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夏儿最可爱!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0章 夏儿最可爱!

第130章 夏儿最可爱! 安琪儿倒不担心这个,“妈,我知道。” 她只担心安夏儿,至于外面的女人,她自信那些货色都比不上她。 这几天在安家这一件重大新闻之下,达荣浩受伤的事,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因为达家也不敢声张。 但这一天。 慕氏城站在慕氏控股集团的办公室时,达芙尼的董事长突然来了。 “太子,达董事长来了。”秘书将达芙尼的董事长领进来后,恭身退了出去。 “慕太子倒是有闲情雅致。”身后达董事长黑着脸,一身怒气散发,“但你看着s城壮丽的夕阳时,是否应该想想我还在医院的儿子呢?” 慕斯城玫丽的黑眸中映着落地窗外的美好风景,他笑了一下,将咖啡放在一边,“原来达董事长是为令公子而来,我还以为达芙尼公司有什么事需要找我商量呢。” 他这一句话,透着他慵懒的事不关己。 以及在提醒达董事长的身份—— 他只是慕氏旗下一家公司的董事而以,在他慕斯城面前,必须注意说话的恭敬语气! 达董事长脸色更差了,气得直哆嗦,“慕太子,你是慕氏的掌管者,但我儿子的事也是大事!我达家就荣浩这一个儿子,如今不知被什么人伤了,医院说他已经没有生育功能了,这件事,慕太子难道会不知道么?” 慕斯城眯了一下邪性的墨玉黑眸,没有生育功能,那岂不是…… 呵呵。 他那天就猜到达荣浩不可能没事,想不到,比死还难看! 慕斯城转身走来,一只手闲雅地插在西裤袋中,“请问达董事长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确实是现在才知道达公子出事了,请问达公子会受这么重的伤,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他装着不知道。 “慕斯城!”达董事长已经气急攻心了,“你别说你不知道,荣浩出事的那一天,你不是打电话问我荣浩的‘达苑’在哪,说你要过去找荣浩喝酒么?” 达董事长不糊涂,岂会不记得慕斯城当时说的话。 慕斯城捏着下巴,“原来是这样,所以达董事长就以为令公子出事是与我有关么?” “那慕太子你总归知道什么!”达董事长才不会相信他什么也不知道。 “不好意思。”慕斯城靠在办公室边,环起手道,“达董事长,很遗憾,很天我确实向你问了达公子所在的地方。因为慕氏有一个项目,我想也许可以邀请达公子一起来参与。不过那天,我临时接到了一个公司的电话,返回来了,我那天并没有去找达公子。” 撇清这件事,对他而言是信手捻来。 达董事长气得胸膛直起伏,但又拿这个狡诈的慕氏太子没有办法,“那慕太子是说,你那天没有去过‘达苑’?” “当然。”慕斯城道,“你也可以亲自问问达公子,他那天有没有看到我?” 他确实没有去荣家私宅‘达苑’,只是在那山腰下停了一车而以……确实还没有见到达荣浩以及安夏儿。 达董事长脸色像碳一样黑,紧紧抿着唇,看着慕斯城。 “达董事长若是不信,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给达公子,问问他那天有没有看到我。”慕斯城点了一根烟,悠然无比,似乎对于达董事长的质疑一点也不担心。 达董事长虽然问过达荣浩很多次,但听到这,又马上打了一个电话给医院的达荣浩,“荣浩,你那天出事时,慕太子到底有没有去找过你?你跟我说实话!” 电话里,那个达荣浩的声音虚弱又无力,又咬牙带着丝隐忍,“都说这是我的事了,慕斯城那天没有来找我,我跟他不熟。” 直接挂了电话。 慕斯城听得清楚,“达董事长,我都说过了,我那天没有见达公子。” “既然这样。”达董事长不放弃地狠道,“达芙尼公司加入了慕氏旗下,如今我儿子被人暗算了,慕太子是不是太协助达家查清这件事呢?” 慕斯城心里一声冷笑—— 达家的事,关他鸟事! 但他表面依然斯文大方,“当然,达家出事,我自会尽力协助调查。” 达董事长离开后,慕斯城虽然对达荣浩受伤的事没兴趣,但想到那天被达荣浩带走的安夏儿,脸色却一点点沉了下去。 他将车钥匙、手机、打火机一并装进了裤袋,拿起外套走出办公室时对外面的秘书道,“我出去一趟,若是琪儿打电话过来,就说我今天晚上不会回去。” “是,太子。”秘书道。 因为慕斯城手机有时不会开机。 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 安夏儿晚上换了一套美美衣裙,薄薄的妆容掩不住她的天生丽质,她的皮肤偏白,又涂了点一向喜欢的口红增加气色。 当天晚上,陆白是亲自回九龙豪墅来接她的。 当看到那辆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九龙豪墅外面时,安夏儿有点吃惊,上车后她看着旁边的陆白道,“奇怪,你居然亲自回来接我?” 陆白依然高冷地坐在旁边,高贵又俊美,但眼神却温和,“有什么不行?” 安夏儿耸耸肩,“受宠若惊啊。” “那你就习惯吧。” “……” 习惯,什么意思? 安夏儿正想着陆白的含义时,陆白问她,“想去哪吃?” “那就去‘费洛朗姆’吧,把上次那半瓶酒喝完。”安夏儿持家地道。 “行。”陆白手抚了一下她脑袋,对前面司机道,“‘费洛朗姆’酒店。” 车子离开九龙豪墅后,陆白看着旁边低着脑袋的安夏儿,“怎么了?” 安夏儿想到他刚才摸她的脑袋,脸上红得像煮熟的虾子,“你……为什么要摸我脑袋?” 这个问题差点把陆白给问住。 他半天都没反应过这个丫头为什么问这种问题。 安夏儿慢慢抬起脸,偷瞄了他一眼,他食指手指节抵在下巴处,似乎正在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他身材颀长地叠着长腿坐在旁边,一身浅色的西装,里面是同色系的马甲和白色的衬衫,衬衫扣到最上面一颗,并系着领带,加上他优美淡漠的面孔,显得禁欲气质十足! 顺着他领口往下,剪裁考究的西装隐约勾勒出他的胸肌和紧穿的腰身……不去当模特可惜了! 安夏儿咕咚咽了口,收回视线。 虽然她并不是第一次见陆白了,他不穿衣服的样子她也见过,但知为什么,每次仔细看一遍陆白时她都有股想流鼻血的冲动。 完了,她一定变成花痴了,陆白的专属花痴! 陆白没有忽略这个小丫偷偷瞄他的视线,他放下手说,“关于你刚才那个问题,我有一个比较贴切的答案。” “哦,是什么?” 安夏儿忙又看着他。 一个男人爱摸女人脑袋的原因是什么?因为手感好? 虽然她头发是挺柔软顺滑的。 但他要是天天摸,她头顶头发掉光了,秃头了怎么? “就像你们女人看到可爱的狗或猫,或其他宠物时,突然萌出一股就是想要去触摸它们脑袋的冲动。”陆白带着一丝微笑对安夏儿说,并且语气认真。 “那是因为宠物可爱啊!”安夏儿想不通。 “一样的理。” 安夏儿一怔,心头小火苗蹭地一下起来了,“什么?你说我是宠物……” “是可爱。” 一个温热的唇吻着她顶头的头发上。 小火苗顿被一盆水给浇灭了下去。 发出丝丝烟雾。 安夏儿整个人泄气了,当场僵了,“……可可可爱?” 回答她的是那只那大手,又揉了揉她头发,“当然,夏儿最可爱。” 安夏儿免得自己尴尬,马上啊哈哈地笑了几声,转移话题…… 当天晚上,安夏儿和陆白再次来到了‘费洛朗姆’酒店,似乎他已经是事先预定好了,他们又来到了上回的那个专门的包间。 “欢迎陆总,欢迎安小姐。”两排服务员站在大门外两边,用甜甜的声音迎道。 酒店为迎接这个男人虽然依他所言尽量低调,但也很气势,还让二十几个安保人员站在了外面。 陆白和安夏儿穿过大门,直接走了进去。 两个保镖留在了外面。 整个墙壁歆金般豪华的包间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连秦秘书都没在了,绝对的二人世界。 安夏儿扭头回去看了看外面那些服务员,问陆白,“我想问,这间是你专门包下来的雅间么?一年三百多天都空余着,不接待其他客人?” 陆白来到了上回他们所坐的那个靠窗的位置,高贵地身后靠去,“对,但只是从上回我们来过了以后,我才让酒店方定下来。” 虽然‘费洛朗姆’是帝晟旗下产业,但他也不会跑到这里来吃饭。 安夏儿马上坐在他对面,“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你挺喜欢这里的料理。” “……” 安夏儿无言反驳。 陆总,您老真是太了解我了! 餐桌铺着一块苏格兰情调的高档桌布,花瓶中放着一支芬香的玫瑰,玫瑰是象征着热烈缠绵的爱情! 几乎所有的女人都爱玫瑰。 安夏儿正盯着这玫瑰发呆—— 眼前一只手将那枝玫瑰拔了出去。 陆白突然回头对候在一边经理冷道,“把这枝花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