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7章 嘴这么甜?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97章 嘴这么甜?

“你当时说看情况帮不帮艾尔,是不是顾及我?”安夏儿抬起红红的眸子看着陆白,“如果我不在瑞丹的话,你一定会帮艾尔是不是?” 陆白一时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他点头,“会。” “所以当时你说让我先回去,但我没走,这是不是让你感到很苦恼了?”安夏儿咬着唇瓣,想从陆白眼睛里看到他真实的想法。 “你在想什么。”陆白皱了皱眉,“我苦恼什么,我们不是说好即来之则安之,就当是出来度个假么?” 安夏儿愣了一下,收回视线,“……我只是担心,我留下来是不是会给你带来什么难处。” “不会。”陆白抚着她肩头的发,“我来瑞丹,是因为你在这,艾尔之前联系过我想请我来瑞丹,我之前拒绝了。一来我是真的忙,二来是不想回应瑞丹王室的邀请。” 安夏儿依然看着他,“真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陆白一只手抚着她温热的脸,“如果你不放心,等西比拉公主与西蒙的订婚礼结束,我们就走吧。” 这换了之前,安夏儿一定会马上点头,迫不及待离开这个国家。 但听了陆白与艾尔的事后,她觉得这样是让陆白置道义与不顾了,为了老婆,连欠下的人情都顾不上还了。 安夏儿将陆白的手从脸上拿下来,握着,“不,陆白你拿主意吧,不用顾及我,如果你打算等西比拉的订婚之后再帮艾尔,我也会留下来陪着你。” “你说?”陆白想确认她的意思。 “很抱歉,我无法参与你的过去。”安夏儿轻轻微笑,用脸摩擦着他的手,“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陪你走过未来的一生,所以你有什么决定,我一定支持你。” “如果帮艾尔的话,也许一时半会真不能走了。”陆白问她,“你确定?”安夏儿点了点头,“当时我在大使馆时,幸亏艾尔先生派人将我接出去了,不然我说不准已经和崔大使他们一起出事了。我现在也无法再看到你,以后可能也见不到孩子们了,所以,且不说艾尔先生是你的 朋友,他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忙。” 最后她决定,“所以陆白,你可以帮艾尔先生,我不介意多留下来了一段时间。” 保镖已经打开了车门,安夏儿说完上车了。 阿瑞斯立即来到陆白身后,“陆先生,少夫人是不反对你留在瑞丹帮艾尔先生了么?” 陆白唇边笑了笑,“知道你们少夫人有多善解人意了吧?去把那个园长叫过来。” “是。” 阿瑞斯立即往远远地跟着那们的那辆园林内部车走过去。 将那个园长叫过来后,陆白问园长,“你们这生态园中是不是有什么猫?多少钱,我买了。” 既然他老婆都这么体恤他了。 他勉强买只猫回去给他老婆……先让他老婆高兴一下。 但园长一听却纳闷了,“陆先生,什么猫?” 祈雷赶紧上来描述,“就是一只罕见的猫,毛很厚,腿很短,眼睛是淡绿色的,看着挺欠扁的,一点都不怕人,你把符合这些要求的猫都抓过来让我们陆先生过目一下。” 园长听着祈雷的描述,“老实说,没有这种猫,不但如此,整个皇家园林根本就没有猫,这养了许多珍禽异兽的生态也没有猫科的动物,因为女王陛下对猫毛过敏,所以皇家园林中没有猫。” 阿瑞斯立即用冷冷的目光看着祈雷,“你确定和少夫人看到的是猫?” 祈雷一指着自己的眼睛,“那是说我的眼睛出问题了?就算我的眼睛出问题了,少夫人的眼睛也不可能吧?那绝对是猫,不叫猫也是猫科动物。对了,有点像网络上挺红的帕拉斯猫……” “我看是你误导了少夫人。”阿瑞斯说。 “那只猫是少夫人先看到的好吧……”祈雷据理力争,“怎么是我误导少夫人了?” 园长看着他们两个在争吵,最后打圆场赔笑说,“那可能是从外面跑进来的野猫了,虽然皇家园林守护森严,但也许是某个疏漏之处让野猫跑进去了,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出来,如果陆先生你还要的话……” “算了。”听到阿瑞斯和祈雷的争辨,陆白失去了兴趣,“没有必要了。”陆白他们的车离开皇家园林后,园长立即叫来几个工作人员,“都听好了,赶紧把跑进生态园的那只野猫抓出来,这可是皇家园林,怎么能让外面不清不楚的动物跑进来了?万一下次有王室或贵宾进来,那 只野猫伤了人我们可吃罪不起!” 几个工作人员穿着厚厚的衣服,带着笼子和网,准备去抓捕。 其中一个工作人员问,“但是园长,知道那只野猫长什么样么?” 园长想了一下祈雷的描述,又把祈雷的话重复了一遍。 几个负责生态园的工作人员都是对动物方面有所研究的人士。 大家一听这描述,都面面相觑了。 其中一个人说,“园长,按这描述,那不似野猫,有点像帕拉斯猫,俗称兔狲,那种稀有的猫科只存在极寒的高地,怎么会跑到生态园中,确实有这种猫么?” “什么?”园长一听,“帕拉斯猫?” “是的。”工作人员说道,“那种猫性子凶残,如果真跑进生态园那生态园那些动物可就危险了。” “还废话什么,赶紧去找,这生态园里可都是珍禽异兽!”园长暴道吼。 工作人员走后,园长哆嗦着手,“难道陆先生他们碰上了?还好还好,没伤人……不然我这园长之位就保不住了,上帝保佑,阿门!” 在园长于胸口画十字架时,园长身边的一个女护园管理说,“说起帕拉斯猫,园长,柯罗韩特王子不是养了一只么,上回还在新闻上见过……” *** 车子返回珀切福斯家族的途中,陆白问安夏儿,“说过为你庆祝你的论文上了世界科学报,那我买份礼物送给你吧,想要什么?” “不。”安夏儿摇了摇头,“不用了,你不是陪我出来散步了么,刚才那瑞丹皇家园林很漂亮,我从未见过那么美的园林。” “这就够了?” “对啊,人生难得见到一处惊艳的美景嘛。”安夏儿双手撑着膝,眨了眨眸子看着陆白,“再说了,和你在一起,已经够幸福了。” “嘴这么甜?”陆白挑眉。 “我说真的。”安夏儿想起那皇家园林,耸了耸肩,“我在里面还见到了一只白驯鹿呢,传说见到了会有好运哦,可惜lulu没来……” “你确定不要什么?”陆白问她,无奈她出来一趟还想着女儿。 安夏儿见陆白不给自己买样东西是不会放弃了,叹了口气,回头往车窗外面一看。 如银河星辰一般灯光闪耀的名品街上,晶莹透亮的橱窗里面挂着各样衣装鞋帽,珠宝和包包。 安夏儿看见前面一扇橱窗里面,挂着一套红色的驯鹿母女套装。 前面有个红灯,车流速度放慢了。 安夏儿随意指了指前面那个橱窗方向,“那,你帮我买下那套母女装吧,红色的,我回去跟lulu一起穿一起很好看。” 得,还是为了给女儿带礼物! 陆白只好对前面副驾使上的阿瑞斯道,“去买了。” 车停下后,阿瑞斯带着两个保镖前往那家名品店了。 车刚到珀切福斯家族城堡大门,陆白接到艾尔的电话。 “你父亲回来了?那准备晚宴吧,我现在也到了。”陆白挂了电话,对旁边抚着那两套母子装的安夏儿说,“对了,今晚艾尔的父亲回来了,等下晚宴上会看到他。” 安夏儿一惊,“啊?艾尔的父亲回来了?” “对,珀切福斯爵候。”陆白看到她紧张的模样,好笑,“还有艾尔的继母,珀切福斯候爵夫人。” “……”一听到这个贵族的真正掌权者回来了,安夏儿长长呼吸了一口,镇定下来,“好,我知道了。” 当晚9点,珀切福斯家族的晚宴上。 长长的桌边,主座之上是五十多岁的珀切福斯候爵,靠近他座位两边的分别是他的夫人和长子艾尔。 长桌的另一边,是珀切福斯家族的贵宾陆白,以及陆白的妻子安夏儿。 “陆先生,未曾提前得知你来瑞丹,希望艾尔和西蒙他们没有怠慢你和曼莉夏公主。”珀切福斯候爵举起酒杯,对陆白和安夏儿说,“在这,我再次代表珀切福斯家族欢迎你们的到来。” “如果我们的到来影响了候爵和候爵夫人在外游玩的兴致,倒是我要说一声抱歉了。”陆白举起酒杯回敬,“感谢候爵的盛情。”“陆先生客气了,是我没有及时回来接待你才对。”候爵隆重地解释自己晚回来的原因,“本来西比拉公主与二子西蒙的订婚在即,我与夫人便已在准备启程回瑞丹了,所以中途听到陆先生你们到了珀切福斯家族,一时怕艾尔和西蒙他们招待不周,非常担心。怠慢之处还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