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7章 柯罗韩特倒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77章 柯罗韩特倒下……

“是。”利威廉只好住声了。 “还是说。”南宫焱烈一个邪佞的眼神过去,“你认为我的决定会不正确。” “不敢。”利威廉低了低头道,“少主所做的一切,自然是有理由。” 南宫焱烈冷哼了一声。 无论何时,什么身份,他的决定向来他自己作主! 想到皇宫那边的安夏儿与柯罗韩特王子,南宫焱烈眼神暗了下去,最终他想到了安夏儿,那个女人确实不识趣…… 他不介意她已经嫁给了陆白,但她却从未正视过他,甚至在西莱时还联合其他人对付他。 而如果安夏儿消失了,他的仇人陆白便会比他承受一百倍的痛苦! 说实话,利威廉的提议其实也并没有错! 按理他现在逃脱后,应该先给陆白一个下马威! 利威廉是不敢出声了,角拓看到前面南宫焱烈可怖的侧脸,问道,“南宫先生?之前您是在跟谁打电话?瑞丹皇宫里的人么?难道您还认识瑞丹皇宫的人?” 在他们今晚逃到这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以后,南宫打了一个电话,听电话像是打去给瑞丹皇宫的什么人。 这让角拓不得不佩服,南宫焱烈不愧是出身贵族。 既然现在,也依然在各国贵族圈有人脉…… “你们听着!”南宫焱烈没回角拓的话,咬了咬牙,对电话对面的人道,“那就先……” 瑞丹皇宫。 夜色下的花园明亮,偶尔花影成簇形成一些阴影。 安夏儿与柯罗韩特的话刚好谈到了最后。 “……所以说,我想赫姬是比我先知道‘紫罗兰家族’的事情。”柯罗韩特说了他追寻赫姬的踪迹先后到过她到过的一些国家后,说道,“只不过当年在英国皇家军事学院时,我也还并不知道我父亲的事。” “那时王子并不知道你是那个‘紫罗兰家族’的人么?”安夏儿问。 柯罗韩特笑,“当然,我是后来查到了那些文献,又结合比利亲王留下的日记,看到了当年那个被我母亲下令杀死的我的父……” 一只钢箭从安夏儿身后的高塔上飞射过来! 刺破空气! 安夏儿耳朵的发丝被劲风带起飞扬起来! “呃……”柯罗韩特突然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口,连最后他缓缓低头看向左胸,“我……的……父亲……” 一只弓弩射出的短箭,刺穿了他的心脏! 安夏儿看到他的脸色白了,一时还没反应过发生了什么,当她看到柯罗韩特身上的那只箭时,她张了张口,突然叫声响彻了黑夜! “王子!” 阿瑞斯听到安夏儿那边的叫声时,陆白他们也刚好出来了,但和陆白他们出来的还有黑斯,柯罗韩特王子的管家。 黑斯要找柯罗韩特王子回去做宴会的谢幕致词,特地出来找人! 听到动静,一行人迅速奔来! 陆白也听到了安夏儿的叫声,眉头一拧,步伐更快! 阿瑞斯跑过去后,情急地道,“少夫人,发生什么事了?” 安夏儿瞪大眼睛,捂着嘴,只见柯罗韩特王子倒在她脚下,左胸被一只箭给刺穿了! 安夏儿腿一软,整个人瘫跪下去了: “柯罗韩特……王子他……” “夏儿!”陆白和秦修桀也过来了。 “王子……”黑斯话还未落,看到地上的柯罗韩特后迅速上去,“王子!” 安夏儿缓缓回头,看向陆白。 陆白脸色很难看。 他几个大步上去,将安夏儿搂在了怀中,“没事的……” 安夏儿在他怀里瑟瑟发抖,“我不知道是谁……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柯罗韩特王子他……” “修桀,马上警惕周围!有人暗算!”陆白厉声道。 “是!” 秦修桀和其他保镖立即面向周围。 陆白看清了那是弓弩,中远程射击工具,一转身,立即将安夏儿转到了旁边的树下。 但柯罗韩特出事,黑斯立即就电话通知了女王,顿时,整个皇宫国宴上的人大半都出来了,所有的贵族和外国贵族看到柯罗韩特倒在地上,睁着眼睛,都震惊恐惧! 艾尔和候爵看到这一幕,也不敢相信。 “这是……到底发生什么了?”候爵无法相信,有人敢向刚成为了王位继承者的王子下手。 艾尔的微笑没了,因为此事迹严重! “柯罗……”女王发挥她的公众形象,一看到倒在地上的柯罗韩特,脸上两秘的吃惊后,立即脸皮抖动起来,眼睛通红,哆嗦着唇哭着上前: “我的儿子,天啊……柯罗,你们快告诉我,柯罗他没事!” 黑斯握起了柯罗韩特的手腕,先是探了探他的脉博,“还有一丝气息,医生!快!” 而在旁边看到柯罗韩特出事了的弗隆多早已经通知了医生,此时几个穿白袍的皇家医生快步奔来,分开这位权贵和贵宾,直接来到柯罗韩特身边。 弗隆多扶女王,“陛下您先起来,让医生先将王子带去手术室,这不拖时间。” 女王哭着站了起来,“柯罗……” 其他的一部分国宾和权贵怕呆在原地会祸及到自己,已经逃离了花园,而其他人则在安慰女王这个悲伤的母亲。 “陛下,您别伤心,柯罗韩特王子一定会没事。” “竟然敢向王子下手,向瑞丹未来的国君下手,不可饶恕!” “究竟是谁……” 女王似乎终于先平息下了她的情绪,她用颤抖的声音对现场所有人道,“谁敢向我的儿子下手,藐视瑞丹王室,当我这个女王不存在?弗隆多,报警!我要将刺伤柯罗的人处于死刑!” “是,陛下!”弗隆多马上打电话去了。 旁边陆白紧紧地搂着安夏儿,安夏儿脸埋在他的肩头,“我真的不知道是谁,他刚才跟我在这谈话,他还……” “陛下。”黑斯看着安夏儿,紧握起手,“我刚出来时,看到只有陆少夫人在王子身边。” “什么?” 女王马上用悲伤而通红的双目看向安夏儿。 其他人的权贵国宾也看向安夏儿,大家都是无法相信。“胡说!”阿瑞斯知道这个嫌疑要指向他们少夫人,马上大声道,“明明我还在少夫人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