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2章 深潭虎穴的贵族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22章 深潭虎穴的贵族

风拂过,吹动罗丹的女士风衣,她有着一种冷冽的美。 安夏儿的发丝也微微飘动着,以微笑回应她,“但如果罗丹小姐真的遇到了这么一个男人,还是希望,罗丹小姐能劝他回到正道上呢。” 她听得出来,罗丹喜欢的……不是一个好人。 罗丹没有回答她,而是请了一下,“陆少夫人,还要到处走走么,珀切福斯家族还有一个露天泳然,现在温度有点高了,要去游泳么。” 安夏儿也站了起来,“不必了,谢谢罗丹小姐和你母亲陪我用上午茶,我想回去休息一下,不过,刚才看候爵夫人走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罗丹小姐请去陪陪你的母亲吧。” “那好。”罗丹道,对旁边两个女仆说,“送少夫人返回。” “是。”女仆应着声,来到安夏儿面前,用英语说,“陆少夫人,请。” 安夏儿轻轻点了点头,对罗丹道,“最后,希望警方来找西蒙先生的事,真的是个误会。” 看着安夏儿的背影,罗丹的嘴角缓缓垂了下去。 她眸中露出的寒意,再也无法掩饰…… 安夏儿离开花园时,阿瑞斯频频回头,安夏儿笑笑道,“怎么,阿瑞斯看上这们美丽的罗丹小姐了么?” “不,我总觉得背后有股杀意。”阿瑞斯说,“再说,我可不觉得那是个普通的美人。” “那是什么。”安夏儿问。 “蛇蝎美人……更恰当吧。”阿瑞斯说,“刚才少夫人跟她的对话,怎么听着,她都像话里有话,少夫人有没有听说过她喜欢的人是谁?” “没。”安夏儿道,“我不了解她,之前也不认识这个罗丹。” “这一阵子我都在护在少夫人身边,对陆先生那边的情况获得的比较少。”阿瑞斯表示道,“罗丹喜欢谁,艾尔先生应该知道,陆先生有可能从他口中有得知情况,也许问问陆先生可以知道答案。” “阿瑞斯是觉得保护我,太无聊了么?”安夏儿问他,“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毕竟,很多女人,确实平时就聊聊天,喝喝茶,再看年轻一点的,可以喜欢交际会,购买奢侈品,做美容……” 对,贵妇就是这样。 再多一点就是关注一下怎么赚点钱,做点生意了…… “少夫人,我绝没有这意思。”阿瑞斯马上说,“陆先生交待过了,此次我们在瑞丹,保护好少夫人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 “我要感谢你们陪在我身边,毕竟陆白和艾尔会有他们的事,无法一直在我身边。”安夏儿看了眼前在前面带路的两个女仆,“而这……瑞丹,确实像深潭虎穴,得小心呢。” 她想说珀切福斯家族。 但当着这个家族下人的面,是不好明说的。 “少夫人放心,只要我们在你身边,我们保证你不会掉一根头发。”阿瑞斯说。 祈雷也在频频回头看。 “怎么?祈雷你也觉得背后有股杀气?”安夏儿笑了,“你们这是职业病吧,这么谨慎是好,但这是珀切福斯家族哦,怎么会有杀气。” 祈雷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两个女仆,顺着安夏儿的意思说,“是,少夫人。” 回到礼宾保后。 仆人退出去后,安夏儿才问阿瑞斯和祈雷,“你们也觉得,罗丹有问题?” “我相信我的直觉。”阿瑞斯说,“少夫人,以我多年跟各种种样人打交道的经验,这个罗丹小姐一定是个比她哥哥西蒙还难对付的角色。” “我刚回头看去时,罗丹也看着我们。”祈雷说,“这种伫立在原地望着人离开的情形,只有两种情况,一是目送好友心里感概,二是并不认同跟这个的观点,在背后考虑着下次将如何应对他……” “这么说,我是第二种了。”安夏儿一派轻松地道,“她在想着下次怎么应对我?怎么说呢,我怎么觉得挺荣幸的呢,毕竟我似乎走到哪,都是焦点呢,都会被人堤防呢!” “少夫人,这不是开玩笑。”阿瑞斯说,“如果警方都找上门了点头要缉拿西蒙,我们以后在珀切福斯家族必须要小姐了。” “我知道,你们以为我愿意留在这跟这些人周旋么,我当然是为了陆白留下来。”安夏儿叹了一口气,“陆白是为了艾尔,我们都希望这次瑞丹的事能早点结束,一起回去。” 阿瑞斯旁边接了一个电话,应了两声,挂下后说,“少夫人,秦秘书那边说把要送给西比拉公主的礼物准给好了,已经用最快的航空运送过来了。” “哦,我都差点忘了这事。”安夏儿又一声叹,“好在陆白已经在准备了。” “只是礼仪性的礼物。”阿瑞斯说,“不必陆少夫人亲自操心。” 安夏儿想了一下,点头,“若要我亲自去给那个西比拉挑礼物,估记我还真有点会不上心,毕竟那女人……太让人讨厌了。” 安夏儿平平淡淡地说出‘讨厌’二字,因为这确实是她最直观的感受了。“好了,你们出去吧,我给家里打个电话就休息一会。”安夏儿道,望了一眼窗外,“我看候爵他们今天也够呛的,毕竟西蒙出了那种事,午餐就替我拒绝了吧,让厨师送一份过来就好了,免得他们得特地招 待我。” “是, 少夫人。”阿瑞斯和祈雷退了出去。 安夏儿深吸了一口气,带起微笑给家里打电话,“魏管家,lulu他们还好么,孩子们都在家么,让他们接下电话吧……” ** 此时皇宫,皇室寓所。 女王靠在床头上,两边青筋毕露的苍老手腕还挂着输液管,退去精致浓妆之后,她已经显露出了这个年纪老太太该有的皱纹和老迈。 挂了与候爵的电话后,她气得两只手在颤抖,“艾尔呢,叫艾尔过来,也请陆白过来,让他们来皇宫,就说是我的话……”弗隆多轻轻俯下腰,用稳重的声音提醒她,“陛下,您冷静一点,现在艾尔和陆白在商业座谈会那一边,刚才打过电话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