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这个男人深不可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6章 这个男人深不可测

第136章 这个男人深不可测 她都听说了,当年她爸爸将安夏儿领回安家后,那座孤儿院就起火了…… 安琪儿很多次恨安夏儿时都会想。 为什么她当年没有被烧死在孤儿院里面? 为什么还要来安家跟她抢慕斯城? “但很可惜我没有死。”安夏儿笑道,“安琪儿,你是不是感到特别不甘心?” 安琪儿紧紧握着手,肩头起伏着。 慕斯城的助理劝她,“安大小姐,你别动气,这对你的身体不好。” 安琪儿甩开他,清眸恨恨地瞪着安夏儿,“安夏儿,你为什么要来浅水湾住,你是不是想再度引起斯城的注意把伺机他夺回去报复我?” “我就算把他夺回来,我也会再度把他甩了。”安夏儿一句话,令安琪儿脸更白了,“毕竟,我也该让他尝尝被甩的滋味不是么?” 安夏儿说这话,是故意气安琪儿的。 出轨的男人,虽弃之可惜,但夺回又可恨! 慕斯城跟安琪儿在一起了,她夺回来,也觉得脏了……她不会再去爱慕斯城! 安琪儿瞪着安夏儿,突然叫起来,“你果然……来浅水弯住打的是这个主意!安夏儿,斯城已经和我订婚了,他爱的是我,看都不会再看你这种给别人当地下情人的女人一眼!” 安夏儿腹诽:彼此!我也不会再看那个男人一眼! 不过做戏做全套,安夏儿冷笑说,“哦?那就等着?只要你能让他不再来见我!” 安琪儿脚步一浮—— 身体弱柳拂风地往后倒去。 “安大小姐,你小心点……”慕斯城的助理忙扶着她,“先上车吧,你身体不好,外面风大。” 安琪儿苍白着脸,看着安夏儿! 她要把斯城抢回去? 不…… 她休想! “安小姐,上车吧。”魏管家在前面打车开门。 安夏儿在安琪儿泛白的脸色中向车子走去。 “安夏儿!”身后安琪儿叫住她,“是不是你故意去调查我开发的护肤品的市场,把情况告诉媒体的?你想报复我和报复安家是不是?” 安夏儿回了一个圆润的侧脸,微笑,“是哦,毕竟你开发的护肤品有了问题,我让人向媒体反应了那也是造福了广大女性不是么?现在安氏召回了市场上你那个系列的产品,是不是很不遗憾呢?” 在安琪儿止不住颤抖的脸色中,安夏儿伸出一根手指在唇前,神秘微笑道,“至于调查你那那产品的市场问题,那倒不用我去做,因为我有一个很给力的男人!” “咳咳咳!安夏儿,这是你逼我的——” 安琪儿气得捂着胸口咳漱了几下,目露出冷光! “是,你曾经想把我逼死!现在轮到我了。”安夏儿微笑着走向车子,魏管家在前面打开车门。 安夏儿的车和那辆保镖车进入浅水湾后。 慕斯城的助理见安琪儿咳得这么厉害,“安大小姐,我打电话给太子吧?” “我没事。”安琪儿面孔冷了冷,“不行,我不能让她得逞……” 安夏儿住在浅水湾是想把斯城再夺回去,安琪儿知道安夏儿想报复她! 安夏儿那个女人以前一副单纯的性子,想不到现在被赶出安家后,给她和安家添了一个大麻烦,她的产品从市场召回了,安氏一大半的股份还被安夏儿夺过去了—— 最主要是,她还打着慕斯城的主意! 安琪儿绝对不不允许,她怎么能输给区区一个安夏儿? 安琪儿想起前两天听到安夏儿怀孕的了消息,手指握了起来,眼睛放出可怕的冷意…… 慕斯城的助理开车将安琪儿送去慕氏的路上,安琪儿给一个媒体打了个电话,“我跟你们爆个料,关于安夏儿的……” 她深知网络暴力以及媒体公众的骂声力量,她要安夏儿再次被媒体打击得一败涂地,谁也看不起安夏儿,这样安夏儿就不再有站在她安琪儿面前的勇气与资本。 安夏儿坐在车内,回想着刚才安琪儿‘精彩’的脸色。 前面魏管家从倒后镜看了她一眼,“少夫人,你是说真的么?你要求来浅水湾住是想夺回慕斯城……” 安夏儿一笑,“你觉得可能么?” “那……” “不觉得看着刚才安琪儿那气坏的脸色,很有趣么?”安夏儿饶有兴味地笑道,“我就想看看她吃鳖的脸,哈哈。” 魏管家汗颜道,“是这样就好,毕竟少夫人你绝不能做令大少爷生气的事。” 安夏儿没好气道,“干什么?怕我背着他跟慕斯重修于好啊?我才不是那样的人!” 无论她与陆白的婚姻是什么性质,但好歹他们也是法定的夫妻,她会尊重自己的婚姻。 “那就好。”魏管家道,“毕竟大少爷对少夫那么好,你就算不爱他,也不能背叛他。” 安夏儿没说话,她什么时候背叛过他? 上回跟陆家联系的事。 她已经跟他道过歉了,过去了。 晚上,安夏儿第二次被传去了陆大总裁的书房。 安夏儿已经知道了陆白的书房是重地,平时除了魏管家亲自进去打扫和收拾,连佣人都不能进去。安夏儿像被皇帝传唤一样,规规矩矩地站在他面前不敢找位置坐了。 “你找我?”安夏儿看着前面的陆白。 自从陆白帮她过了一个生日,以及她将股份收回来之后,他们就变得亲密了不少。 陆白从办公桌后面绕了出来,“站这做什么,过来这边。” 安夏儿看着陆白在沙发区那边坐着她,她又回头看了看魏管家,一头雾水。 魏管家给了安夏儿一个‘少夫人你看你就是特别的吧’的眼神,对陆白点头道,“那大少爷,我先出去了。” 陆白对安夏儿道,“还站着做什么?” 魏管家出去后,顺带关上了门。 书房内,一瞬间变得安静。 眼前的空间内,只有安夏儿……和陆白。 安夏儿让自己不要紧张,他们都睡过亲过了,还有什么好介意么? 陆白坐在那边,就看到一脸忐忑的安夏儿突然变出一脸决绝的神色,然后抬起脸昂首挺胸走过来—— “你胸不是很大,我知道,放心我不会嫌弃。”陆白说。 安夏儿差点倒在地上,一瞬间气势全无,低下脑袋气焉焉地走过去。 “你你你什么意思?”她磨蹭到他对面坐下,瞪着他,“你干嘛拿我胸说事,我知道我现在比不过那些奶牛女,但我比她们年轻,等过几年我肯定比她们身材更好!” 她雄心壮志! 对将来的自己满怀信心! 陆白淡淡地看着她,说了一句令女人吐血的话,“平胸女再过几年也就是个长大了的平胸女,你不用跟她们比。” 安夏儿又差点一头栽下去,那就是明摆着说她现在身材没那么好喽? 哼,以后若是离婚了,等她再丰满一点她整天都在他面前晃,后悔死他! 安夏儿恨恨地想着这个问题,抬起脸却笑得很客气,“那,你叫我来书房,什么事?” 陆白将一骨瓷杯里的水移到她面前,“不用拘谨,这是在家里。” “……”安夏儿一愣,“家里?” “上回不是你说的么?”陆白微笑道。 他们住的地方叫家? 安夏儿有点不太好意思了,攥着拳头在唇前咳了两下,掩饰掉尴尬,“是么……能和陆先生有一个家,真是荣幸。” 陆白脱去了外套,剪裁合宜的衬衫勾勒出他优美的胸肌线条和手臂……性感得要命。 他还特地松开了衬衫领口的几粒扣子…… 闷骚的男人。 明明在外面一身禁欲的气质,怎么到了她面前却散发着一股无比吸引女人的荷尔蒙呢? 安夏儿移开眼睛,不想让自己失态。 “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陆白道,他没有忽略这个小丫头不敢看他的目光,“先来说说另一件事吧,你今天去安氏,把股份的合签了?顺利么?” “嗯,签了。”安夏儿道,“挺顺利,虽然我出席安氏的会议时,有些人对于我什么都没做就拿了百分之四十股份感到不满,不过他们也顶多脸上摆点脸色,口里还是不敢说什么。” “敢怒不怒言?”陆白叠着腿,一只手放在旁边的沙发扶上手,“那表示他们心虚,知道没有反对你的理由。” “可惜安琪儿和她妈妈没来,不然我敢保证她们脸色会更精彩。” 陆白轻笑着,对不相关的人没兴趣,“安氏把股份划回了你名下就好,既然安雄他履行了他的话,那么——” 陆白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安氏的股市,让他们回盘吧。” 他一个电话,决定一个公司的存亡。 安夏儿看着在面前一个电话便解决所有的事的陆白,心里无限崇拜以及畏忌。 以后若是她惹恼了他,他会不会也这样搞死她?像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一想到这个问题,安夏儿不寒而栗! 这个男人深不可测。 连股市都可以操控。 “从明天开始,安氏的情况会好转。”陆白丢下电话,“现在我们来谈谈另一个问题。” 安夏儿坐得端正,“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