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0章 安夏儿与公主都是嫌疑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80章 安夏儿与公主都是嫌疑人!

他,死了? 安夏儿瞳孔颤烁着,无法相信! “柯罗他……他怎么了?”女王双目通红,竟看不出她是真情流露还是假意伪装,听到柯罗韩特出事了,她整个人脸色都灰白一片。 皇宫医院的人来到大殿中央扑嗵跪下,额头重重在地上磕上响声,他的声音像在哭,“陛下,王子他……刚送进手术室,就不行了。” “什么叫不行了?”女王大吼。 “王子……去逝了。” 大殿上一片轰然,暴动起来,拥护柯罗韩特王子党派的人几乎吼起来: “不可能,王子他刚才成为王位继承者!” “绝不能放过刺杀王子的人!” “纵使对方的陆少夫人,也必须严办!” 陆白看着这些人,脸色难看。 阿瑞斯道,“陆总,我们还是先护送少夫人出去吧,警察在场,恐怕……” “把,把她抓起来。”女王像受到刺激,身子晃了一下,倒下去,昏过去之后指着安夏儿,“把她抓起来,一定要查清……” 接着她头一倒下,周围权贵和皇宫侍女们叫声一片。 弗隆多和侍卫们又忙将女王给扶走了,一边在叫唤着她,“陛下,您镇作一点……” 而听到柯罗韩特遇刺死了,黑斯和一些拥护柯罗韩特继位的幕潦贵族也向皇宫医院而去了。 国宴大殿这边的人是要看着安夏儿被抓,陆白站了起来,将安夏儿挡在身后,“没有证据,我看谁敢抓我夫人!” “陆先生。”安德森警官对陆白道,“如果刚才那位黑斯管家的话是真,那陆少夫人确实是第一嫌疑人,第和柯罗韩特王子遇刺的第一目睹者,无论这件事她是不是凶手,陆少夫人都必须配合我们调查。” “哦,谁说你是想说什么?”陆白问这个安德森。 面对这个世界之首的男人,安德森和其他人警官自然畏忌。 但这是瑞丹,他们必须维持这边的治安…… 如果他都畏忌强权,那瑞丹还有谁敢站出去? “陆先生,我说陆少夫人,必须跟我们走一趟。”安德森说道,“跟我们回局里接受审问和调查。”“证据呢?”陆白站在安夏儿面前,冷冷地看着他们,“不要说什么猜测之类的话,请拿出最有力的证据,我夫人跟柯罗韩特王子谈话时,我的手下阿瑞斯就在不远处,我妻子一介娇弱女子,如何有那么大手 劲用一只钢箭刺穿柯罗韩特王子,你们不回答我这个问题,谁也不能将我妻子带走。”“陆少夫人,这确实是个疑点,如果这一点现在能查清的话那我们就可能直接给陆少夫人戴上手铐了。”面对陆白冰霜般的脸色,安德森更加让自己镇定地道,“所以现在,我们只是说,请陆少夫人跟我们走 一趟,回局里配合我们调查!” “大胆!”阿瑞斯一声暴吼。 “哦,难道陆先生是想包庇自己的妻子么?”对面西比拉笑了笑道,“还是说,陆先生你果然与陆少夫人刺杀柯罗有关,怕她被警方调查,会牵扯出……其他人?” “西比拉公主,你要为你说的话负责。”陆白冷道。“哦,抱歉。”西比拉又马上道,“我也希望陆先生也陆少夫人的刺杀没有联系,毕竟陆先生是那么令人仰慕的人,只是,如果你认为陆少夫人没有嫌疑的话,又怎么解释,柯罗跟她无故在花园谈话的原因? “不是无故。”安夏儿道。 所有人看向了安夏儿。 连安德森和警员都看着她。 似乎想知道柯罗韩特死前到底跟安夏儿谈了什么。 安夏儿抿了抿唇,“王子……是感谢我将那一票投给了他,特地对我表示了一番感谢。” “呵。”西比拉马上笑起来,“陆少夫人,你说的这谁信?如果柯罗只是感谢你投票给好他,他在国宴殿就可以感谢你,为什么要到花园里去?还要单独跟你谈?” “我出去散步,王子是后面来的!”安夏儿看着她,“西比拉公主又何必将嫌疑往我身上推?” “推?”西比拉道,“本来你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不,若说嫌疑,西比拉公主你也有嫌疑吧?”安夏儿马上道。 “你别含血喷人!”西比拉倏地站了起来。 “含血喷人的是你!”安夏儿说完,对安德森一行人道,“这位警探,首先一个人若是遇害了,在他杀的前提下,应该是先查一下他生前的敌人吧?比如与他有矛盾的人。” 安德森又看向了西比拉。 “你胡说!”西比拉道,“柯罗是跟你在一起才遇刺,我根本不在场,更不在国宴厅,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但安夏儿见这个女人将罪名往自己头上扣,便无论如何也要拉这女人下水,“因为你有理由刺伤柯罗韩特王子,柯罗韩特王子若是死了,王位便是你的了,不是么?” “你这个女人胡说!”西比拉道,“我有不在场证据!” “那只箭也不是近距离伤到柯罗韩特王子的。”安夏儿道,“是从远处,是西面的高塔上,也许西比拉公主你在投票上落选后,跑出去侍机谋杀柯罗韩特王子了呢?” “我没有去西面的高塔!”西比拉万没有想安夏儿反咬了一口,脸色再也无法平静,“当时追着我出去的有西蒙,还有站岗的卫兵,他们可以为我作证!” “你不是说么,也不一定是本人。”安夏儿道,“也许是你安排的人去刺杀柯罗韩特王子。” “安夏儿你胡说!” 西比拉气得喊出了安夏儿名字。 这让很多人惊讶! 因为不管安夏儿是否有刺杀柯罗韩特的嫌疑,但目前尚未确定,安夏儿就还是瑞丹的国宾,西比拉这样直呼她的名字可不太合适! “怎么是胡说?”安夏儿眼神逼人,“刚才西比拉公主你不是按照这种方式,将罪名无故推到我头上的么?” 西比拉马上对安德森道,“你们听着,她是刺杀柯罗的第一嫌疑人!”安德森听清楚了刚才安夏儿的话,对西比拉说,“西比拉公主殿下,如果刚才陆少夫人的话是真实无误,你确实也有嫌疑。陆少夫人有刺杀的嫌疑却没理由,但你虽不在场却有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