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8章 不代表终生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68章 不代表终生

“原来是这样。”女王面容慈祥,就像一个出身贵族的宽和老太太,完全想不到她背后会有多重的阴谋,“那陆少夫人真是有心了,我太欣赏陆少夫人你这样礼仪而又令人舒服的女子,经常跟西比拉讲做女人 就像向陆少夫人你学习呢。” “不,西比拉公主已经够高贵聪了。”安夏儿夸回去,“西比拉公主要学,也应该向德高望重的陛下您学习。” “陆少夫人真是知书达礼,钟灵毓秀。”女王夸道。 “陛下找陆白有事要谈吧?”安夏儿看了一眼陆白和女王,“那陛下您和陆白先谈吧,我去一趟洗手间。” 在女王温和慈详的微笑中,安夏儿点头而去。 陆白眉头微微蹙起,向阿瑞斯打了一个眼色。 阿瑞斯立即跟上安夏儿。 “陆先生,你这么不放心陆少夫人么?”女王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这里可是皇宫,王家重地,并且有柯罗安排得最严密的护卫,陆少夫人只是离开一下,不会怎样的。” “陛下多虑了。”陆白客气道,“我夫人方向感不好,怕她走丢了,故让人跟上。” “原来是这样。”女王温和地笑了两声,“想不到陆少夫人还有这么可爱的地方,怪不得会让陆先生这么疼爱呢。” 两个人一边谈着,走到了一处座位区。 坐下后,侍女送上酒水。 陆白也轻笑了两下,“那可是让我无比头疼的地方,虽然我并不嫌弃她那点毛病,毕竟刚结婚就知道了。” “没有完美的人。”女王说,“有时女人弱一点,可以衬出男人的强大,对女人来讲,最合适的丈夫,最好是能照顾她并且能让她带点崇拜的,像陆先生这样的大人物,我想陆少夫人是非常幸福了。” “女王对于女性找对象一事,还这么了解,太意外了。”陆白客气地微笑道。“哎,没办法,这些年我没有少为西比拉物色一些优秀的男子。”女王叹息道,“可她之前就是喜欢艾尔,艾尔什么都好,就是身体不太好,我担心他会像比利一样,走在前面,那样留下做妻子一人在世上, 怪孤单的。” “原来陛下还是一番苦心?” “哪个母亲不是为了子女操碎了心,我也一个母亲。”女王很无奈,“只是,很多母亲都不被理解,这才是遗憾的地方。” “那陛下为柯罗韩特王子,也操心过?”陆白知道她过来是想问自己投票的事,便主动提起,免得浪费时间跟这女王一直谈下去。 他担心安夏儿那边……女王回过头来看了一会陆白,脸上果然有一丝微妙的笑意,这笑意里带着一丝丝的讽刺和怪罪,“没想到……陆先生还会主动跟我提起柯罗韩特,我以为,为了今晚投票的事,我已经低下身份好好请陆先生 帮过忙了。”“无论陛下接不接受,在这我要向陛下您说声抱歉。”陆白道,“我始终认为一个国家的王位应该是有能力者居之,但就是因为女王你跟我说过你太爱你的女儿西比拉公主,所以我很难做出决择,弃权是我最 中立的做法。” “可陆先生弃权了,西比拉就失去了一线先机。”女王说道。 “以免会让我的弃权影响到其他贵宾投票,我在投票之前没有跟其他贵宾谈论过我支持谁。”陆白道,“所以现在西比拉公主错失王位继承位人,并不是因为我的原因,还望陛下你想开一点。” “我知道。”女王说道,“哪怕后面加上陆先生你这一票,西比拉也赢不了,但是,如果陆先生你在投票之前,能跟其他贵宾说一下你投西比拉,我相信……可能现在的结果可能就不一样。” 说到底,她还是怪陆白。 怪陆白没有全心全意为她女儿争夺到更多的票数! 为此,陆白淡笑了一下,“陛下,弃权是我唯一能做的。” 站在陆白身后的秦修桀心里吐槽,凭什么陆总就要为你的女儿全心全意着想?还得动员其他人支持你的女儿西比拉? 没投柯罗韩特都算好了,毕竟他们少夫人可是投柯罗韩特王子的。 你这个女王未免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刚才听到,陆少夫人所支持的是柯罗。”女王说道,“容我打听一下,陆少夫人投柯罗的原因,是因为当时西比拉请陆先生陪她跳了一支舞的原因么?关于这一点我想我已经替西比拉解释过了,她是因为… …”“我夫人没那么小气。”陆白回答这个女王,“我夫人估记是想到另一点,她虽然这一些并不以西莱公主的身份进行投票,但她考虑到她的王叔尤菲里奥与柯罗韩特可能在英国皇家军事学院认识的关系,所以 投了柯罗韩特王子一票。” 陆白将安夏儿投柯罗韩特王子的理由,尽量变得大方而能理解。 虽然安夏儿只是表示,不喜欢西比拉的为人…… “原来是这样。”女王突然笑了一起来,笑了一会她停下说,“那陆少夫人是不知道么,柯罗跟西莱的那位尤菲里奥关系并不怎样呢,她那一票算是浪费了!” 秦修桀听着女王的话,心里很不爽! 陆白倒是平静,“哦?但闻其详,陛下知道些什么?” “柯罗是个自小阴郁而爱做恶作剧的人。”女王说道,“听说在当时英国的皇家军事学院里面,很多人很生他的气,被他整过的人不少。” 陆白轻眯了一下眼睛,“原来王子他当时的名声并不太好?按王子他现在的圆滑,可不像。” “要不我怎么会说他也不适合继承王位。”女王说道,“这可不只是因为我和陆先生你提过的那个原因……” 说柯罗韩特不是她和比利生的原因。 陆白泛起唇角,“但有些人年轻时犯的错误,不代表他终生就是那样的人,陛下不重新认识一下自己的儿子?”“要他能改得了。”女王收了笑声,因为她笑了一会已经在喘气了,旁边的侍女不留声色地给她递了些药让她当场吃了,这才稳住她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