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5章 日记!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25章 日记!

柯罗韩特的话就让将她打露了原形,将她最不堪的一面暴露在了空气中,说出了她想隐藏和抹去的那最不能见人的一面。 “我说要跟母亲你谈国家大事啊。”柯罗韩特走过来,又坏心眼地一笑,“不过,谈论女王的事,也属于国家大事不是么?毕竟女王的事可关系到国家啊,所以这也是国家大事。” 女王伸出颤抖的手,想去按床头的呼叫铃,她拒绝再与柯罗韩特谈下去。 但她的手还没碰到呼叫铃,柯罗韩特已经先一步将呼铃拿开了,“母亲,何必这么见外,跟儿子谈谈话何必惊动外人?” “柯罗你这个无礼的东西!”女王见他大胆地无视自己,恼怒道,“我根本没将你当过儿子!” “哦。”柯罗韩特眨了眨那双美丽的翡翠绿眸子,“那我们这么多年以来还是第一次有共鸣呢,母亲,我也从未将你当过母亲。” “哦。”他又说明,“对我而言,母亲只是一个称呼,就像伯伯阿姨或是哪个内侍官的名字一样。” “无礼!”女王叫道,“我不想再见你,滚出去!” “让我走,再叫艾尔?珀切福斯和他父亲过来为你分忧是么?”柯罗韩特手撑在女王旁边,看着这个满脸煞纹的女王,“或者再叫陆白过来,给你提供帮助?比如,解决西蒙的事?” “不对,你怎么知道西蒙的事?”女王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她应该让警方这三天之内不许找西蒙麻烦了,“你为什么会知道?” 柯罗韩特唇边的笑像毒花一样在漫延,“母亲认为,如果没有一个比珀切福斯候爵和艾尔权利更大的人在警方背后支技他们,他们敢去珀切福斯家族抓人么?” 女王猛地紧盯着柯罗韩特,她太了解这个儿子的笑容了,像带毒的艳丽的罂粟一样! “是你……”女王颤抖着看着他,“是你让警方找上珀切福斯家族!”“开玩笑,哪用得着我亲自出面。”柯罗韩特强壮高大的身体站直了起来,转过身后,嘴角翘起,“只不过我听沙朗说警方找到了西蒙犯罪的证据,但那边需要出示最高缉捕令,我当时就顺势说了一下,说我 们瑞丹是一个法制的国家,无论是普通市民还是豪门,亦或是贵族王室,都应该积极配合警方办案,所以,沙朗明白我的意思后非常有正式感地在那份高级缉捕令上盖上了他的章。” 珀切福斯家族再怎么是贵族,也不可能贵过他这个王子的,警方知道上面有这个王子支持当然会马上出警! “果然是你……”女王遏力冷静着,“柯罗,你以为让警方抓走西蒙,就可以影响到西比拉在王位选举上的投票么?你做梦!珀切福斯家族会查清那件事,会粉碎你的阴谋!” “呵呵呵。”柯罗韩特好笑,“母亲怎么就认为那一定阴谋?你没有想过,万一警察所掌握西蒙犯罪的证据,都是真实可靠的信息,那你再让人去查不是更加证实了他的罪行?” “不可能。”女王摇头道,“他就要跟西比拉订婚了,他不会做那么愚蠢的事。” “他是不愚蠢,只是他比母亲你所知道的更具野心。”柯罗韩特靠在女王对面,以他现在正值壮年的高大身躯看着这个七八十岁的女王。 他的眼神充满嘲讽和冷观,完全没有面对一个年迈母亲的尊敬。 也许看到大街上一个老太太,他都会更具有爱心一点。 但他望着女王的眼神没有任何怜悯和爱意…… “你说什么?”女王激动地盯着他,“你知道了什么?” 但柯罗韩特只是一笑,什么也没说,甚至没有将他怀疑这个西比拉是假的事告诉女王,他乐意看女王的笑话,“母亲你不是女王么,你想知道什么,为什么不让弗隆多帮你去查?为什么想从我口中得知?” “我命令你说!”女王两只深陷的眼窝漫上血丝。 但柯罗韩特笑道,“不好意思呢,我从来都不是那么听母亲你的话,我不是原来的西比拉,是你提线的人偶,为了她母亲的愿望必须坐上王位,哪怕她更想跟艾尔?珀切福斯在一起。” 这话女王是听不出任何不对的,说原来的西比拉,在不知情的人耳中听来,只是指现在的西比拉跟以前的西比拉不一样罢了。 女王也知道西比拉和以前不一样了…… 但女王只觉得是那个女儿是怪自己而性情大变,因为自己阻止了她与艾尔在一起。 “你想造反么?你敢不听我的命令!”女王吼道。 “敢啊。” 柯罗韩特平静地说。 “柯罗,你这个混账!” “但母亲你现在能做什么?还能处置我么?”柯罗韩特摆了摆手,“你光替西比拉拉选票已经费尽了心思,你还有心思来对付我么,你就不怕我真的造反杀了你和西比拉?” “你这个恶魔!”女王再次怒骂了起来,“我当年就不该生下你,我应该去手术室里让人用冰冷的仪器将你从我的身体里剔除!” “呵呵呵。”柯罗韩特笑得像个天使,“母亲你真是狼狈啊,真想让那些官潦贵族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查觉到自己的失态,女王努力稳住呼吸,保持着自己的仪态,但身体依然止不住的颤抖,“我不该生下你,我不该让你来到这个世界上!”“那还不是因为你想让你身边的人认为,你是一个有爱心的女王,你不会舍弃任何一个小生命。”柯罗韩特说道,“即使你对那个小生命非常之嫌恶,但为了你女王的仁爱形象,你还是生下了他。再说,当时 比利亲王也让你生下他。” “住口……你住口。”每当柯罗韩特提此事,女王总是感到颜面无光,又后悔又愧疚。 柯罗韩特过来仿佛就是为了气他这个母亲的,他从身上拿出一本古旧的牛皮日记本,“说到这,我这里有一本比利亲王生前的日记。”“什么?”女王马上瞪大了眼睛,“是比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