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 陆白在她眼中是无敌的!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46章 陆白在她眼中是无敌的!

第1346章陆白在她眼中是无敌的! “那拿下罗丹也不是问题。”陆白靠在车上,轻轻地合上细长的眸子,“你忘记那个女作家和她父亲克鲁莫还在我们手上了?” “啊,是。”安夏儿一捶手心,突然想起这件事,“还有珍尼弗她父亲可以作证受过罗丹的威胁。” “那对父女目前艾尔派人保护着,只要我们一句话,他们随时会出来指证罗丹让他指挥候鸟袭击了你的飞机。”陆白对拿下罗丹有十足的信心。 “这样的话,确实对付罗丹不成问题。”安夏儿道,“其实用这种办法最好。” 这是安夏儿认为最理想的解决方式。 他们还是不要轻易出手制裁对方。 他们现在在瑞丹结竟是国宾! 对方既然做了危害他人的事,那让瑞丹的律法处置他们,以及让警方出面抓他们是最好的办法,他们只要找一些证据提供给警方就好。 “如果这样,那……皇宫里那个假冒的公主呢?”安夏儿说到皇宫里的那个女人,“罗丹被抓了,她会供出那个公主么?” 安夏儿隐约查觉到了……那个假公主是谁! 只是没想到,当时在z国浅水湾时那个女人果然是在装疯,逃出来后竟然还来到了瑞丹……又与她碰上了,真特么巧! “不一定,可能短时间不会。”陆白说道,“只能先拿下罗丹,那个冒牌公主估记又得另花心思对付。” 毕竟,如今谁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用了什么办法,将自己伪装成了西比拉公主…… 冒然对付她,女王是不会同意的! 毕竟这女王视她若掌上明珠,还要让她继承王位! “我知道你想早点回去。”陆白伸手拂着安夏儿的头发,当他高冷的眸子望着这个妻子时,温柔褐眸尤如冰川融化,“所以我和艾尔商量出那个冒险点的方式,能一举把罗丹和那个冒牌公主引出来,将她们一网打尽最好。至于西蒙被警方带走后,罗丹会不会向你下手,以我的推测,她一定会,因为南宫焱烈不爱她……” 南宫焱烈喜欢的是安夏儿。 站在情敌的立场,罗丹也不会放过安夏儿! 提起那个男人喜欢自己的妻子,陆白脸上极为不悦,但他清楚要利用这一点。 ——利用这一点将罗丹引出来! 罗丹一引出来,那个假公主也会藏不住了! “所以刚才在新闻上看到南宫焱烈逃脱了,你更加确定了是么?”安夏儿用明亮的杏眸看着陆白,“罗丹会担心那个男人会再来找我,所以罗丹一定会对付我?” “嗯。” 陆白点头。 安夏儿看着他。 陆白也看着她,他眸里带着不满的情绪,“我不会再让他伤害你。” 安夏儿知道他指的是南宫焱烈,那个逃出来的恶魔,那个屡次纠缠他的男人。 “我知道。”安夏儿微笑,眼底藏尽温柔,“但我不怕,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会担心,无论那个男人会不会再来找我。” 本来,看到南宫焱烈逃脱了,应该是个人心惶惶的消息,以他们与南宫焱烈之间的恩怨,那个男人很有可能再次找上门来报复。 但是,与陆白在一起,安夏儿就是没来由的安心。 因为她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陆白都会在她身后,她一转身就能看到的地方…… 南宫焱烈那个男人再可怕,又怎么敌得过她老公陆白? 对,陆白在她眼中是无敌的! “所以,你要改变主意么?”陆白看着娇妻眼中对自己泛起的崇拜之光,笑了笑问她,“你真的要只身涉险让罗丹绑架你?我是不太赞成,虽然我说可以保证你的安全,但是,有任何危险性的事我都不想让你参与。” “我不能总受你的保护嘛,我总能帮上你一点忙。”安夏儿轻轻一搂他的胳膊,“再说你都说可以保证我的安全了,我怕什么。” 陆白笑笑,没说话。 “对了,有一件事我很担心。”安夏儿想刚才的新闻,“南宫焱烈逃脱了,可夙夜和锦辰他们不是在澳大利亚总部么?那他们……” “他们没事,他们也不在澳大利亚。”陆白知道安夏儿担心那两个弟弟,看着一副她瞎操心的模样,“他们现在在美国追击另一个罪犯,如果他们当时在澳大利亚,肯定会由他们亲自押送南宫焱烈上飞机,以他们对南宫焱烈和那个组织的了解,南宫焱烈也逃不了。” “原来夙夜他们不在澳大利亚。”安夏儿松了一口气,“我感觉很庆幸,新闻上不是说那架飞机坠毁了么,夙夜他们若在上面的话的话……” 她不敢想象后果! 如果夙夜和锦辰都出事了…… “他们用不着你担心。”陆白道,“如果他们那么容易出事,当时就不会有人请还是十七岁的他们两兄弟俩,他们在追击罪犯的方面,一定有过人的本事……” 说到这,陆白又道,“不,他们在国际刑警组织那边应该很受重用,你这个姐姐完全不必瞎操心他们。” “不管他们受不受重用,是不是有过人本事,我只是希望他们平安嘛。”安夏儿道,她才不是瞎操心,只是……会担心而以。 当时她看到新闻,心脏都悬起来了好么? 就怕安夙夜和安锦辰也在那架飞机上! “所以我不是告诉过你,他们不在澳大利亚么在美国?”陆白修长的手指戳了戳她额头,“有你这么爱操心的姐姐,是件烦事,停止你多余的心思。” “什么?我烦?”安夏儿指指自己,瞪大眼睛。 陆大总裁毫不客气地道,“你说他们电话若是能随时打通,你时不时打个电话过去问他们在哪,做什么,安不安全,你说烦不烦?这跟孩子出门你过几分钟就打个电话过去确认,有什么两样?” “你……陆白,过份了啊!”安夏儿忍着肚子里的火气,认真地直视着他跟他辩论,“我只是担心夙夜他们而以,我以亲人的身份担心他们哪里有错了?再说他们电话这不经常打不通我没打过么,还有,我哪有经常在小宸小玺他们出门时打电话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