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4章 会配合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14章 会配合你

所以把珍尼弗留下来,也是暂时稳住那个克鲁莫。 “呵呵。”艾尔失笑,“陆白你不愧是当了父亲的人啊。” “那是。”陆白骄傲地道,“哪像你这个单身,是体会不到有老婆和孩子的快乐。” 就没见过这么自大的人,艾尔干咳了两声,“行了,别提我了,我的情况你了解,但如果那个克鲁莫不是那么有担当的父亲呢,或者根本不管他女儿在我们手上如何,自行逃走了呢?” “他如果是这种人,那就更不用客气了。”陆白冷道,“我派过去盯着他的人,不是做样子的。” 秦修桀走过来,“陆总,让阿瑞斯送少夫人过来了。” “打个电话给盯着克鲁莫那边的人。”陆白冷道,“那个克鲁莫若是敢逃恨,立即拿下,并给他一顿教训。” 陆白极少下这样的指令。 特地要教训一顿之类的…… 旁边艾尔在笑,“陆白你真是很讨厌没有担当的人啊。” 秦修桀点头,“好的,陆总,我现在打电话告诉他们。” 阿瑞斯护送安夏儿过来后,在这一座有地下囚室的堡邸外面碰到了陆白和艾尔。 “陆白。”安夏儿下车后,快步上来,“你们……” 安夏儿有所担心,但又说不起担心什么,心就是心里乱乱的。 陆白拿起她一只手,温暖地握在掌心里,“放心,我们这边没什么事,今天和艾尔以及他父亲他们去皇宫看过女王了,女王醒了,但状态欠佳,还在养身体。” “是么。”安夏儿点了点头,“那就好。” 女王若出个什么事。 谁知道又会横生出什么枝节,最好不要再发生什么事…… “今天走的时候,时间急,没有来得及跟你说明不让你出门的原因。”陆白还记得这件事,“是因为我想利用你与珍尼弗小姐见面的机会,撒一张网,抓那个致使你飞机出事以及大使馆爆炸的幕后指使人。” “我知道。”安夏儿马上点头,“阿瑞斯跟我说了,我没有介意,只要能帮到你。” 陆白看了一眼阿瑞斯,阿瑞斯道,“担心少夫人会着急,所以我跟少夫人事先说了陆先生你的计划。” “是么。”陆白点点头,看着安夏儿带着些许担忧的脸,薄唇微微泛起,“我还在想,你会不会因为我的计划而至使你与那个珍尼弗小姐的见面取消了,而生气。” 安夏儿无奈道,“我说了没生气,白天我是不明白,我当时若是知道情况也会配合你的。” 陆白点了点头,“嗯,谢谢。” 以前让她把南宫焱烈埋在陆家紫园里的那一袋毒品,带去gk国际分部时,因为他没有事先与她商量,没有征得她的同意让她做那么危险的事,安夏儿非常生气,陆白没有忘记在那以后,对她的承诺。 不会利用她去做什么。 除非事先征得她的同意。 但白天他要出门去皇宫,实在没时间跟她说明…… 安夏儿似乎看出陆白在想什么,“陆白,其实我……” “你不是要跟那个珍尼弗小姐见面?”陆白说,“她在里面,去吧。” “哦。”安夏儿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堡邸,“好,那我先去看看她。” “不过,你那个问题,我想没必要再问了。”陆白道,“我肯定,她父亲一定是那个克鲁莫。” “是么。”安夏儿叹了一气,“那就当再跟她见见面吧,她也是大使夫人的朋友,上回在大使馆为我解答了很多问题。” 当时她想了解瑞丹贵族和王族的状况,这个珍尼弗小姐告诉了她很多。“陆少夫人,你们聊天的时候,可以跟告诉她另一件事。”艾尔说,“就是她父亲参与了西蒙他们的恶行,袭击了你飞机的事,既然陆少夫人你对这个珍尼弗小姐的印象挺好,那不防让她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毕竟这件事如果最后查出来,她父亲不可能没事。 你们女人之间谈话,也许知道怎样把打击减到最小。” 艾尔知道,他如果说的话,肯定就是直接说实话的。 “……”安夏儿心情有点沉重,但还是点了点头,“好吧,我去和她说吧。” 来到接见室时,珍尼弗小姐已经用斯蒂芬管家的手机跟他家里通过电话了。 安夏儿过来时,她一时非常激动,为崔大使他们的意外感到难过,又能重新见到安夏儿而感到高兴,只是最后听安夏儿提起她父亲参与了西蒙的事后,脸色渐渐黯淡了下去。“陆少夫人……”她担心地蹙起了眉,“你确定没有弄错么?我父亲他……父亲他是个很称职的生物学家,在动植物界上面有很大的奉献,还曾到南北极调研,到热带雨林去挖掘那些未被记录的稀有植,他对 动植物的爱心,绝不亚对我们这些子女,父亲他怎么会……怎么会……”“珍尼弗小姐,没有说你父亲品格上出了问题。”安夏儿以微笑安慰她,“我只是说,按目前陆白他们所掌握的证据,你父亲是参与了西蒙他们的计划,让他驯养的飞鸟袭击我的飞机,但这也许并不是他愿意 做的,也许,是受他们的威逼。” 安夏儿又道,“珍尼弗小姐,你父亲真的驯养过什么飞鸟么?有多少?是什么品种,听说斯特戈尔摩机场的人从我的飞机左发动机里,取出了候鸟的残骸,也许可以进行对比验证……” 珍尼弗小姐神色越发低沉了,“父亲,确实驯养了一批候鸟……” “……”安夏儿也惊讶竟是真的,“是么,那恐怕……” “那指使我父亲的,是西蒙么?”珍尼弗问。 “我现在不确实是哪一个,但不是西蒙可能就是罗丹了。”安夏儿说,特别是今天接到展倩电话后,她对罗丹是有所怀疑了。 那女人不简单。 “是皇家科学院的女天才科学家,罗丹?珀切福斯?”珍尼弗看着这个地方,“这个珀切福斯家族的三小姐么?” “对。”“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珍尼弗有些激动地道,“我们家与珀切福斯家族应该没有什么纠葛,我父亲与罗丹小姐还是皇家科学院的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