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5章 可以永恒么?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75章 可以永恒么?

“啊?这个……”安夏儿想了想,“还是不要了吧,如果那个家族二战前就已经消失了,隐居了,想必是不想让人认出,那互不干扰在这个世上好好生存着,不是比什么都好么?” “陆少夫人就不想跟更多和自己相似的人在一起?”柯罗韩特邀请道,“我们可以找到更多……” “我没有感觉与身边的人有什么不同呢。”安夏儿说道,“我现在过得很好,有家人,有朋友,有子女,还有公司,有家庭有爱,所以……不好意思。” 柯罗韩特没有说话。安夏儿意识到什么,赶紧拍了拍手,“不好意思,没有顾及到王子你的感受……不过我没有别的炫耀之意,我的意思是说,以后你也会有的,会有爱你的人,支持你的人,以后王子你就是瑞丹的君王了,以 后你会得到瑞丹的万民拥戴。” 柯罗韩特看着她微笑着。 他的微笑让安夏儿更加在意自己有没有说到伤及他的话,因为他在瑞丹母亲不爱,姐姐不亲,除了一只猫基本没有陪伴的人。“王子,真的……”安夏儿不得不说出自己的一些经历,“你没必要伤心,很多时候都是先苦后甜,我以前过得也不是很好。遭遇过养父养母的抛弃和男友的背叛,受过万人唾骂,但只要努力走下去,就一定 会遇到好的事情。”“你说的那个‘紫罗兰家族’是真是假,我母亲是否真是那么厉害的人,说实话,我现在都半信半疑,因为未亲眼见过的事,真的很难相信。”安夏儿说道,“但王子你说我们是同一个族的人,我可以相信,因 为我相信王子是出于一片好心想告诉我这些,告诉我我与王子是有共同的渊缘,这是……挺温暖的一件事。” “陆少夫人……”柯罗韩特缓缓开口,“你果然是个温柔的人呢,难道你总是这么顾及别的感受么?” “诶?”安夏儿一愣,“不……也不是了。” “那陆少夫人你拒绝我的邀请,你真的对你的现状感到很满意么。”他问道。 “嗯。”安夏儿点头。 “是因为你在z国有个家吧,陆白给你的家,以及那里有你们的孩子。”柯罗韩特说道,“他们让你割舍不下,你无法离开他们。” “……也可以这么说。”安夏儿道,“可能我不愿再涉足危险的事,王子所说的寻找什么‘紫罗兰家族’家族,那听起来,感觉很虚远的事,而且一定会碰到更多的麻烦情况,或者是危险,那都不是我想要的。” “陆少夫人还记开始在皇宫为迎接你和陆白举办的国宴会么?”柯罗韩特没有回答找那个‘紫罗兰家族’是否危险的事,反倒问她。 “嗯。”安夏儿浅笑嫣然,“那是王子你安排的国宴会是吧,谢谢王子你了,宴会很文艺也很有特色,还有精彩的歌舞剧呢!” “安排宴会不是什么难事,大多都是同一些章程套路,再想一点新意就行。”他道,“但那出《奥赛罗》确是我亲自为陆少夫人你点的剧目。” “为我?” “对,我说过我早就想跟陆少夫人你见一面,跟我谈谈今天的这个话题了。”柯罗韩特说着,又笑道,“但陆白对于你的看护太过严密,我一直找不到机会。” “……”安夏儿有点尴尬。 “舞台剧中的奥赛罗将军一开始也是非常深爱他的妻子,二人恩爱于世,但由于奸人的出现,他还是相信了他妻子出轨了。”柯罗韩特说,“这事关男人尊严的问题,男人会起疑很正常……” 安夏儿眸孔闪烁着,“王子想说什么?”“倘若有一天陆白发现陆少夫人你出轨了或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就算你知道你没有,但陆白得到的消息或者是他看到了你出轨的表象。”他停顿了一下,“他对你生气了,慢慢地对你态度变了,就算考虑到你是西莱的公主他两个孩子的母亲,他不会跟你离婚。但最后人过了中年,你们的爱情已经没有今天这么火热缠绵,他那么富有,那么高高在上,那么拥有谋略,他若背着你另外找了美丽年轻的姑娘,而到 时陆少夫人你已经人老珠黄了,没有今天的美貌与心思去对付别的女人了……” 安夏儿手握了握,又松开。“那陆少夫人你还会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柯罗韩特看着她美丽的目光,他眼里忧怜,“你现在若是离开,那你留给陆白将是永远的念想,也会留住他对你的永远的爱。但两个人在一起结婚后,就不纯粹是 爱情了,还有家庭,有儿女,有工作,有生活锁事,有人情复杂,有利益纠纷,也许到头来再美好的爱情都会尤如《奥赛罗》里面的一样变质。” “王子你是想动摇我对陆白的心么?”安夏儿直接问他,“或者……想折散我们?” “不,别误会。”他说,“我说的这些,都是现实生活中常见的情况,虽然我没结过婚,但新闻或报纸,以及皇宫侍女们之间到处都可以听到这些话题。” 他又补充,“我想让陆少夫人你深思的,并不是陆白对你的爱,而是你们之间的爱情。爱情这种东西,真的可以永恒么?” 毕竟女王当初那样说着爱他的父亲,还说要辞去王位跟他父亲走,但到头来又怎样了? 人言,说变就变! 最寒不过人心! 也许这些人爱的更多的都是他们自己,以及金钱与权位!“王子的问题,真是一个个都戳心扎肺呢!”安夏儿无奈道,“说实话,我知道陆白是什么人,虽然我现在是公主,但是,我偶尔也依然会产生不安,比如以后如果出现比我优秀更适合他的女人,他还会不会 变心;或者,以后我老了,而依旧有漂亮的女人接近他,他会不会嫌弃我了……” 柯罗韩特耐心地听着她说,美丽又深邃的翡翠眸子一眨也没有眨。“但有一次我问他这个问题时,他说——”安夏儿突然笑了一下,“他笑我傻,说等我老了,他不也老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