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4章 你才是醋坛子?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94章 你才是醋坛子?

陆白走过来温和地看着她的脸,“如果你跟哪个男人私下见面了,我也会小气。” 安夏儿点点头。 心里好受多了。 在安夏儿郁闷的脸色中,陆白挑起一丝微笑,“那,不生气了?” “生不过来。”安夏儿道,“不生了,算了。” 陆白手往她头上摸了摸,“乖。” 安夏儿郁闷道,“你别当我是小孩子似的哄,我只是说这一次不生气了,以后你跟哪个女人走得近我还是会生气。” “知道。”陆白浅浅地吻着她的额头,“夏儿是个小醋坛子。” 安夏儿立即双肩一缩。 立即满脸通红。 只见阿瑞斯和祈雷他们转过身去…… 太肉麻了! 安夏儿非常局促,咳了两声撇开头,“你才是醋坛子。” 在安夏儿脸色上飘上红云时,陆白身上的私人手机响了,他看了一下来电,“我接个电话。” “嗯。” 安夏儿点了点头。 陆白从旁边离开后,安夏儿立即回过身拍了拍自己滚烫的脸,低声骂自己,“别这样,结婚多少年了,瞧你这点出息……” 身后,祈雷幽幽地走过来飘来一句,“哎,你对于陆白来讲真是太好哄了。” 安夏儿吓了一跳,回过头看到祈雷笑嘻嘻的脸,“笑什么,那是我自己觉得没必要生气了,反正那个西比拉若是对陆白有想法是做白日梦!” “对,你别太把那个西比拉当回事。”祈雷看了一眼陆白那边,对安夏儿说道,“再跟你透露个事,下午在科学院时我保证那个西比拉公主在陆白那没讨到什么好。” “真的?”安夏儿又忙问,“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和秦特助看那个西比拉公主在陆白身后出来时,脸色别提多难看了。”祈雷一只手挡在唇边,悄悄地说,“说不准在陆白那告白碰壁了!” “……” 安夏儿紧握着手。 告白? 那人怎么不要脸皮的? “不过你警惕是对的。”祈雷又道,“我看那西比拉不是会轻易死心的人,就像以前那个南宫蔻微一样。” “南宫蔻微?” 听到祈雷提那个她最厌恨的女人,安夏儿目光不禁浮出了些许沉思。 祈雷以为她生气了,忙摆手,“别多想,我不是有意在你面前那个女人,只是说现在这个西比拉公主的德性跟那个南宫蔻微有点像。都是很难缠的那种女人。” “我知道……”安夏儿叹了叹,“这一趟留在瑞丹果然没什么好事,早知道当时陆白说让我先回去时,也许我就该先回去得了。回去了,起码对这些事,眼不见为净。” “那你会放心回去?我不信。”祈雷了解她,“知道这边可能有潜在的敌人,你放心一个人先回去么。” 安夏儿看着祈雷,无奈一笑,“你说得对,我就是不放心才想留下来陪陆白,毕竟分也是为了我才过来。” “那不得了?人生没有什么事能去后悔,无论什么样的选择都是自己的。”祈雷说,在这几年间,这个和安夏儿同一届的大男生看着成熟了不少。 “你现在看问题很独到。”安夏儿欣慰地看了一眼这个同学,“我现在确实该把心安下来,既然决定留下来,那发生什么都得面对。”祈雷与安夏儿走在一起,看着这里美丽的生态园林,“经历一些事,总得成熟几分。其实我们都已经不再是当年在校园里的自己了,当年的我们,青涩、简单、对于这世界上的事只分善恶。但现在的我们眼 中,这个世界不只是有善恶,还有人情复杂。这个世界还有太多我们不知道的。” 安夏儿微笑,“是这样,比如以前可能我会对于某些事或人具有一定的容忍度,只要不踩到我的底线。但现在,如果那些人威胁到了我的家人,我会不惜一切手段,哪怕让对方死。” 祈雷看着安夏儿面带微笑,眼睛却透露出一丝决绝的神色,笑说,“真是冷酷,但你说这话是说陆白?其实我不太相信现在还有人敢对抗他。”“我说不出这种感觉。”安夏儿皱了皱眉,“结合这阵子的事,从到珀切福斯家族,艾尔让陆白帮忙,再到受到皇室的邀请出席皇宫的宴会,再到现在,又掺与进了瑞丹王位继承者的选举,艾尔,罗丹、女王 、柯罗韩特王子和那个西比拉,还有那个不知打着什么阴谋的西蒙……” “我总觉得要有什么事发生了。”安夏儿道,“而这一切,都让我感觉,我们这一次飞机突然出事停降在瑞丹,非常蹊跷。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让我来到瑞丹一样。” 祈雷惊讶地看着安夏儿,很意外她会想到这一方面。 “但我对于瑞丹国来讲,其实作用不大。”安夏儿道,“所以我更相信,会不会有人利用我,是为了让陆白过来。” 她回头看着祈雷,想听听祈雷的看法。 祈雷很吃惊,一时呆呆地看着安夏儿,说不出任何话,他没想到安夏儿对于事件的直觉这么强烈。 看着祈雷吃怔的模样,安夏儿又笑了,“不好意思,我说了只是我的感觉,也有可能是我想多了,毕竟我们的飞机在空中谁能左右我们飞机的停降呢!” “可以。”祈雷说。 “啊?”安夏儿又看着祈雷,“你说什么?” 祈雷作了一下深呼吸,坚定地说,“我说可以,有人可以让我们的飞机在空中出事并降落。” 安夏儿看着祈雷不像开玩笑的表情,“祈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祈雷决定跟安夏儿说一下这件事,“其实,下午在科学院时陆白和秦特助分析过这个问题,我们的飞机会在空中受到鸟击,极有可能是人为,并不是意外。” “什么?”安夏儿惊鄂不已,忙看了一眼陆白那边,“陆白也这么认为么?” “只能说不愧是陆白啊。”祈雷笑道,“这还是他提醒我们的,在这之前连秦特助都没有想到。当时在科学院,我们看到了一个著名的动植物专家……” 之后祈雷将当时的情况和陆白的分析,跟安夏儿说了一遍。 安夏儿听了,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 在大事上她信任陆白。 她也一直相信陆白认定的事不可能有错!“对……当时我们的飞机那么高,南迁的鸟是不会飞那么高……”安夏儿摇了摇了摇头,喃喃地道,“太令人心寒了,竟然还会有人算计我的行程。如果这是那个叫克鲁莫的动植物专家做的,那背后一定有人 指使他,我与陆白和他无怨无仇,他为什么会让训练过的飞禽去袭击我的飞机。 他们的目的,不是想要我的命,就是想利用我把陆白叫来瑞丹。” “所以今晚那个罗丹来的时候,我问你在瑞丹是不是与什么她有过节。”祈雷道,“说实话,用不顾你性命的办法让飞机降落,我不相信有人敢用这种方式叫陆白来瑞丹。” “所以你觉得对方是针对我?”安夏儿猛地看着祈雷。 “……我是有过这种猜测。” 祈雷不回避。 “但我之前根本没有来过瑞丹,瑞丹这边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安夏儿道,“他们为什么想要我的命?” “我也只是说可能性非常大,不是绝对。”祈雷说道,“并且当时陆白问那个莫鲁克专家一些问题时,那个莫鲁克神情闪躲,很可疑,所以这件事有很大的机率是他做的。”“不对。”安夏儿摆手让祈雷停下了,大脑转了一下后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我记得刚来瑞丹那天,我在z国大使馆时见过大使夫人的一个朋友,她叫珍尼弗,说是出自瑞丹的名门,好像她说她父亲是动植物 专家,并且珀切珀切福斯家族的三小姐还专门接见过他……” “什么?”祈雷这下瞪大了眼睛,“这么巧?那个珍尼弗——” “那个珍尼弗小姐真的说过,我确定。”安夏儿仔细回想了一下,“难道那个克鲁莫专家就是珍尼弗小姐的父亲?” “妹妹么说罗丹专门接见过那个克鲁莫?”祈雷慢慢皱眉,“那个,夏儿,我文科方面不太好,我想确认一下,所谓地接见过,具体上是什么形式的见面?” 安夏儿一时给不出什么词语,因为她也是理科生。 她想了想,“如果按字面的意思,接见,是指身份地位比较高的人,在自己的府邸,允许对方上门来见自己。” “但罗丹跟那个克鲁莫是在同一座科学院工作,他们在科学院也能见面吧。”祈雷捏着下巴寻思着,“罗丹是北欧著名的科学家,出身贵族,地位确实是那个克鲁莫没得比。” “难道,罗丹小姐在珀切福斯家族接见过那个克鲁莫专家?”安夏儿自语道。” “说白了,就是私下见面了。”祈雷对安夏儿说,“夏儿,我突然有不好的想法啊……”安夏儿看着祈雷欲言难语的脸色,“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怀疑人家,需要证据,罗丹是艾尔先生的妹妹。”

上一篇   第1293章 腻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