在两边。 “欢迎贵宾前来皇家园林!奏乐!”园长大喊道。 眼看一场迎接仪式就要打破园林中安静的夜色,陆白皱眉,“不必了。”猛地听到陆白的冷声,园长吓了一跳,赶紧举手制止了迎宾乐队,走到陆白和安夏儿面前,“陆先生,请问,是对这个迎宾仪式不满意么?我也知道这太……简单了点,但是,我们不知道陆先生和陆少夫人 你们今晚过来,都没有提前排练和准备,平时陛下和王室们过来时,都会提前三天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通知……” “不必整这个没用的。”陆白脸色不悦,“我跟我妻子,今晚只是过来看看,这个皇家园林若是不够安静我也不会过来。” 看着好好的一夜色,就要被这些恬躁的人给打扰了,陆白心情微躁。 但园长在这边一向都是接待王室。 还没有听过贵宾过来要安安静静的。 “陆先生,你的意思是?”园长不明白地问,“……我们该怎么做?” “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去。”陆白道,“里面准备一部游览车,我自己看看。” “这……”园长胆战心惊,“陆先生,怎能让你们自己开车,陛下若是知道我们做得如此失礼失职,会降罪我们,请至少让我们——”“园长听不明白?”阿瑞斯直接走上去,“陆先生他们坐的车我来开,你们还不够格!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