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3章 腻歪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93章 腻歪

安夏儿踩着满地繁花和落叶跑上去,突然停了下来,回头对陆白他们作了一个‘嘘’的手势,一点点退到陆白身后,指着前面压低声说: “看看看,白色的驯鹿!” 陆白和阿瑞斯他们看过去。 果然见一颗银杏树旁,一只浑身雪白的驯鹿正在月下,连角都是白的,宛如一只林间的童话精灵! 听到周围的动静,它抬起头朝安夏儿他们这边看来,两只林立的耳朵动了动,两只如树枝般开叉的角格外挺拔秀丽! 安夏儿握着两只拳头,激动不已,“我我我听说,见到白色的驯鹿会很幸运啊!” 陆白看了一眼那驯鹿说,“这只是一只罕见的白化驯鹿……” “罕见就表示很难过到了,见到一定是运气,肯定会幸运的!”安夏儿自动屏蔽陆白的科学见解,反正她就是见到了难得一见的林间精灵,她会很幸运。 阿瑞斯小声问,“难道,女人都喜欢信这种玩意?” “对啊!”祈雷道,“还有像幸运草那种东西,说是找到了四片叶子也会很幸运,反正女孩子大多有这种信仰就是了。” 阿瑞斯摇了摇头,完全不明白。 陆白又看周围,有些夜间小动物出来了,格外热闹,“看来皇宫下了不少成本,果然都是些奇珍异兽,这些动物怕是在动物园也难得一见。” “确实。”阿瑞斯看着站一颗树上唱歌的羽毛缤纷的极乐鸟,不惊讶地说道,“虽然女王主张王室只是为国民服务,王室犯法与庶民同罪,但果然他们王室还是拥有平民所不具有权利吧!” “那叫特殊权利。” 陆白只说了这么一句,走上前。 作为站在商界巅峰的男人,哪个家国的贵族王室他都不稀罕,对他们的行为也了若指掌。 安夏儿正想上去靠近那只白色驯鹿,后面的脚步一来,那只驯鹿便轻盈地跑了。 “你看,被你们吓跑了吧。”安夏儿埋怨地对陆白说,“我还想着跟它拍张照呢。” “我不来它也会跑。”陆白道,“怎么,看够了么?” 安夏儿没拍到驯鹿,心里有点闷,“那个,我们到时参加西比拉公主的订婚礼,是不是要准备礼物了?” “怎么,你愿意准备?”陆白意外地看着她,更意外她会突然提起这一个问题,“不然为什么什么问?” “干嘛用这眼光看着我?”安夏儿不满道,“你觉得我这么小气么?就算我……是有点生气你和她私下接触了,但礼仪归礼仪,我们既然要参加人家的订婚礼,该准备的东西自然得准备。” “当然要准备。” 陆白点头,认同了。 “所以你早就在想着送什么礼物给那个西比拉公主了吧?”安夏儿瞪着他,“你怎么没告诉我?难道想悄悄地准备?” “什么叫悄悄地准备?”陆大总裁不明白这女人吃起醋来,脑子里会想些什么,“再说那不是我送给她的礼物,是以我客人的身份送给她和西蒙订婚的礼物,别的贵族也必须送的东西。” 安夏儿还是很闷,说不出心里的感觉,就是想到要专门费心思给那西比拉公主准备礼物…… “放心吧,这点小事不必你操心。”陆白说道,“我让修桀去准备了。” 安夏儿点了点头。 “不过。”陆白看着安夏儿一脸闷气的可爱模样,“你若是觉得无聊,想要亲自准备的话,那也行。” “我才不无聊呢。”安夏儿心想。 “如果是你亲自准备的会显得更具有心意。”陆白说,“娜芙古斯女王也会比较高兴。” “我再看看吧,反正还有几天时间。”安夏儿道,又看了一眼陆白身边的人,“嗯?秦特助怎么没来?出来的时候好像也没看到他?” “我让他办别的事去了。”陆白说,拉着安夏儿的手走了几步,看着这雪亮月光下的生态园林。 走了一会,陆白突然说,“我知道今天下午的事,你很生气,我当然知道那个西比拉公主对我有意思……” 安夏儿撇了撇嘴,“原来你你也知道人家对你有意思,那干嘛不离她远点。” “我又没对她抱有什么想法,挡不住别人对我有什么想法吧。”陆白道,“我们这次是去皇宫做客,怎么离他们的公主远一点?嗯?” 这安夏儿无以反驳,西比拉作为女主的女儿,自然算是主人家了。 “女王的女儿来找我,我避之不见也说不过去吧。”陆白道,“其实听听她想说什么,也没什么大碍,再者我有我自己的打算。” 他有什么打算,安夏儿没问,只是看着深沉的眼神,“哦,那你们当时做了什么?” 陆白摇头笑,“十五分钟,能干什么?” “那也不一定。” 安夏儿闷闷的。 但陆白不可能会对安夏儿说,那个西比拉勾引他的事,说出来他怕安夏儿会疯狂。 “那你想知道什么?”陆白抬起她的下巴,“看看我能不能满足一下夫人的好奇心?” 安夏儿也不知自己想知道什么,只是想到那个西比拉私下去见了陆白,她心里不舒服罢了! “那,你说……”安夏儿眼神闪躲,“她去找你做什么?” “说话。”陆白就两个字。 “……说了什么?”安夏儿道。 陆白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贴着她的耳朵说,“真想知道?” 他的声音低沉魅惑。 像丝丝触手挠着她耳朵一般。 安夏儿很想知道,但又怕知道后心里更难受。 她半推开陆白的手,躲开夫妻间的腻歪,“……算了,我不想听了。” “真不听?”陆白问她。 安夏儿气鼓鼓地瞪了一眼陆白,月光下,陆白头发像镀了一层银辉,脸庞洁白而优美,眼神像一潭深邃的湖泊,魅人之级,半勾起的嘴角微笑,简直引人沦陷。 这样一个无论身份和外表都极度出色的男人,也难怪会那么招女人喜欢。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小气?”安夏儿不确定地问。陆白走过来温和地看着她的脸,“如果你跟哪个男人私下见面了,我也会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