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9章 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09章 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东方有一句脍炙人口的话。”陆白看着这个人精彩的脸色,用z国的语言说道,“叫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这句话非常好理解,我想对只用一个月便学会说z国语言的西蒙先生来说,一直能很好地理解 ,是么?” 如今,陆白和西蒙,已经是敞开天窗说亮话了。 因为从那两个人口中拷问后,估记也能知道幕后指使人是他西蒙。 西蒙眼神阴鸷得只想当场抽出枪,但这是皇宫,卫兵森严,他杀了陆白,自己也绝跑不了。 他不得已又将滑下袖子里的枪收了回去。 陆白扫了眼他袖子里的动作,“西蒙先生,还不到你紧张的时候,我相信后面你一定会更加……意外。” 艾尔出来后,看了一眼陆白与西蒙之间电光火石般的逼窒的气氛,微笑说,“怎么?你们好像在谈一个很有趣的话题,不介意带上我?” “确实有趣。”陆白说道,“我们在赌,西蒙先生能不能坚持到他与西比拉公主的订婚礼结束。” “这个赌听起来有意思。”艾尔顺势看了一眼西蒙说,“西蒙,我也很期待,你知道么?陆白的赌运无人能及,曾经一夜间在拉斯维加斯赢下了第一座金山……” “艾尔,所谓赌,刺激的就在于结果出来之前的悬念。”陆白道,“没有必要事先将结果说出来。”“哦,那真是不好意思,我只是许久没听你赌过了。”艾尔笑说,又对西蒙道,“不过西蒙你也不必担心,赌嘛,难免有输的时候,也许陆白一不小心,就输在你这了,那对你来说就非常荣幸了,毕竟你京会 成为第一个赢陆白的人。” 西蒙没有理会艾尔揶揄的话,阴沉地瞪着陆白,似乎这是一场他与陆白的较量。 陆白这一次的算计赢了他,甚至抓住了他的人,最坏的情况是从那两个被抓的人口中拷出了他,所以他必须想接下来的计策…… 旁边,出来送贵族的弗隆多正与候爵夫妇在说话。 “那候爵,陆先生,你们慢走。”弗隆多道,“公主与西蒙先生的订婚礼上见了。” “好。”候爵与他握手,“请弗隆多先生代我们向陛下转个话,让陛下好好休息。” “当然。” 最后弗隆多看了一眼陆白和西蒙那边不太对的气氛,返回皇宫寓所。 候爵和候爵夫人走过来报,候爵看着陆白和西蒙这边凝重的气氛,“不知陆先生你们在谈什么不愉快的话题?如果有哪里为难或有需要到我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陆先生,一场游戏笑到最后的才赢家,不是么。”西蒙最后对陆白说完,转身上车了。 这个儿子的无礼,再次使候爵的脸色沉了下去。 候爵夫人似乎查觉到了出了什么事,“想必西蒙还在跟陆先生计较陆先生之前关心公主的事呢,这些年轻人血气方刚,情绪总是比较激进,我们就别掺和了。当然,也希望陆先生多担待。” “候爵和夫人不必担心,我和西蒙先生刚才在谈一个很趣的话题,在赌这场权利的游戏谁是最后的赢家。”陆白说完,也上车了。 候爵总觉得事情不对劲,问旁边艾尔,“艾尔,出什么事了?” “父亲,不如等事情确定了再说?”艾尔道,“我现在不好下定断。” 这就是他要请陆白帮忙处理家族内部危机的原因。 面对他父亲,他不好对付西蒙,因为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兄弟。 最后就算他查出西蒙的罪证,候爵与候爵夫人都会出面让艾尔看在兄弟一场的面子,放过西蒙。 但陆白不一样,他有不放过西蒙的理由! ** 晚上,安夏儿等陆白回来时,心情忐忑不安。 阿瑞斯在旁边打电话,“好的,陆先先放心,我跟少夫人说一声……”放下电话后,阿瑞斯来到安夏儿旁边,“少夫人,陆先生他们回来了,现在他和艾尔先生商谈其他的事,晚餐之前会回来。” 安夏儿搁在膝上的手,紧紧地握着,“……什么事?与今天珍尼弗小姐那边的事有关么?” “应该是。”阿瑞斯道,“少夫人你不必担心了,我们的人进展得很顺利,已经顺利抓到了两个活口,待拷问过后就可以确定对方是谁。” “你们不说了是西蒙么?还要怎么拷问?” 阿瑞斯道,“当然,我们早就猜测是西蒙,但是如果要向女王揭发他以及让警方拿下他,就需要证据。” “警方?”安夏儿震惊,“要怎么通知警方,就算是西蒙做的,候爵他们也不会让警方抓走西蒙吧?再说……我们现在住在珀切福斯家族,好让警方抓走西蒙么?” 在候爵他们面前,这人情上能过得去么?珀切福斯家族好歹盛情款待他们。 “少夫人,事关重大,顾不得什么人情。”阿瑞斯道,“西蒙让人炸大使馆,也许目的是你,你觉得陆总会放过他么?再说贵族之间大多是表面的来往,没有利益支撑,就没人情可言。” 安夏儿眸心微微颤动,手握紧,“我知道……就算你们上回安慰我说大使馆的事与我无关,其实我心里也明白的。” 至于人情这种东西,对于在西莱王宫呆过三年的她来说,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关系。 只是,让人抓走西蒙的话,候爵他们以后与陆白的关系恐怕就…… “少夫人你现在不必再为大使他们难过,其实有时命运这东西说不准。”阿瑞斯说,“也许哪一天生命就到了尽头,无论是不是意外,亦或者是不是因为旁人的因素,总之,该离开人世的时候就得离开。” 安夏儿点点头,垂下了眼睛,“嗯,等回去z国,我去探望一下催大使的家人吧。” “我想这个陆总应该没什么意见。”阿瑞斯想了一下,笑说,“毕竟瑞丹崔大使他们接待过少夫人,他们还有两孩子,去看看他们的孩子也好。”“嗯。”安夏儿想起另一件事,抬起头,“对了,刚才你们不是说,把珍尼弗小姐也带过来了么,她现在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