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7章 离奇的死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97章 离奇的死

陆白笑了两声,“魏管家说这阵子你作业总是完成得比小宸慢?那就等你作业什么时候能完成得和小宸一样快了,再跟你妈咪打电话吧。” “我不要!”陆玺小少爷叫道,“妈咪才不会嫌弃我做作业慢呢,爹地你就是骗我!让妈咪接电话!” 陆白皱眉了,“别顶嘴,把你们去西莱那阵子的功课全部补回去。” “那爹地你和妈咪什么时候回来?”陆玺又马上道,“我觉得在家很苦闷,我需要妈咪的关怀,我能不能先和妈咪……” 不理会电话里陆玺的嚷叫,陆白直接挂了电话,毛都没长齐还苦闷? 阿瑞斯听着陆白刚才的话,“陆先生……是小少爷么?” “是小玺。”陆白捏了下眉心。 “绝对不能让宸少爷和玺少爷知道少夫人失踪了。”阿瑞斯肯定地说,“绝对!” 不然那两小少爷不翻天了才怪! 陆白褐眸一睁,“差不多十点了吧,王室不是要发布新闻会?把电视打开。” “是, 陆先生。”阿瑞斯走到一边打开电视,“今天上午娜芙古斯女王会在新闻会上亲自发布昨天柯罗韩特王子遇袭的事。” 电视打开后,浮在空气中的巨大屏幕中,瑞丹新闻频道。 电视上的娜芙古斯女王站在新闻发布会的讲台上,既然浓浓的粉饰下,依然可以看出那个年老的女王已经不在精神了,双目发红,透过电话的声音带着些许的颤抖: “昨晚西比拉公主与西蒙先生的订婚礼宴上,喜悲参半,令我高兴的是,在我的有生之年还可以看到我的女儿订婚,以及我的儿子柯罗韩特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投票支持,成为了下一任王位继承人。” “但如大家所听闻的,柯罗韩特的王位继承人只当了短短的时间,因为就在昨晚,投票竞选结束后不久,我亲爱的儿子,柯罗不幸遇刺身亡……”女王的声音悲戚而威严,越说越严厉,她最颤抖着道: “所以在这,我娜芙古斯女王以瑞丹君主的名义宣布两件事!第一,一定会彻查刺杀柯罗韩特的人,对于凶手绝不会轻饶!第二,现在西比拉公主是下一任王位继承者!” 陆白冷漠无表情地看着电视上女王的宣言,褐眸冷眯,果然没有发布西比拉公主失踪的事么。阿瑞斯哼笑道,“这个女王表面功夫倒是真不错,任谁听了都会以为她在为死去的王子柯罗韩特王感到悲哀吧!其实她心里也许正偷着乐,毕竟她与柯罗韩特一向不和……这下她女儿终于也可以继承她的王 位了。” “那也得看她那个女儿西比拉公主还能不能平安归来。”陆白一语双关道。 对,得看那真正的西比拉公主还在不在世上! 最后女王在新闻上发言结束后,弗隆多走上演讲台,“最后,为了柯罗韩特王子的灵魂能得到安息,一周后,王室将安排最重大的葬礼……” 阿瑞斯拢眉,“这就准备葬礼了?警方那边不是还在查行刺的人?”“不管一周后刺杀柯罗韩特的人有没有找出来,王室都会为他举行葬礼,这是肯定的。”陆白冷地笑说,“因为这个女王急着要将她的女儿扶上王位,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若不举办完,她的女儿如何尽快坐上 王位?她的身体可撑不了多久了。” 阿瑞斯看着电视上年迈的女王,又笑,“确实,但他们应该祈祷在他们王子葬礼之前能找回那个西比拉公主,以及不再发生别的事才行。” 瑞丹王室内部的情况,比当初西莱还复杂呢! 西莱当时起码陆白和国王以及尤菲里奥最后联手一致对外了! 陆白没说话,他刚放下的手机又响了,阿瑞斯一惊,“陆先生,难不成又是小少爷打来的?要不我帮你接吧,现在少夫人失踪了我知道你不好跟小少爷他们说……” “不是小玺打来的。”陆白看着那个没有备注名的来电,“是安夙夜。” “安三少?”阿瑞斯突然想到一点,“对了,不是说他们最近追‘毒蜘蛛’也来到了瑞丹么?” “昨晚在皇宫的盛宴上,我接到过他的电话。”陆白拿起正在响的手机,“那个‘毒蜘蛛’死了,南宫焱烈杀了他……”想起这一件事,阿瑞斯猛然道,“对了,差点忘了这一点,南宫焱烈也逃来了这个国家。那陆先生,我看形势会变得更紧张和复杂,将少夫人找回来后,我不建议要马上对付罗丹和那个假公主,那两个女人 先算了吧……” 陆白薄唇泛起,“能一举扫除的障碍,最好还是一举扫除了比较好,不是么?留下来只会后患无穷。” “但是陆先生……”阿瑞斯道,“瑞丹这一次皇宫的斗争恐怕不只是公子王子争夺王位这么简单,特别是昨晚柯罗韩特王的死,更是离奇!” “对我而言,现在只是要救出安夏儿,以及帮艾尔打压下西蒙还他一个人情,就是这么简单。”陆白道,“至于罗丹和那个假公主,顺带将她们一并解决,左右也是多一点时间。” 阿瑞斯不知如何形容他心底的忐忑。 他总觉得昨晚柯罗韩特的死非常奇怪,按理一个有能力取得王位继承权的王子,他死得也太出乎意料了! 但那王子又确实是死在了他们少夫人面前,而且是被弩箭刺穿了胸膛,看位置,是正中心脏! 活不了。 而且艾尔也亲自去皇宫医院确认过了那个王子的死…… 但长年处理各种事务的阿瑞斯就隐隐感觉,这件事太奇怪,柯罗韩特死得也非常奇怪。 他们陆先生刚刚对那个王子有所怀疑,那个王子就死了? 陆白接起了安夙夜的电话,“我是陆白。” “陆姐夫接我电话的时间,似乎越来越久了。”电话里安夙夜道,“怕我和锦辰会再次打扰到你们?”“你们对我的称呼,似乎也从安夏儿在时的‘姐夫’变成了‘陆姐夫’?”陆白也淡淡回击,“怎么,是对我还有什么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