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3章 以前和现在的变化!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33章 以前和现在的变化!

“我知道……”女王摇头哭泣,“但西比拉以前不会这样的,她是那么地温柔谦和,深明大义,以前她理解我,知道我要让她继承王位的苦衷,她放弃了与艾尔在一起的打算……我没有想到她会变成今天这个 样子,也许她一直都在怪我。” “陛下认为仅仅如此么?她的变化仅仅是你拆散了她与艾尔?”陆白说到这,又问她,“倘若西比拉公主一直未变过,陛下就认为她可以坐上王位么?”“以前的她虽然没有柯罗那般的头脑和军事能力,但她性子谦和,温礼大方,深得贵族官潦喜爱。”女王想到西比拉,更多的是痛心,“我相信,就算她没有柯罗那么卓越的本事,贵族和官潦依然会拥戴她, 帮她一起治理国家。” “这是陛下你以前的打算,也许现在情况有些变化。”陆白说道,“比如,如果西比拉公主以后都这样,你依然还坚持让她继位么?我不认为现在的她能得到贵族和高官们的认同。” 在那次的宴会上,她不顾礼制邀请他跳舞一事,很多贵族和官员们都看在眼中。 这个西比拉公主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完美…… 而且内阁幕潦那边,除了以弗隆多为首的几个人支持西比拉,其他人都是柯罗韩特的支持者! “她有些事是错得厉害。”女王声音带着歉意,“现在她是性情大变了,以前我甚至没有听说她那么仰幕陆先生你,也许她是嫁不了艾尔,所以她对爱情已经失去了希望……” 陆白看了这个女王一会,站了起来,“我明白陛下你的意思了,你觉得她继位以后,也许在贵族官员们的辅助下,会成长并担起重任,成为一个个合格的女王。” “我相信她。”女王迫切地说道,“陆先生,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请你一到要投票给西比拉,柯罗……他父亲并不是我的正统丈夫,我不能让别的男人的儿子坐上瑞丹的王位。” 陆白笑了,“看来,陛下偏心得倒是比我厉害。”“我没有选择。”女王摇摇头,泪水从皱眉深壑的眼角流下,“我相信陆先生你们也看得出来,柯罗他也不是一个好人,他阴险狡诈,自私自利,所做的一切只为了气我,而没有一个国王的宅心仁厚,他也不 能当上国王……”“以前我对西莱的鲁布旺夫国王挺有意见,如今看来,他还算是个明智的君主。”说起自己那个老丈人,陆白淡笑道,“起码他为了国家的未来,在对儿子的父爱上作出了牺牲,将王位传给了更适合的尤菲里 奥亲王。” “陆先生,瑞丹的情况不能跟西莱比。”女王怕陆白不答应,急切地喘着气道,“请看在我这个除了王位一无所有的女王面子上,答应我这一个请求……” 她低下了一个女王高贵的头颅,求陆白答应她,投票给西比拉。 “陛下,我更倾向于柯罗韩特王子,虽然我对他也没什么好感。”陆白表达自己的个人看法,“因为如今这个西比拉公主,我不觉得她能变成一个英明的女王。” “但她是我的长女,是瑞丹第一顺位继承人。”女王眼底盈满了期望的泪,“她够资格继承王位。” “那陛下要听我说一件事么?”陆白道,“听完也许你会改变你的看法。”“……什么事?”女王用力吸着氧气,她现在只想让陆白答应她这个要求,“是坏消息么?陆先生,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我更想听到好消息,我想看到西比拉与西蒙顺利订婚,想看到她顺利继承王位,那我 就是离开了人世,也可以去见我的丈夫比利了……”“但陛下你应该清楚瑞丹王室现在的好消息并不多。”陆白说道,“不,应该说形势窘迫,我说的这件事,你知道以后,也许会改变让西比位公主继承王位的观点,她与西蒙的订婚也会中断,并且……你可能 会更痛苦。” 如果知道这个西比拉是假的,并且她的女儿可能已经死了的话…… 女王深陷的眼眶,渐渐露出抗拒,摇了摇头,“那谢谢陆先生,这个消息不必说了,我现在已经够痛苦了,请不要再次让我受到打击。” 陆白看着这个可怜的女王,也不勉强,毕竟人家国家的事,“行,既然陛下不想听那就请陛下好好休息吧,至于陛下的请求,我会好好考虑。” 女王想挣扎着坐起来,“陆先生,请看在我这个母亲的面子上,原谅西比拉的不懂事,帮帮她。” 陆白来到瑞丹后,女王跟他明着暗着谈过不只表示过一次,想拉拢陆白支持西比拉。 但陆白每一次的答复都棱模两可! 女王知道陆白并不太赞同西比拉继位,但作为一个母亲,她只能继续请求陆白…… “陛下,是你的女儿我一定会支持,如果不是就没必要了……”陆白说完这意不明的话,迈开步子离开了女王养病的卧房。 艾尔在皇室寓所外面等陆白。 候爵担心西蒙那边的情况,先一步赶回去了。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艾尔放下正在打的电话,“陆白,先让我猜猜看,我想陛下一定是打着一个母亲的名号,让你帮她忙。” “你很清楚么。”陆白带着一丝浅笑走来,“那你要猜猜看,我会不会帮她?”“这个……”艾尔捏下巴想了一会,“首先,她不是让你帮忙处理西蒙的事就是让你在投票选举上投给西比拉,毕竟上回你也没保证就一定投给西比拉。以陛下现在的情况,她应该会以她的女儿为先,先争取 到你这一票,我听说到时投票是现场公开制,投一票念一票,只要陆白你投给西比拉,到时其他各国名流就会也跟着你投给西比拉……” “你猜得没有错。”陆白与艾尔向外走去,并说道,“她确实让我投给现在这个西比拉,她知道自己可能时日无多了。”“哦?”艾尔笑道,“那陆白你没有告诉陛下她,现在这个西比拉早已不是她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