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6章 没我老婆可爱!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96章 没我老婆可爱!

“什么无聊,我只是想起之前。”安夏儿撇了撇嘴,“记得之前刚和你结婚时,对你又不熟悉,每天住在豪华大别墅里心里空落落的,有一次我心血来说能不能养只宠物猫或狗什么的,你说如果我敢带那种东 西回来,你就把我和阿猫阿狗一起扔出去。” 两人说着,一边往车的方向走去。 安夏儿郁闷说,“你实在冷酷了,小猫咪和狗狗多可爱。” 陆白看着她鼓起的宛如少女般的脸颊,她侧脸看着圆圆的,特别可爱而迷人,他勾起嘴角,“不,没我老婆可爱。” “我——”安夏儿耳根一热,又指着自己,“你把我跟宠物比?” “哪能比。”陆白说道,“能比我不就让你养了?” 安夏儿哼了哼,就当她好哄。 “再说那是以前,不可同日而言。”陆白洒脱地表示。 安夏儿迅速顿下脚步,“你是说现在我可以养了?真的吗?其实真的没关系啊,可以和孩子们一起养养陪养下他们的爱心嘛……” “我是说现在你对我熟悉了,在家里再也不会感觉空落落了。”陆白她将刚刚萌升起的一点希望都扼杀住了,想给他养宠物?想都别想! 现在有三个孩子分走了她的爱已经够了! 还要再来一只宠物? 陆白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安夏儿脸色立即垮了下来,“不养就不养,干嘛这么严肃。”说到这安夏儿又叹气,“算了,反正我现在也没时间养宠物,如今瑞丹的事都不知什么时候能结束了,我如今只盼望着回去见孩子们。” “等西比拉公主与西蒙的订婚礼结束,我们就回去。”陆白眼睛深远地看着远处,月光下的皇家生态园有独特的美丽。 “可你不是要帮艾尔么?”安夏儿没有忘这一点,“那是不是只能等他们的订婚礼之后,才能对付西蒙?” 毕竟还要给女王一分面子。 不能在她期待的西比拉公主订婚之前,整出太大动静。 陆白抬起手伸向她的脸,“夏儿。” “……嗯?” 安夏儿眨了眨眼睛。 他修长的食指和中指戳了下她皱起的眉心,“那也不一定,如果在这个订婚礼前有机会,我也不会放过他。不会在意女王的面子。” “真的?”安夏儿捂着额头,“只要有机会你就会对付那个西蒙?” “我当时答应艾尔,是说如果时间不允许,我不会帮他。”陆白说道,“但如果有这个顺带的机会,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我会帮。” “顺带……”安夏儿想着陆白话里的玄机,“所以现在是顺带么?” “因为大使馆爆炸的事主谋可能是西蒙。”陆白说,“他是不是想挑起瑞丹与z国的不和,这我不管,但他想对我老婆不利,惹到我头上那我不会坐视不管。” “你确定是西蒙么?”安夏儿问他,“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陆白踏着优雅的步子往车子走去,“这涉及到国家之间的经济来往,以及国际商圈的势力关系,一时半会也跟你说不太清楚。” “但上回我们的婚礼上,那个西蒙不是代表艾尔来了么?”安夏儿道,“不想祝福我们的话又何必来我们的婚礼?” “哼。”陆白挑起嘴角,“他只是想夺走属于艾尔出席我婚礼的机会,以及代表珀切福斯家族在世界名流面前露面,再者……” “他是想反对极光岛上那次‘美利坚商会’会议上的主题吧?”身后阿瑞斯笑说,“不想看到‘美利坚商会’增加到六十个加盟国。” 安夏儿看了眼阿瑞斯,竟是这样? “不错。”陆白挑起嘴角,仿佛提起那些想搞小动作的人就会引起他轻蔑的笑意,“也许,他不只是想反对我这个商会主席的提议,还想要我这个商会主席的位置。” “这……”安夏儿笑,“野心太大了吧?” 虽然这么夸自己老公,有点过份。 但是安夏儿还是想说。 敢从陆白手中夺取什么权位之类的,真的找死。 “小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陆白勾着唇角说道,“野心勃勃。” “……”安夏儿汗颜。 陆白眼角看了她一眼,“怎么?夫人担心我?” “怎么可能。”这安夏儿自己都想笑,“我从不担心你,因为没人能从你手中夺取什么东西。” “这话我喜欢。”陆白薄唇再度扬起,“但后面应该加上一句,‘没人能从我手中夺取什么东西,无论是权位还是……我老婆’。” 安夏儿脸色一僵,嘴角抽搐,“你拿我打比喻干嘛?” “因为曾经就有过不知死活的想打我老婆主意的人。”陆白毫不犹豫拿南宫焱烈打比喻,因为那个男人就该死。 安夏儿翻了一白眼,“那我也想再说一句,‘没人能从我手中夺走什么东西,包括我老公。’” 陆白笑了,带着月色亮银般的炫灿,“对,为夫只属于你。” “……” 安夏儿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样霸道的情话是犯规的! 在陆白走过来时,安夏儿马上道,“我这话是说给那西比拉公主听的,虽然她现在听不到,但这就是我的意思。” 对! 别想抢她的男人! 她跟陆白一路走到今天容易么! 在安夏儿心里闷愤的时候,一只温暖的大手牵起了她的手。 安夏儿回过头来,陆白往着她向前走去,“不提那些人,何必破坏此刻美好的气氛。” 安夏儿跟着陆白的脚步,但还是觉得趁此机会问下陆白一个问题,“那,还是说说你和艾尔先生的事吧?你们是多年的朋友?怎么认识的?像你和裴欧他们一样,是在商圈里认识的么?” “想听?”陆白轻叹。 “对。” 能让陆白说是欠下人情的人,安夏儿还是想了解一下的。 “好。”陆白点了点头,“你应该知道,帝晟集团当年是靠我自己一已之力所创立吧?” 安夏儿想了一下,“嗯,网络上有你的介绍,说你将帝晟集团做起来完全没有靠陆家,所以你是商界以及科技界的神话。” “当年我母亲和弟弟我出事后,我很恨我父亲,甚至想与陆家继绝关系不继承陆家的产业。”陆白如今说起陆家以及他父亲时,已经没有当年那样的愤怒程度了,但依然听得出一丝对他父亲的怪罪: “当年我离开陆家后,用我个人的存款到美国念完了大学和后面的学位,但要创立一个公司,没有大笔的启动资金是不可能。” “嗯嗯。”安夏儿拼命点头。 她明白的。 她太明白了! 当初为什么她会嫁给传闻是gay的陆白,还不是也有为了……钱而折腰的因素?因为得生存啊! “我当时死也不愿回去用陆家的钱,即使我爷爷派人找到我,我也不愿回去。”陆白说到看了一眼安夏儿,“娶你之后和你回陆家那次,是我离开陆家后第一次回去。” “是……是么。”安夏儿汗,“那我很荣幸哦。” 陆白继续说,“但能一夜之间尽可能地拥有更多资金的办法,除了彩票就是赌。” “啊?”安夏儿瞪大眼睛,“那你是——”“当年我去了拉斯维加斯。”陆白回了安夏儿一个神秘的微笑,“也许那算我命格的人算命师说中了一点,我确实是赌运非常强的人,那一夜我从拉斯维加斯赢走的钱至今还没人破记录。但当时,我也成为了 那些庄家和赌场的追杀对象。” “那你怎么跑掉的?”安夏儿心脏都提到了噪子眼。 一个人赢了那么多钱,人家怎么可能让你走?赌场都有暗规则的…… 而当年陆白身边应该还没有秦氏兄弟和阿瑞斯这些人,他身边应该也还没有现在这些浩浩荡荡的保镖队伍…… “在海上碰到了珀切福斯家族的商轮。”陆白微笑道,“被当年还是珀切福斯家族少当家的艾尔救了一次,坐他们家族的船离开了拉斯维加斯。” “……” 安夏儿听着陆白话,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如果是这样,她无法阻止再陆白去趟瑞丹贵族间的这混水,因为她想象得到,当年的陆白能脱离危机是因为有艾尔的帮助。 安夏儿感觉自己的心被揉成了一团,她侧开有点变红的眼睛,“我也感谢艾尔先生,毕竟如果你当年若是出事,我就再也不会遇到你了。” 陆白倒是一派轻松,“艾尔当年确实算帮了我,但也就是刚好碰上了,如果当年没碰到他我也会想其他办法离开。” 他自傲自负,认为就算当年没有碰到珀切福斯家族的商轮也会有其分的脱身之法。 但对安夏儿来说,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艾尔帮过陆白,就是帮过。 来到车前时,安夏儿停下了脚步看着地面,“陆白?” “嗯?”陆白回头看着她,“怎么了?不是你说想听我和艾尔认识的事?” “……”安夏儿咬了咬唇,“我能理解,你为什么说欠他一个人情了。”陆白笑了笑,“大抵就是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