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9章 当年那个男人的决定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59章 当年那个男人的决定

他继续说道,“只是快要接头的时候,我才从其他渠道得到消息,陆佑天根本不是想跟我们组织做生意,他背后配合国际刑警方,假借与我们做生意的由头,想将我们引出来一网打尽。” “哦?”南宫焱烈晃着酒杯,“这么说,当年陆白父亲是跟国际刑警合作,是想逮捕教父以及瓦解‘黑色所罗门’?”“可惜了,他千算万算没算到他配合国际刑警的事我会得知吧。”说起当年那件事,毒蜘蛛至今想笑,“所以在交货时间的前几天,趁着陆佑天儿子过生日时,我命人绑架了他的妻子和他两个儿子,我要陆佑 天亲自过来,当着他的面杀了他的妻子和儿子!顺带也宰了他!” 南宫焱烈向旁边的利威廉招了下手,利威廉过来,再次往他杯中倒酒。 而乔伊在旁边举着录相机,拍摄着南宫焱烈与毒蜘蛛的这次会面,但乔伊的镜头却主要在拍毒蜘蛛……但正在讲当年那一次胜利事迹的毒蜘蛛根本不会去注意南宫焱烈的一个医生,他笑道,“不过想不到陆佑天也是心狠手辣,当年我的人押着他的大儿子出去时,想不到他的人竟然主动开枪,将我的人一并灭 了,当然,也包括当时还在屋里的他的妻子和二儿子。” “但他的做法确实明智。”毒蜘蛛说,“因为陆佑天他要是敢亲自过来,不只是他会死,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都会死,如今他陆家宗家估记只剩下那陆老爷子了。”“想不到他大儿子陆白还是个人才,创立了现今风糜全球的智能全息科技,如今还成为了世界首富。”毒蜘蛛说,“陆家也从亚洲名门一跃成为了世界级豪门,这是当年陆佑天明智之举的结果,他牺牲妻子和 二儿子,保下了大儿子,如今换来了陆家史无前例的辉煌!” “估记当年的陆佑天知道他儿子陆白会有这种本事吧。”南宫焱烈道,“听说陆白在科技上的才能从他小时候就显现了,是历届国际青少年科技大赛的天才。” 作为对手,一如陆白对南宫焱烈的熟知,南宫焱烈也知道陆白的事迹…… “所以说陆佑天也算是心狠手辣,为了他陆家的未来,只保全了他一个儿子。”毒蜘蛛道,“不过,想必他做出决定一定非常痛苦吧,哼!” 南宫焱烈思虑了一下,往下问,“那不知,现在陆佑天在哪?” 如果行的话,他会亲自宰了陆白的父亲,让陆白再次尝受失去亲人的痛苦! 光是杀了陆白,不足以让陆白体会他失去一只眼睛和整个家族的痛苦! 但显然毒蜘蛛无法给南宫焱烈答案,“这个就不知道了,听说现在陆佑天下落不明,连陆家都不知他的消息。如果能找到他,当年的事我还要再跟他作一次了结呢!” “看来教父也睚眦必报的人!”南宫焱烈笑道,“事隔那么多年,你还要跟陆佑天算账么?不过,教父你还是算了吧,现在陆家有陆白,你不是陆白的对手。” “南宫你的语气太狂妄自大,你输给了陆白,不代表我会输给他。”毒蜘蛛说,“毕竟当年我让人绑架他和他母亲时,他还只个毛头小子……”“现在他成为商业帝王,只有我才能与他对抗。”南宫焱烈毫不客气地说道,“而教父你,不过是组织上上代的首领,一个被国际刑警追得狼狈逃窜的一个过时的老头,你的心智和计谋已经跟不上时代了,古 曼兹教父!” 对于南宫焱烈语气态度突然的变化,毒蜘蛛缓缓抬眼瞪着他,“南宫,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么?” “当然知道。”南宫焱烈站了起来,“‘罗色所罗门’上上代总首领,这一代总首领的替身,对吧。” “嗯?”毒蜘蛛眉头一紧,“你说什么?”“不好意思,教父,我想要从你口中得知的情况已经问到了。”南宫焱烈说道,“我就是想知道当年你是如何让人绑架了陆白和他母亲,以及确认你就是指使人绑架他们母子的首领,至于其他信息,对我而言 已经没有用了。” 话落,他道,“拿下他!” “大胆!”毒蜘蛛知道南宫焱烈要造反了,猛喝一声,“你们谁敢对我无礼!我是总首领!” 他身后的两个人马上抽出枪对着南宫焱烈。 但速度还是慢了。 这里是南宫焱烈的地盘。 藏在餐厅暗处的人马上开枪,先击杀了毒蜘蛛身后的两名手下! “砰!砰!” 两声枪响。 毒蜘蛛两名手下未开枪,便倒了。 毒蜘蛛见情况不妙,马上站了起来,想从西装里面拿枪,藏在餐厅暗处的两个人已经来到了他身后,用枪口指着他。 角拓说道,“不好意思,教父,你还是坐下吧。” 毒蜘蛛见这些人都叛变了自己,拥护南宫焱烈了,他气得脸色发黑,“你们,敢以下犯上?”“不好意思。”角拓手里转着一把细长的刀子走过去,一边疯颠邪恶地笑着,“我们之前就是南宫先生的人,就是加入组织,也还是南宫先生的人,用南宫先生的话说,教父你并不是真正的总首领吧?既然不 是总首领,又怎么算以下犯上?” “南宫!角拓!你们想干什么?”毒蜘蛛看着这些人,慌了,“我不知道你们发什么疯?我告诉你们,敢对我不利,其他七个首领不会放过你们。” 角拓用刀子拍着毒蜘蜘的老脸,“其他七个分区首领也不知道你是一个替身吧?又或者,其实有人知道……但没两个。” “放肆!”毒蜘怒吼。 “角拓,不得无礼。”身后南宫焱烈走来,“就算他是一个替身,也是总首领的替身,是么。” 角拓退后,背手站好,“是,南宫先生。”毒蜘蛛看着南宫焱烈走过来,肩头随着他的呼吸而起伏着,他脸上已经渗出了汗,“南宫,我不知道你在怀疑什么?但我是总首领!你别忘了是我派人去将你营救出来,你现在想反咬我一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