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0章 针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20章 针对!

候爵夫人的脸色冰冷,罗丹看了一眼,扯出一丝笑说,“警方走了?那就是误会吧,怎么说西蒙哥哥也是珀切福斯家族的二少爷,西比拉公主的未婚夫,身份尊贵,怎会做出那么可怕的事。” 她一向以不骄不纵的贵族千金形象示人,加上她科学家的身份,所有人都会称赞她的亲切,难得。 安夏儿看着对面的这对母女,手拿着杯柄缓缓放下,“是么,看来罗丹小姐你们非常信任西蒙先生。” “对,西蒙怎么可能会做让警方上门的事,那些警方肯定要无功而返了。”面对安夏儿,候爵夫人脸上又恢复了常态,努力尽力维持着她贵族夫人的形象。 她挥手让女仆退下后,对安夏儿道,“陆少夫人,刚才那些警察可是说要请你也跟他们回一趟警厅回话呢,好像说……哦,是大使馆的案子有了新进展。” “但我们的管家替陆少夫人你回拒了警方。”罗丹说,“毕竟如果陆少夫人你若是跟他们去一趟,对你的声誉会有影响。” 改弯抹角地在说。 若不是他们家族,你安夏儿就要被警察给叫过去了。 安夏儿身后,阿瑞斯和祈雷听着这两个母女的话便觉得刺耳。 “少夫人,其实你不去,瑞丹的警方也不敢强求。”阿瑞斯特意替她回答这对母女。 “叫少夫人过去,也是为了了解一些情况吧。”祈雷也说道,“应该跟会不会影响声誉没多大的关系,毕竟和谐社会,警民需要配合嘛。谁说去了警厅的人就一定是坏人。” 候爵夫人听着这话感到刺耳了,那张尖尖的艳脸一抬,盯着这个年轻的保镖说,“陆少夫人,这是你的保镖么,是不是太缺教养了?” “真是不好意思,他可能曲解了候爵夫人你的意思。”安夏儿对祈雷道,“跟候爵夫人道个歉吧。” “抱歉,夫人。”祈雷便也直接说。 看着他们一主一仆这么说话,候爵夫人反倒觉得有几分敷衍了,但高贵的身份端在这,也不好跟一个保镖计较。 她本就担心西蒙的情况,这会直接站了起来,“我还有事,陆少夫人,让罗丹陪你喝茶吧。” “好的,夫人慢走。”安夏儿微笑着。 候爵夫人一转身,离开几米远处脸色便沉了下来,“二少爷和候爵在哪?刚才陛下打电话过来了?” “是,夫人,听说候爵的脸色很不好。”女仆说,“应该是出门去了,可能去皇宫了,但听说陛下只为西蒙少爷保释了3天……” 花园中,安夏儿依然与罗丹用着上午茶。 她们相对而坐,作为豪门贵族的她们穿着现代化的时装,各是明艳了时光。 “听刚才陆少夫人你的人,说的话——”罗丹看了一眼安夏儿身后的两个人,扬着红唇说,“是不太赞成珀切福斯家族替陆少夫人你解围了?认为就算没有我们,陆少夫人你依然不会跟警方走?” 安夏儿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不知为什么,她越发觉得这个罗丹小姐是话里有话了……“哪里。 ”安夏儿不会让她抓到自己的话柄,比如自己轻视瑞丹警方的话,微微地笑着说,“如果瑞丹警方有需要的话,我当然会去一趟,毕竟我们应该配合警方,再说了,我没有做亏心事,就算警察找上 门,我也不会心慌,是么,罗丹小姐。” “对。”罗丹点头,“是该有陆少夫人的坦荡。” “所以。”安夏儿想了一下刚才候爵夫人的反应,微微挽起唇角,“西蒙先生如果没有做什么恶事的话,也不必害怕,只要没做,哪怕跟警察走了一趟,事实真相调查过后,该是清白还是清白的。” 罗丹刚刚拿杯子的手停了一下,之后拿起喝了一下,“当然,西蒙自是清白,但在警方未给他清白之前将她带走,会给他和王室造成一定的影响,毕竟他要与西比拉公主订婚了。” “罗丹小姐若是这样考虑,也有你们的道理。”安夏儿。 “不。”罗丹抬起与西蒙一样的眸子道,“是我父母和母亲那样考虑,作为一个大家族,所需要考虑的是方方面面,比如家族形象,以及预记西蒙哥哥被警方带走后所带来的影响。” “所以,西蒙哥哥自然不能跟警方的人走。”她说。 “说到这……”安夏儿想了一下,提道,“不知西比拉公主有什么反应?西蒙先生遇到了事的话……西比拉公主应该他的未婚妻,应该会过来慰问一下吧。” “不,公主她恐怕不会过来了。”罗丹用女王将西比拉给盖了过去,“陛下生病卧床,公主必须陪在陛下身边,估记是不能过来子,当然,听说柯罗韩特王子也一直陪着陛下。” “那她不担心么?”安夏儿挽着唇角道。“陆少夫人是怀疑公主与我哥哥西蒙之间的感情么?”罗丹也发觉到了安夏儿问话的意思,“陆少夫人,虽然西比拉公主非常仰慕陆白先生,但是,有时仰慕和爱是两回事,作为女人,这个我想我们都应该清 楚。” “当然。”安夏儿道,“如果是这样,西比拉公主不能及时出来探望危难中的西蒙先生,就好理解了,我也希望他们感情没有问题。” “怎么,陆少夫人希望让西比拉公主过来?”罗丹看着安夏儿。 “不,我觉得两个如果相爱或相互关心的人,应该在对方处于危险之时,伸出援手,即使帮不上什么忙,也应该……”安夏儿耸了耸肩,微笑说,“应时送上慰问。” “我还以为陆少夫人想跟西比拉公主谈谈呢?”罗丹笑,“想请她来我家,陪陆少夫人你一起用个上午茶。” “哪里会。”安夏儿也客气说,“在女王她生病期间,我又怎会叫西比拉公主出来。” “真是意外。”罗丹道,“以陆少夫人你的谦虚,我还以为你会说,你怎敢让西比拉公主出来见你,要见你也会去皇宫见她。”安夏儿肯定了,这个罗丹的话,带着对自己浓浓的针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