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2章 但我也爱我两个儿子!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32章 但我也爱我两个儿子!

“哦,原来这件事还传到了陛下的耳中。”陆白笑,“那陛下想过是谁做的么?”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剩余的时间不多了。”女王目光苍白,摇着头,“我这一生,对家人亏欠了太多,亏欠我的丈夫,亏欠对我女儿的栽培和关怀……我要用我最后的时间,为我的女儿西比拉做点事。” 尽管西比拉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令她生气之极! 但是,坐上王位无论如何都得是她和比利的女儿! 而不是另一个男人的儿子…… 所以,只要用珀切福斯能源公司作保护伞做违法勾当的人不是西蒙,西蒙干了其他什么事,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与西比拉的婚约已经定了! 在王位选举之前,西比拉的婚约生变,只会产生负面影响! 陆白听到她提到亏欠的家人中,并没有她那个儿子柯罗韩特,一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表示,“看来,女王陛下还是更愿意照顾女儿。” “每个家庭都有外人看不到的矛盾。”女王虚弱地道,“但我经营家庭……显然失败了,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只想补偿我的丈夫,扶我们的女儿坐上王位。” “看得出来。”陆白声音听不出起伏。 女王缓缓地转过头,看着这位令无数国家领导都争相巴结的男人,“陆先生,听说你也有儿女,不知你对于儿女的看法如何?” “有一点与陛下一样。”陆白淡然表示,“我也比较女儿。” “是么。” 女王似乎听到了一丝心理安慰。 “不过,我也爱我两个儿子。”陆白话锋一转,“我女儿所拥有的,他们也有,而且我重在栽培他们,女儿……我疼爱比较多,不希望她太辛苦。” 女王定定地望着陆白,陆白的话,仿佛就是在笑话她。 半晌,她缓缓地动了动嘴角,看不出是什么表情,“那陆先生是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很遗憾,我没有……我曾经做错过事。有一点柯罗说得对,今天的这一切也许是我的报应。” “看来陛下的家庭矛盾很严重。”陆白不作过多的评价。 “陆先生就不想问,我为什么不喜欢柯罗么?”女王说,不知为何,她知道自己时日可能无多,倒想跟这个商业霸主谈谈心事。 看看他会不会有其他不同的见解。 “我不爱打听别人的家事。”陆白简单表示。“柯罗……他并不是我和比利的我儿子。”女王说起时,声音微微颤抖起来,她望着房间的空茫眼神充满了痛苦,“那是我这一生犯下的最大的错误,我背叛了我的丈夫,背叛了我的家庭,让我的丈夫含怨而 终。” 陆白一点也不奇怪,毕竟他早已猜到了这一点。 “虽然柯罗也是我的孩子……”女王摇摇头,“但我无法爱他,因为看到他,总是会让我想到我做错的那一件事,那令我想回避的过去,他是我的梦靥。”“既然陛下这么不欢迎那个儿子来到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还要留下他。”陆白道,“虽然在对于孩子的这件事上,我个人持人道主义,既然怀了,他就有来到这个世上的权利。但是,如果来到这个世界上,得 不到父母的爱和尊重,那家庭会让他的性格直接产生扭曲,以后在人生道路上也容易步上歧途,很难幸福,那还不如让他重新投一次胎。” 陆白的看法很直观和理智,理智到可怕,甚至没有带感情分析这一点。 因为他很明白,一个家庭对于孩子的影响,他母亲和弟弟死去后,对他产生了多大的影响……这让他至今都无法原谅他的父亲。 如果不是安夏儿,他恐怕与陆家的关系也不会缓和,会一直恶化下去…… 对一个男人来讲,遇到个好女人遇到一个好妻子,是很幸运的事! 但不是每个男人都能遇上会改变自己的女人!“我……想过不要他。”女王流下了眼泪,“但当时比利说让我生下来,并且面对其他的王室贵族,我压力很大,我怀了丈夫的孩子,于情于理,都没有理由不生,况且当年我已经四十多岁,才生了西比拉一 个,第二个孩子对于整个王室来说都是神的赐与……” 陆白很清楚,柯罗韩特的恶劣是这个女王一手造成…… 但毕竟是别人的家事,没理由干涉太多,所并陆白并不揭这个女王的过错,只保持着一个客人的旁观态度。 “既然比利亲王已经原谅了陛下,那陛下何不释怀?”陆白道,“想必比利亲王知道柯罗王子不是他的儿子吧,一个男人不可能不知道儿子是不是自己的。” 女王泪水阑珊,弥漫了她苍老尊贵的脸庞,在陆白这个事业成功家庭成功的男人面前,她说不出当年她杀那个情人的事,也说不出她将出轨的事一直瞒着她丈夫……而她丈夫却早已知晓。 她说不出自己这个女王的不堪。 “也许,是我自己原谅不了自己。”她哽咽着,“我原谅不了我犯下的错误,所以每当看到柯罗,我总会恨他。” “那柯罗韩特王子恨陛下,陛下也不应该怪他。”陆白直接说。 女王怔了一下,接着满脸更是伤心,“对,怪我……这一切是我造成,是我自己种下的祸患,柯罗是替他死去的父亲来惩罚我的恶梦。” 陆白不想听这个女王跟那个情人的事,“其实像我们这种领导者,做任何事之前都应该清楚并有心理准备,自己种下的因就要有承受结果的能力,后悔没有任何意义。” “不愧是陆先生,你的胸襟令人佩服。”女王老泪横纵,“也许,我始终是个女人……” “陛下现在准备做?”陆白直接问她。 “陆先生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女王道,“到时请一定投票给西比拉,让我和比利的女儿继承王位,这是我最后的心愿。”“陛下,恕我直言,我不觉得这个西比拉公主具备当王的资质。”陆白直接告诉她,“作为国王,你应该为国家的未来考虑,尽管你厌恨柯罗韩特王子,但你没有别的子女,西比拉公主没有柯罗韩特王子合适继承王位,你再恨他,厌他,他也是你的儿子,在国家大局面前,或许你该将偏心放在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