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3章 忤逆的王子!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23章 忤逆的王子!

女王和候爵打这个电话以前,弗隆多才刚跟女王说过艾尔和陆白现在的情况。 现在她竟已忘了。 果然,还是上了年纪么,被柯罗韩特气昏之后就像大病了一场后,伴随着年龄的老去并发症也逐一显现出来了…… 为此弗隆多感到浓重的担忧,恐怕得马上选出新一任国王才行了,就算是为了瑞丹。 女王愣了一下,惨白的脸庞上,两边颜色已经淡到看不出多少绿色的眸子望着天花,“是么……” “是的,陛下。”弗隆多轻说,“我已经通知了他们那边,等座谈会一结束,让他们来一趟皇宫,陛下要见他们。”见女王不说话了,坐在旁边的西比拉公主一抓她的手,“母亲,你要想想办法,这可能是另外一个政治派系想要对付我,将我从王位竞选上拉下来,所以才特地对付西蒙。也许是柯罗做的,母亲你必须想办 法帮一下西蒙……” 她是不喜欢西蒙那个男人。 但现在他们在一条战线了,西蒙若是出事了,她的身份还能瞒得住么? 敌人面前,她自然要为西蒙说话的的,现说她还指望西蒙一直给她送药呢……“住口!”女王突然吼了一起来,蓦地挥开西比拉的手,“你以为让我感到愤怒的只有西蒙么?还有你,西比拉!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扶持你坐上王位,我尽了一个母亲该尽的责任,但你又是怎么回报 我的?从陆白一出现,你就变得像变了一个人,违抗我的命令,做出对现在的政治局面有害而无一利的事,你这个样子看着就像是一个蠢货!” “母亲,对不起,母亲……”西比拉马上在床上跪了下去,半低着头,脸上掉下眼泪,“是我惹母亲生气了,是我看到陆白……动了别的心思,是我错了,我应该听母亲的话,一心一意与西蒙在一起。” 认错、忏悔、流泪,博人心疼。 对她而言。 信手捻来。 看着她难过而低下去的头,女王气怒地道,“我告诉你西比拉,我会扶持你坐上王位,完全是看在比利的面子上,若不是……” “陛下。”弗隆多提醒着她什么。 女王想到什么,又垂下眼睛,没有再提西比拉公主父亲的事,垂下眼睛,“你下去吧,我能为你做的,就只是在我生前将你扶上王位,但你坐不坐得稳,得知你自己的本事了。” “是,母亲。”西比拉站了起来,用宫廷的蕾丝袖子擦了一下眼睛,又端庄地站好。 “西比拉,你现在很令我失望。”女主最后说。 “母亲放心,我会努力的。”西比拉抿了一下唇,最后躬身退了出去。 “弗隆多。”女王问身边这位最大的忠臣,“如果我死了,你不会替我继承辅助西比拉……” “陛下,您会长命百命。”弗隆多说。 “我……”女王摇了摇头,几天时间已经变得一头银丝的她,显得有几分苍桑和憔悴,“我知道自己身份,我只知道在我生前完成我的夙夜,将我和比利的女儿扶上王位。” “陛下。”弗隆多思虑了一下说道,“其实内阁幕潦的人都比较倾向于王子,我虽是幕潦长……” “那就用你的权势压住他们。”女王紧紧握着手道,最后粗声说道,“没他们发言的权利!我要让谁坐上王位就让谁坐!” 她已经不顾女王的身份,说出这种专制的话来了。 并忘了,这次投票选举,内阁幕潦官个个都有权投票…… 她已经从一个英明的女王,变得私心大于了国家,也许这就是人之将老心里只有自己的女儿了,弗隆多说道,“陛下放心,我会尽我的全力帮助西比拉公主继位,但如果……” “没有如果。”女王摇着头,脸庞和脖子松驰惨白的皮肤下面,青筋血管一条条突露着,她目光无情而空茫,“不能让柯罗坐上王位,绝不能,他是恶魔之子……” “弗隆多先生。”门外传来守卫的请示,打开门说道,“王子过来了。” 女王挣扎着想坐起来,“让他走!” 守护对门口的人说,“王子,你还是……” “让开吧。”柯罗韩特冷冷地说道,无视门口的守卫,旁若无人地走进了女王的养病卧床,“我是来探望母亲,你们想要阻止我这个王子对母亲的探望么?” “滚出去!柯罗!在我眼前永远消失!”女王气得浑身都抖搂起来,“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只见柯罗韩特王子手里捧着个精致的香炉进来,他嘴角挂着一道弧度,女王气得有多严重,他就有多平静,“母亲,何必这么生气,动怒只会影响你自己的身体。” “王子。”弗隆多冷言道,“既然这样那你就先出去吧?陛下现在在养病,若是再影响了陛下的健康……”“我有一件国家大事要与母亲商谈。”柯罗韩特将香炉摆在女王床对面的一个妆镜前,动作缓慢而优雅,甚至将将香炉的位置放在恰当的位置,“我想,弗隆多先生你应该出去一下吧?哦,对了,还有西比拉 王姐。” “柯罗!”女王用发抖的手指着他,“你以为把我气死,你可以顺理成章踩下西比拉坐上王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你在做梦……” “呵呵。”柯罗韩特笑道,忤逆地欣赏着女王的表情,“母亲你还是悠着点比较好,如果你自己把自己气死了,那可就太不值得了。” “王子!”弗隆多道,“请你出去,这是陛下的命令!” “我若不出去呢。”柯罗韩特道,“以现在我手上的权利,以及支持我所掌握的皇宫卫兵……也许,效仿西莱的尤菲里奥一下,也不是不可能。” “你想造反么?”女王威吼起来。 西比拉也敌视着他,“柯罗你敢造反,那些高官也不会再支持你。” “是么,那要试试看么?”柯罗韩特轻松地说,甚至不屑于给这个冒牌‘王姐’一个眼神,“我一向具有冒险精神。” “柯罗韩特,你——” 西比拉愤怒地站了起来,她绝不将要到手的王位给别人。 “公主。”弗隆多伸手阻止了西比拉后面的话,他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因为他从柯罗韩特的微笑脸庞上,看不到一丝他开玩笑的痕迹,或者,他一不顺心真会那么做,如果这样,无论是对于陛下的健康,还是对于现在国家的形势……都不利。弗隆多眼睛看着柯罗韩特,对身后的女王说,“陛下,既然王子说有国家大事来跟你商谈,那就让你宽宠大量,且听他说说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