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8章 安夙夜的电话!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48章 安夙夜的电话!

第1348章安夙夜的电话! “是我。”安夏儿有点激动地道,“你们很少主动打电话过来啊,怎么,现在有空了吗?是又可以休假了么?休假也好,感觉现在外面不太平,也不太安全,你们还是回z国……”想到南宫焱烈逃脱了,安夏儿就为安夙夜他们担心。 “这个……”安夙夜停顿了一会,“姐姐我们现在不能回去,不过我们没事,不必担心……锦辰!你做什么?” 安夏儿刚眨了眨眼睛,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了安锦辰的声音。 “姐姐,你怎么样?有没有出什么事?”电话那边安锦辰把手机抢了过去,“有没有碰到什么人,南宫焱烈昨天逃走了,他没有过去找你?” “啊?”安夏儿有点不明白,“没有啊,我和陆白在瑞丹啊……” “我知道你们在瑞丹!”安锦辰的话非常情急,“你在再丹有没有碰上什么危险?” “……”安夏儿想了一下她飞机迫降,又差点被西蒙的人给劫走的事,汗了汗,“还……好,暂时没危险。” “你跟陆白回z国吧,别呆在瑞丹了。”安锦辰道,“瑞丹不安全。” “这个,暂时我们不好走啊,虽然我也想回去。”安夏儿看了一眼旁边的陆白,“我和陆白还要出席瑞丹公主的订婚礼,就明天晚上,不过瑞丹王室的订婚礼结束后,我们应该会马上离开。” 安夏儿又道,“锦辰,你不用担心,我没事,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让我们马上离开瑞丹……” “那是因为……”安锦辰话没说完,电话又被安夙夜夺了过去,安夙夜说,“没什么,姐姐,既然你和陆白在那边没出什么状况就好。我们暂时休不了假,目前在追一个要犯,但有一点锦辰说得对,瑞丹也不会安全,别的先不说,听说瑞丹的珀切福斯家族和王室都面临着继承权之争,上回在极光岛上时,我跟姐姐说过,希望姐姐你不要掺与陆姐夫的事。” “那个……不是。”安夏儿尴尬地瞄了一眼陆白,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其实不是我跟陆白来瑞丹,是我先来瑞丹,之后陆白担心我才过来了。” 陆白一脸轻屑。 他们坐得近,电话里的声音都听得到一些。 那两兄弟还想怪他?认为是他将安夏儿带来了瑞丹? “……”电话里安夙夜顿了一下,“是么,那,姐姐把电话给姐夫吧。” “啊?”安夏儿纳闷了,她还没来得及关心一下他们呢,这就要让她把电话给陆白了? 不理她这个姐姐了? 她没说两句就嫌她烦了么? 安夏儿脑子一轰,深受打击…… “我有些话要跟陆姐夫说。”安夙夜又道。 “哦,好……”安夏儿只好一脸怨念地将手机递去给陆白,“夙夜说要跟你讲话,拿去。” 陆白拿过电话,换到另一只耳朵接听,“什么事。” 安夏儿视线偷偷地瞄过去。 说什么呢? 还不能让她听么? 只见陆白先是平静地听着,之后又蹙起眉头,之后脸色有些凝重,之后没有说话,一直在听安夙夜说,到了后面他才道,“我这边不出意外,瑞丹公主的订婚礼结束后会带安夏儿回z国。” 安夏儿竖起耳朵,想听到一点什么,但陆白故意将手机换到了另一边。 她什么也听不到。 挠得她心痒痒的! 可恶! “你那边的情况,我多少有所料到,并不觉奇怪。”陆白说道,“你们注意安全吧,不然你们若是出事,安夏儿也会伤心。” 安夏儿直接将耳朵凑过去,整个人往陆白肩上倾压过去,誓要听到些什么…… 陆白看了看肩上的安夏儿,“没事挂电话了。” 安夏儿一听,“等下,我我我……” 陆白已经挂了电话。 “你!”安夏儿气愤地道,“你干什么?我还没有讲两句啊,我还要接电话啊,你怎么就挂了?” “你刚才不是已经接了?”陆白把电话扔回给秦修桀,“既然跟他们说了就行了。” “我还没有问候他们,并且还没有叮嘱他们,以及问他们下次休假是什么时候啊?”安夏儿闷愤道,“我还打算再说两句啊!” 陆白笑笑道,“你若是觉得还没有讲够,那你就再打过去吧。” 在安夏儿就要拿电话时,他又道,“不过,别忘了刚才我跟你说的,男人,你频繁打电话过去,有时只会让对方厌烦。” 安夏儿一愣,想到刚才安夙夜没跟她说两句就要陆白接电话的情形…… 难道,真开始觉得她这个姐姐烦了? 不会吧! 她又没经常给他们打过电话! “还打不?”陆白看着她犹豫的脸,一抹笑意在他薄唇边荡开,“别说我阻止你,你想打,就打吧。” 安夏儿咽了咽,将电话放了下去。 叹了口气,托着脸看向车窗外,“算了。” “不打了?” “不打了。” “这是你说的。”陆大总裁的激将法得逞。 可安夏儿怎么想都不对劲,脑子里转了一圈后,郁愤地回过头看着陆白,“不对,刚才我接电话你都可以听着,为什么你接电话不开免提?还要避开我?” “你也没开免提。”陆大总裁理论。 “但我说的你听到了啊。”安夏儿道,“我是用左手接的,你就坐在我左边。” “我也没说,你一定要靠着我接电话。” “……” 安夏儿心里的火苗看着从她的眼睛蹭蹭地往外冒。 陆白这个混蛋! 还欺负她了? “我告诉你陆白!”她磨牙道,“你别把你那套工作上的谈判技巧用在我身上,我是不会跟你讲理的,因为我是你老婆!” 看她气到脸红的模样,陆白失笑,握着她一只手轻轻包裹在手心里,“好了,也没什么事,安夙夜说瑞丹不太安全,他们追击的那个要犯可能逃到了瑞丹境内,让我们没事早点离开这个国家。” 安夏儿怔了一下,空气安静几秒。 突然她脑袋一轰,“啊?他们追击的人逃到了瑞丹?怎么会这样?” “就是这样。” 安夏儿说不出话来了。 她怎么感觉,最近好像什么事都发生在瑞丹了? 连什么要犯都要跑来瑞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