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7章 让对方跳入陷井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67章 让对方跳入陷井

但这些艾尔不会问,这是柯罗韩特与女王之间的事…… “说到这,艾尔。”柯罗韩特说道,“据拥护我的党臣表示,我竞选下王位后,得把反对我的人一一处置,革权办理。毕竟要保证我坐上王位后的政路顺畅平坦,没有反对者。” “所以。”艾尔笑道,“王子是想处置珀切福斯家族?这好像不是我们之前说好的。” “不,我不会对付珀切福斯家族,我会尊守我们的同盟约定。”柯罗韩特道,“只是没想到,艾尔先生也不过是家族至上的男人么。” “当然,我是珀切福斯家族的掌权者以及继承者。”艾尔说,“领导和保护家族,是我的责任,就如即将地领导瑞丹王国的王子你一样,将这个国家放在至高的地位。” 但对于艾尔这话,柯罗韩特并没有回答,过了几秒才道,“……我有更高的理想。” 艾尔看着他映着殿堂中华美灯光的眸子,接话道,“哦,王子是说要让瑞丹国成为更强大的国家?王子的理想果然高,你不愧是最适合继承王位的人。” 柯罗韩特只是笑笑。 “话说王子没有忘记我们的计划吧?”艾尔夸完他之后,进入主题,“刚才西蒙追着生气的西比拉出去了,我们的目的是要将西蒙拿下,陆白那边的目的是要将罗丹……” “放心。”柯罗韩特说道,“只要警方的人一到皇宫大门,大门那边的侍卫统领会打电话给我,只要我一句话,警方就会来到皇宫当着母亲他们的面,拿下西蒙。” 他唇边的笑是嗜血的。 仿佛这一切在他眼中,都是游戏! “西蒙不会现在逃离皇宫吧?”艾尔说道,毕竟他也要借助警方的手,将西蒙拿下。 “皇宫的安防是我掌管,守卫森严,没有我的同意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柯罗韩特道,“西蒙他又怎逃得出皇宫?我已经下令了,今晚在警方到来之前,绝不能让西蒙离开皇宫。” “是么。”艾尔莞尔,“跟王子联手就是有意思,能够得到绝对的保证。” 柯罗韩特看向陆白那一边,“看来,陆少夫人也开始他们那边的计划了……引罗丹小姐跳进陷井的计划。” 艾尔回头看过去,见安夏儿正与陆白在说话。 黑斯将电话递给柯罗韩特,“王子,你的电话。” 柯罗韩特接过看了一眼。 “难道是皇宫大门那边的电话?”艾尔猜测道,“警方来了?” “不,是我的一个……朋友吧。”柯罗韩特说,“大抵打电话过来恭祝我竞选王位成功。那艾尔先生你请随意。” 说着去接电话了。 不知为什么,艾尔有感觉,这个打电话给柯罗韩特的人一定不是他的熟人。 …… 陆白这边。 安夏儿看了一眼在另一边用冰冷目光看着自己的罗丹,问陆白,“现在开始我们的计划?我感觉西比拉没有竞选王位成功,她很生气,我这时候如果与你们分开,她说不清会向我下手。” 遇到的坏女人多了,她越发能看明白那种目光。 那是一种恨死了她的目光。 以前从安琪儿和南宫蔻微脸上看到过。 只是没想到,这个一向以热情得体对待自己的罗丹,也会对自己露出这种目光。 陆白喝了一口杯里的酒,“其实我真不赞成让你去,万一那些人伤害了你,不只是我自己后悔,小宸和小玺知道了也会怪我没照顾好他们妈咪。” “你不是说,罗丹和那‘西比拉’公主那边有你的人么,我就是落到她们手里都不用担心么?”安夏儿道,“退一万步讲,我比你还想回z国,就是想早点结束这边的事,才想早点按计划行事啊。” 一直这样在瑞丹,得磨到什么时候? 陆白看了一眼艾尔那边,艾尔在那边跟他打了一个ok的手势,意思是问过柯罗韩特了,等警方到了柯罗韩特随意会让皇宫大门边放警方的人进来。 陆白轻轻地道,“我原本是打算等警方的人过来将西蒙抓走后,再开始你那边的计划,这样才能足够令罗丹着急……” “我看她现在也够着急了。”安夏儿笑了笑道,“大概想到西比拉公主没竞选王位成功,西蒙很快会出事,而接连着她也会出事。” “最重要的。”安夏儿道,“她知道南宫焱烈出来了,她怕南宫焱烈会再来找我吧,她开始对我产生了女人的敌意。” 话说,谁想要南宫焱烈过来找啊? 她避之不及的好不好? “陆先生?”旁边传来女王的声音。 陆白和安夏儿回头看,只见女王正在弗隆多的陪同下,正向这边走来,两个侍女扶着尊贵的她。 安夏儿道,“那我先走了吧,看罗丹上不上勾。” “重复一下我们的计划。”陆白怕她会不够谨慎。“好。”安夏儿无奈,“我现在假装中途离开,给此刻正愤恕的罗丹制造一个绑架我的机会,等她和西比拉公主露面后,到时你和潜伏在她们那边的人里应外合,让罗丹他们以绑架罪落网,再让警方对她们好 好彻查,这这样就将她们和西蒙一网打尽了。” “你到了她们手中,要怎么做?”陆白再次问她。 “不反抗,不激怒她们,尽量配合。”安夏儿道,“以保证他们不会伤害我。” “如果罗丹视你为情敌,她很有可能会伤害你。”陆白说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一点,你现在随时可以反悔,放弃这个计划。” 这个计划很快能达到效果,但是会让安夏儿置于一定的风险之中。 “没事,我不激恕她们,尽量配合,如果她们要伤害我,我就尽量反抗。”安夏儿说出让陆白安心的话,“行了吧?” 女王到了,微笑问,“刚才陆先生和陆少夫人在谈什么呢,看上去挺严肃,可是碰到什么难题了?”“哦,没有。”安夏儿对女王点了一下头,“多谢陛下关心,我刚跟陆白说,想去一下洗手间,但看陛下您过来了,便想等到跟你打声招呼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