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1章 关于罗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11章 关于罗丹

“是吧是吧?”展倩忙说道,“你也这样认为吧? 我之前就有这样的感觉……” “因为他们不可能真的等到南宫蔻微死了再去救她吧?”安夏儿对这件事,隐隐有所查觉了,“那可能,南宫蔻微用什么手段让自己假死,甚至瞒过了你和陈医生的眼睛。” “我就在说这个。”展倩在电话对面一拍桌子,“既然你都猜到了她是假死,那就好说了,反正我一直是觉得她不能这么死了,应该说,她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死了,但一直找不到证明证实她是假死。” “所以,你后面发现了什么,让你确定了她是假死?”安夏儿问,她知道展倩一直发现了什么。 “南宫蔻微尸体在陈医生的医院时,陈医生抽过一试管她的血,南宫蔻微的尸体不见之后,陈医生发现她的血一直都不会凝固。” 不会凝固的血? 安夏儿突然脑子里闪过什么,她记得在浅水湾家里时,陆白让她做过一个血液的研究……“陈医生那边给南宫蔻微的血液做过化验,想看看她的血不会凝固的原因。”展倩说,“然后发现了她的血液中多了一种化学药物,那种化学药物会融于血,不会对人不会有太大的影响,那个药物的化物式让 我想起以前在军区看到的一个报道,是北欧一个科学家研发打算致力于军事上,可以让士兵处于假死状态的药物,但成本过高被那边的政府驳回了……” “原来真的有。”安夏儿笑了笑。 “啊?你说什么?” “我研究过那个血液,陆白让我研究的。”安夏儿道,“当时我的实验分析出那血液中的东西类似于自然界动物身上的冬眠素,想不到,真的有人研发出了这种药物。” 能让身体完全处于死亡,血液却下会凝固,仿佛就是在为尸体随时苏醒做准备。 “原来你也研究过南宫蔻微的血?”展倩有些吃惊。 “陆白让我研究的,不过当时他只是说是一个在警方工作的堂弟送来的血液。”安夏儿道,“说让我帮忙分析一下那血液……” “他还是没有告诉你。”展倩道,“因为他知道南宫蔻微对你的影响会有多大,如果知道她逃走了……” “现在我知道了。”安夏儿道,“所以展倩你找到了那份报纸,就是关于曾经有人研究出了那种化学药物的报告吧。” “对。”展倩说,“那个科学家是北欧瑞丹国的,瑞丹当年驳回了将那种药物,那那个科学家自己肯定还保留有,那把南宫蔻微救走可能与她有关……” “哦,是么。”安夏儿唇边有一丝弧度,“那我大抵知道是谁了。” 因为按现在这个情况,事情很有可能朝那个方向发展,安夏儿经历了太多,有一些不好的预感她一猜就中…… “我就是担心你啊!”展倩说出自己打这通电话的目的,“所以问你在瑞丹有没有碰到什么事,如果南宫蔻微没死的话,现在谁也不知道南宫蔻微那个女人在哪,也许冷不防地就会冒出来……” “我没事。”安夏儿道,“陆白还在瑞丹呢,他会看我了事么。” 拒绝了展倩让她现在回z国的建议后,安夏儿挂了电话,眼神凌厉地望着窗外的天色。 南宫蔻微……跑了么。 夜幕降下。 此时珀切福斯城堡的一个地下室中,装着铁栏门的囚室里关着两个被打得满头是血的人。 墙上复古的铜灯燃亮,照亮了整个走道,两道高贵的身影从地下室的入口走下来,走道两边的保镖颔首,“艾尔先生,陆先生。” 艾尔看着这个地下室,笑容在暖黄色的古铜灯下绽开,“以前这个地下室,是在上个世纪时是用来关一些犯错的仆人,想不到现在也派上了用场啊,当个拷审室好像也挺适合。” “人呢。”陆白问站在囚室外面的四个保镖, 守在牢室门口的人保镖是陆白的人。 几个人朝他颔首,“陆总,在里面,刚才我们逼问过了,这两个人不肯说。” 陆白和艾尔走到铁栏门前,看着里面那两个遭受了暴打的人,为防止他们自我了断,他们身上用锁链绑住了,嘴里也被塞住。 秦修桀走过来说道,“这种人就像死士,根本不怕死和肉体上的痛苦,用刑是肯定不行的。” “交给你了,修桀,开始吧。”陆白道。 “是。”秦修桀嘴边噙着笑,“陆总就请等结果吧。” 在秦修桀用把脉的方式对那两个人进行心理拷问的时候,陆白和艾尔坐在一边观赏。 艾尔看着前面的秦修桀,捏着下巴说,“陆白,你有这能文能武的秦氏兄弟确实方便啊,公司有擅于处理商业管理的秦修桀,在外有擅长对付黑白两道的秦修桀,这用以前的话来说,就是天下无敌了嘛!” 陆白没有理会他无聊的调侃,“我事先告诉你,我出手替你处理家族内部危机可以,到时你别求情让我放过任何人。” “表面功夫总要做一下吧。”艾尔笑得没心没肺,“如果是西蒙的话,我父亲肯定会让我出面,我得意思性地跟你求下情嘛,以示我这个长子对西蒙的宽容。” “但比起西蒙,我更怀疑罗丹。”陆白说。 “罗丹?”艾尔想了一下,“她……最近确实跟西蒙走得很近,但以以前跟西蒙的关系也不好,西蒙沾花惹草的德性罗丹非常反感。” “你也说了,是以前。”陆白道,“也许他现在有需要与西蒙联手的理由。” “哦,陆白你觉得是什么理由?”艾尔看着陆白。 “你是她哥哥,你应该比较清楚她的情况。”灯下陆白的褐眸呈现出一片深沉的琥珀流光,难懂而莫测。艾尔回过了头去,手懒懒地撑着额边,嘴边始终带着微笑,“说到罗丹的情况,大概十年前在英国的一次贵族赛会马会上,欧洲四大贵族的人都有出席,特别是大家族的青年小姐们,那时是冬季,我不便出门,西蒙和罗丹去了,听说他们在赛马会上碰到了南宫家族的三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