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9章 藏书室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399章 藏书室

陆白没说话,他万没有想到,他查找了将近二十年的仇人,就这样死了! 还是死在了南宫焱烈手中……他用强大的自制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缓缓抬起脸庞,冰冷可怕地笑,“当初在西莱,安夏儿要为夏国候的女儿作主要将罗斯福留在西莱枪决时,我非常能理解。毕竟亲眼看到杀死自己父母的人受到处决, 大仇才算得报,仇人若死在别人手中……” 陆白咬了咬牙,冰冷的怒意从他褐色中迸发出来,“那相当于我这将近二十年的恨,付诸东流!”“陆先生,你冷静一点。”阿瑞斯看出他情绪不对,怕他做出什么对现状不利的事,“南宫焱烈他这么做无辈就是想找你复仇,但他没有机会,所以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激你让你找上他。陆先生,你不能上当。 “……”陆白褐眸若寒星。 他岂会不知道,但就算知道他也无法不生气! “目前我们的重心是要找到少夫人。”阿瑞斯继续劝道,“秦特助他们还在外面搜寻,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受南宫焱烈的影响。” 陆白眸瞳微微有点发红,隐忍着太多外人所不明的东西。 他现在恨不得亲自揪出南宫焱烈,杀之而后快! 但他知道他不能,比起仇,他的妻子更重要,他不能将注意力转移了!甚至顾不上他的仇人被杀了! “通知修桀他们。”陆白最后紧握着沙发扶手,“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安夏儿……” “是,陆先生!” 安夏儿意识恢复后,大脑有点昏沉。 以她的专业知识和对化学药物品的了解,是致人昏迷的一种药物所想引起的,她睁了睁眼睛,想看清楚身在何处。 “哦,醒了?”旁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和快乐的女人的笑声。 安夏儿视线渐渐清明,眼前是一个巨大的藏书室,复古风格,像古欧洲的学者那样庞大的空间,呈螺旋型围绕着仿佛直到了天花顶,周围放的全是厚厚的书! ——比她大学里图书馆的藏书量还多几十倍! “这是哪……”安夏儿一时无法分辨刚才的声音从哪发出来的,是谁的,她试着坐起来。 但刚一坐起来,身体又被一股强力给拉了下去。 “别白费心思了。”旁边的女人说,“落到我手上,你以为你还能自在得意么,我现在就是将你大卸八块,也无人得知,更不会有人知道你死了!陆白也永远不会再见到你!” 最后一句话,像包藏了女人所有的恨和怨! 安夏儿缓缓转过脑袋,她看到了一个出乎意料不该出现在她面前的人。 是瑞丹王宫的公主,西比拉! 跟平时在贵宾面前,她所展现出来的优美与娇柔不一样,眼前的西比位公主笑得像毒蛇一样,美而毒辣,仿佛是世纪的阴谋得逞了。 “西比拉公主……”安夏儿缓缓地说道,“我想她应该不是像你这样的人,艾尔会在意的女人,一定不是像你这般。” 她想起来了,她昏迷过去之前和这个假公主一起坐警方的车离开皇宫,去配合警方的调查。 在车快到离开皇宫大门时,车子被炸飞了,几乎在空中翻滚了两圈之后猛地落在地上—— 这样剧烈的冲击之下,车内所有的人都进入了短暂的昏迷! 包括她! 醒来后,这个假公主在她面前,以及在一个陌片的藏书室……没有警察!陆白也不在!这个女人还笑得这么欢快,肆无忌惮! 这些迹象说明,她应该是被人劫走了。 面前西比拉公主脸马上沉了下去,“哦,安夏儿你又知道本公主什么,你觉得我应该嫁给艾尔?珀切福斯那个病秧子?” 安夏儿看了一眼身上,她被绑在一张躺椅上,绳子从她的双腿,一直绑到了她上半身,怪不得她起不来。 视线所能望到的地方,只有她和这个假公主。 ——这个藏书室太大了,大到旁边这个女人的笑声都有回音。 “第一,我不是说你,我说的是西比拉公主。”安夏儿一边分析着现状,一边回答她,“第二,你不必在我面前称公主,因为你不是,但你如此强烈地强调‘本公主’,说明你对现在这个身份很满意吧?” 西比拉脸直接黑了,“你说什么?“ “第三,你当然不该嫁给艾尔。”安夏儿不想对这个女人客气,“因为现在的你,根本配不上艾尔那样温雅而绅士的男人,当然,艾尔也不会看上你,你看现在艾尔有没有正眼看过你?” 西比拉听着安夏儿的话,她隐隐发觉,安夏儿知道了她的身份。 她知道她不是…… “你现在,顶多也只能配得上西蒙那个坏透顶的男人。”安夏儿微笑说,“不,应该说,你们简直是绝配!”西比拉猛地掐着安夏儿的脖子,涂着发亮的水晶指甲的手指几乎刺进安夏儿的皮肤时,她的眼睛红得吓渗血一般,“安夏儿,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你还以为你高高在上么?你还以为你有陆白护着你么 ?你现在落到我手上,我可以立即杀了你!” “……这样……好么?”安夏儿被她掐着,呼吸有点困难,“你杀了我,罗丹会同意么?她不会让我这么轻易死吧?” 对了,她不能刺激这个女人。 她答应过陆白的,一直会想办法自保,顺着这些女人! 按眼前的状况看,应该是按照顾他们的计划顺利进行了! 虽然柯罗韩特王子遇刺了,但现在罗丹他们依然将她给劫走了,现在就能抓到罗丹和这个假公主的把柄了! ——敢绑架她,纵使她们是珀切福斯家族的三小姐和皇室公主,警方也有十足的理由将她们抓走而进行查办! 却不想,掐着她的女人又清脆地笑了起来,“罗丹?你以为昨晚劫走我们的是罗丹?” “昨晚?”安夏儿有点意外,她缓缓转动眼睛看着周围这个看不出昼夜开着华灯的藏书室。“对。”西比拉笑道,“从昨晚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夜,现在是第二天上午,我亲爱的女王母亲已经在新闻上公布了柯罗韩遇身亡的消息,以及我已是下一任王位的继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