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3章 你还会再喜欢她么?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53章 你还会再喜欢她么?

第1353章你还会再喜欢她么? 她都知道自己是上流贵族…… 没有哪个女人能够配让她嫉妒,美貌的人没有她的才华,聪明的没有她的美貌,美貌又聪明的没有如她这般高贵的出身! 直到安夏儿的出现。 安夏儿甚至拥有她没有的——南宫焱烈的心! 南宫焱烈可知道女人的妒意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他用低沉暗哑的声音说,“罗丹,我对安夏儿,可没有对你这般尊重。” “你是在安慰我么?”罗丹保持着她的微笑,心里忍着愤怒。 “你能帮我,她能么?”南宫焱烈道,“放心,在我心里她没有你重要。” “……” 罗丹有一瞬的怔愣。 揪紧的心慢慢松开。 恶魔的甜言蜜语,会令女人失去正常思考能力。 她不想去思考南宫焱烈话的真假,但只要他这一句话就够了! 因为她确实能帮到南宫炎烈,而安夏儿不能;在南宫焱烈这里,她能做到安夏儿做不到的;对于南宫焱烈来说,她是安夏儿无法取代的! 罗丹眸心里再次跳跃起希望,和动容,“你说真的?” 南宫焱烈只是微笑着,对他有用的人,他向来不会拒绝得太过份,“罗丹,无论怎么说,这一次我能出来以及来到瑞丹,我真的要谢谢你,我为当年能在那一场欧洲的贵族马赛上认识你而感到荣幸。”虽然罗丹不让西蒙帮忙,他相信那个老头也会让人去救他。 但利威廉他们能这么好地潜伏在瑞丹,确实是罗丹的功劳! “有你这话就够了。” 罗丹搂着他的脖子,突然吻了上去。 气氛玄妙而曼艳…… 带着暧昧在缭绕! 南宫焱烈看着这个吻着他的女人,他漆黑的暗眸微微半磕着,眸底有着潋滟的幽光。 他由她吻着他的唇,没有回应,但也没有拒绝…… 罗丹感觉到他没有回应,缓缓地从他唇上离开了,她心底微微有点伤心,“南宫,你以前也有过不少女伴或情人吧,为什么你不回应我?还是你觉得我没有那些女人漂亮?” 南宫焱烈知道她的美丽与骄傲,“你说笑了,那些女人可不能跟你比,我尊重你才不会对你太随便,我认为你会理解。” 这个说法,成功将罗丹说服。 “其实……”她开口,“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女人,我不介意。” “但我介意。”他道。 二人舞步停了下来。 罗丹看着他,“你嫌弃我?” “不。”南宫焱烈轻启唇角,“越是我尊重的人,就不能欺骗她的感情……不能对她太随便。” 罗丹眸子颤抖着,“南宫,我们可以先在一起,你会爱上……” “罗丹,我觉得现在不是说这个话题的时候。”南宫焱中断了她的话,“听说现在瑞丹王宫的形势很危急,也许我们应该商量一下后面的对策吧。” 罗丹知道他再次回避了这个问题,但是,这一次,她不会放手……再也不会…… 她缓缓微笑起来,以退为进,“当然。但你放心,我成功将蔻微小姐易容成了西比拉公主,在原来西比拉公主摔马事件中将她们调换了,目前女王陛下没有起疑,至于其他人……应该也抓不到什么把柄,因为我跟蔻微小姐讲过西比拉公主的生活习性,尽量让她模仿,不对外露出破绽,并让她尽量不要跟以前太熟的人来往。” 所以现在的西比拉公主甚至都没有跟她喜欢的艾尔来往过了…… 就是为了避免让更熟的人认出她的身份。 当然,那个爱女心切的女王另外——因为女儿做出什么错事女王都会包容! 如果不是这一次陆白来到了瑞丹,也许南宫蔻微能很好地用西比拉公主的身份在瑞丹王室呆下去,成为一名如安夏儿一样的真正的公主! “但现在,皇宫的人太多,形势确实很乱。”罗丹想了一下这阵子发生的事,“也许有一些心思敏锐的人会查觉到现在的西比拉公主之前不一样了。” “是么。”南宫焱烈太了解她那个妹妹,缓缓地冷说道,“陆白引起的吧?她一定是见到陆白,都忘记自己的演技了……” 在他们与陆白交手之前,南宫蔻微的演技心机堪称一流。 甚至可以在他不在意大利的前提下,帮他管理南宫家族,对付那些家族长老,所以南宫蔻微才会被称为他南宫焱烈的左右手。 可惜! 情这东西,就像毒药! 可以让人幸福,致人死亡,也可以令人疯狂! 而得不到陆白的南宫蔻微属于生者! 罗丹没有直面回答南宫焱烈的话,只是说道,“看得出来,蔻微小姐很喜欢陆白,为了取得一个亲近陆白的机会,她不惜冒着会曝露她身份的危险。” “我看她是不怕再死一次。”南宫焱烈牙关紧咬,“有这个机会从陆白手中逃出,她还要贴上去。无可救药!” 罗丹试探地问道,“所以,你会这么做么?” “嗯?” 南宫焱烈收回发寒的眸光看着罗丹。 罗丹抚着他锐利的脸庞轮廓,缓缓而下,“安夏儿在西莱害你被国际刑警抓住,并且成了恐份份子……你还会喜欢她么?你还会……去找她么?” 看清罗丹试探自己的神色,南宫焱烈嘴角缓缓笑起,“罗丹,有时女人太敏感并不是什么好事,你更不应该拿蔻微跟我比。” “哦,是么。”罗丹笑得艳丽,“你是说你不会?” 不会再去找安夏儿? 罗丹期望听到这个答案。 但南宫焱烈只是说,“我不论何时都能保持冷静,蔻微她现在是被愤怒迷失了心智,以前的她要伪装成一个公主轻而易举,毕竟她也是出身贵族的名媛。” 罗丹见南宫蔻微再次回避了自己的问题,也不再问下去,“确实,所以西蒙才会被她迷得团团转,要求我将蔻微小姐从陆白那里救出来,他才会让人去救你。” “在你过来之前,我还在想,你和西蒙谁会过来。”南宫焱烈带着她再次跳起缓慢的华尔兹,他的微笑像此时视线一样昏暗而迷离,“如果过来的是西蒙,那我杀了你们家四个保镖,换成我的人跟随你们进入皇宫,还得费口舌跟他量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