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8章 柯罗韩特的威胁!!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28章 柯罗韩特的威胁!!

“而我今天过来,就是要告诉母亲你。”柯罗韩特在女王床前的锦榻上坐了下来,依然面含微笑,欣赏着女王的痛苦,“虽然我并不是非常想要王位,但是我就是想跟母亲你对抗,你越不想给我的东西,我就 越要夺取,比如你对猫过敏,我就喜欢养猫。” “你这个恶魔!”女王发出沙哑的声音。 “哦,我忘了,我应该抱着我的猫过来才对。”柯罗韩特恶劣地笑道,“让母亲你看看我的猫是多么可爱,以及借机欣赏一下母亲你表情的精彩。” 这一对母子就像仇人,女王杀了柯罗韩特的父亲,而柯罗韩特也以打击女王为乐。 “滚……出去……”女王颤抖着道,知道比利亲王明白她所做的一切后,她已经面若死灰。 “不过,没有关系。”柯罗韩特继续说道,“因为母亲你听到下面的事后,你的表情一定更精彩。” “我今天过来的目的主要有两点。”他扬了扬手中比利亲王的日记本,“第一就是要告诉母亲你,比利亲王是带着对你的失望而死,他知道你做所的一切。” 女王伸出枯柴般的手,看着他手里的日记,“给我,给我……”柯罗韩特自然不会将日记本给她,“第二同,我要警告母亲你一件事,王位继承者的投票选举结果出来后,你若是敢以女王的身份出面干涉,我就将这本日记里的内容公布于世,让瑞丹国的国民看看他们那 位仁爱的女王有多虚伪。” “你敢!”女王的沙哑吼叫起来,满目恐慌,伸出手拼命想抢那日记本。 但重病在床的她,坐起来都难,又怎抢得到。“我有自信投票选举上定会胜出,但王位继承法曾有一条,如果现任国王出来提出反对或疑议,则选举可以再次举行。”柯罗韩特停顿子一下,心思缜密地道,“虽然这一条在母亲你上台后被废除了,但是, 国王可以随时恢复,是么,母亲?所以这也是你最后的杀手锏……倘若我胜出了,那么西比拉也还会有一次机会,你会恢复那条继承位规则,重新举办一次选举。” “你……”女王用通红的眼睛死盯着柯罗韩特,“你竟然知道……柯罗……你竟然连这一点都知道……”“因为我比母亲你聪明,我知道你的打算。”柯罗韩特将比利亲王的日记本翻开给她看了一眼,“所以,我特地在临近选举之前告诉你这本日记的事,以防母亲你会动什么心思,如果到时我在投票选票上胜出 了母亲你敢提出反对意见的话,这本日记里的内容,我保证,会天下皆知,所有人都会知道母亲你出过轨,并且杀了你的情人,还生下了情人的儿子呵呵呵!” “我就不该生下你这个恶魔!”女王听着他的威胁,大吼着,“我不该生下你!” “可你生下了我,我就将让你痛苦至死。”柯罗韩特说着站了起来,那双翡翠眸子带着冰冷的微笑,“所以,母亲明白了么?从现在开始,你就躺在床上等着宣布我成为下一任国王吧?” 破坏了女王最后一丝希望的柯罗韩特,笑着走向了卧室大门,在他身后,床头上那个香炉最他带给女王的最后一件东西。 宛若他结束对这个母亲最后一点的母子情义。 门打开的一瞬,女王沙哑痛苦的吼叫声传了出去,“柯罗,你这个魔鬼,我不该生下你………” 卧室隔音效果好,门开后,女王的声音才传出来。 守在外面的弗隆多听到女王声音,脸色一变,“陛下怎么了?” 西比拉听到女王痛苦叫声,看了一眼柯罗韩特,马上跑进去了,“母亲!”“是啊,母亲她到底怎么了呢。”柯罗韩特带着恶魔的微笑,“也许是知道了什么痛苦的事吧,不过,弗隆多你拦着我没有什么意义,我不会蠢到在这对母亲她出手,让她有理由对付我吧?相比之下,弗隆多 你们还是时刻守在母亲旁边比较好,以防她突然去逝,没来得及留下遗嘱哦。” “大胆,柯罗王子你敢直言咒陛下病逝?”弗隆多被柯罗韩特韩特这话感到心惊,不惜以一个幕潦长的身份斥怒于这个王子。 “哪里,我只是提醒你们。”柯罗韩特说。 弗隆多气怒不已,但眼下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女王的声音让他担心,“陛下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王子你也别想逃脱责作!”警告完,他也迅速冲了进去。 柯罗韩特微笑着迈步而去,不将弗隆多的警告当回事。 外面的卫兵没人将他怎样,如今这个王子大权在握,很多人都明白他竞选王位的可能性非常大! 也许他是下一任国王! 女王靠在床上像一个银发苍苍的老太太,双手在空气中挥舞着,双目通红,目光空洞。 “我不该生下那个恶魔,不该,比利,我不该……” 西比拉冲进来握住她的手,“母亲,母亲,我在呢,我是西比拉……” “西比拉,我的孩子……”女王听到西比拉的声音,赶紧抓住了西比拉的手,仿佛这个女儿是她如今所有的感情寄托,她欠比利亲王的,只能从这个女儿身上补回来。 但西比拉下一句却是,“母亲,你是不是不舒服?那请你先立下遗嘱吧,不用管投票选举了,就说王位继承人是我……” 女王摇了摇头,双目含泪,这是她的女儿? 她果然是没有一个人爱了。 “滚,你也滚!”女王突然愤怒甩开了她,伤心不已,“你们都一样,你也只想要王位!” “啊!” 西比拉身娇体弱,直接被女王甩开撞到了妆镜台上。 随着香炉倒下来,西比拉也跌坐了下去,同时,弗隆多和其他几名侍女也进来了,弗隆多看着女王,“陛下,陛下,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马上叫医生……” “不,叫珀切福斯候爵和艾尔来皇宫。”女王声音痛苦地道,“还有陆白……”“是,陛下,我再去打电话。”看到女王的状态不对劲,弗隆金再次去打电话给艾尔那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