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解除婚前协议!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0章 解除婚前协议!

第140章 解除婚前协议! “没错。”陆白道,“我们就像正常的夫妻那样,还有,你不是一直说不想生孩子么?如果没有婚前协议了,那么生不生孩子就是你的自由了。” 这件事听起来多美好,多么划算的事! 陆白抛出一个天大的诱惑! 但陆白心里就想,婚前协议一取消,他们就可以天天同房了,在他的努力播种之下……她什么时候怀孕,还不是他说了算? 但他需要给点甜头给安夏儿这女人,她才不会跟他计较这件的事。 安夏儿一听,杏眸届时地瞪大,“这这这可以么?你你你是说真的?” 他们的婚前协议解除? 解除! “当然。”陆白眼神格外宠溺,“今天是我太冲动了,在没有经过你同意的前提下带你去医生做检查,所以为了今天的事赔礼道歉,也是应该的。” “可是,你已经让人压下了关于我怀孕的假消息……”这下轮到安夏儿过意不去了。 她为了不生孩子费了那么大的劲,还曾经跟陆家的人联系过。 现在他说取消就取消了?然后她就不用生孩子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安夏儿一时无从接受! 她看着陆白,怀疑他葫芦里卖什么药,他为什么会提出这么偏宜她的事? “如你刚才所说,那怎么够?”陆大总裁循循善诱,“消取我们的婚前协议,这才是对于你最大诚挚的歉意,是吧?那安夏儿,你同意么?” 安夏儿咽了咽。 她感觉身体似乎往下滑,又撑着沙发坐稳了一些,“那,如果取消了,是不是就意味着,我让外面的人知道我们结婚了,也可以?” 陆白摊了一下手,“只要你想那么做。” 咕噜! 诱惑太大,安夏儿咽了一大口水。 如果让外面知道了她是陆白的妻子,她是不是摇身一变就成为了令无数女人艳羡的对象了?成为了陆家那个豪门少夫人?虽然她还没有跟陆白回过陆家。 但这想必足可以让安家的人眼珠子掉下来了,以及足可以代表一个养女报复整个社会了—— 最后安夏儿坐立不安了,她心情激动外加忐忑地道,“那那那那我我我我要先考虑一下,今天的事我先原谅你,关于这个取消婚前协议的事我明天再回复你。”她要从长计议。 没办法,太激动了啊! “这还用考虑?”陆白看着她,“我的这个决定,说不准到了明天就变了。” “那你先等一个晚上吧。”安夏儿马道,“都说诱惑太大的时候,要小心天上不会掉陷饼,大学的哲学老师经常这么说,放心,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就考虑一个晚上,我明天就给你答复好不好?” 安夏儿狠决地伸出一根手指头,让陆白给她一个晚上的考虑时间。 陆白脸色平静,暗底下将她那个哲学老师不知枪杀了多少遍…… “嗯。”最后他不露声色地点了点头,“可以。” 安夏儿马上跑上房间去了。 等他们俩谈完了,魏管家才走过来。 魏管家看了一眼安夏儿上楼去的方向,对陆白道,“大少爷,老实说看到今天这个新闻时,我倒希望是真的。” 陆白没说话。 他拢着眉在想着,安夏儿能不能答应他。 以前他说要安夏儿生孩子,只是为了约束她,倒不是真要她现在给他生孩子。 “不过,大少爷真带少夫人去医院检查了?少夫人真没有怀上?”魏管家又有点不死心地问。 “没有。”陆白直接,“她要是敢有,我也不放过她,我跟她在一起都做安全措施。” 陆白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大厅。 “大少爷。”身后魏管家又道,“您刚才为什么提议跟少夫人解除婚前协议?你是真爱上了少夫人了么?” “这没你什么事。” “当然。”魏管家鞠了一下,“但作为大少爷起居住的一名管家,我一切都会为了大少爷好,您若与少夫人恩爱自然好。但如果只是为了今天的事跟少夫人道歉,而解决婚前协议,这恐怕会有点麻烦……” 魏管家一向很少跟他提这么严肃的建议,陆白蹙了一下眉心。 魏管家意识到了什么,马上低下头去,“大少爷息怒,我没有多管你私事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少夫人并不明白您不肯公开结婚的原因。如果你们解除了婚前协议,她在外面公布了你们的关系,也许会带来些麻烦……” 不,是会给大少爷和少夫人两个人带来麻烦。 这事要从外面传闻陆白是gay开始说起。 陆白之所以没有跟陆家澄清这个绯闻,就是他想利用这一点绯闻拒绝陆家给他安排的那门联姻,最后陆家信以为真,以为他真的是gay,这才没有提他那个婚事了。 最后演变成,陆老爷子只希望他能找个顺眼的女子结婚,无论什么门第的女子都行只要他肯结婚。 所以陆白与安夏儿结婚的事,陆家才没有反对,甚至庆幸于他终于结婚了。 但安夏儿并不知内情,在陆家人的套话下已经跟陆家的人说了陆白的性取向……现在魏管家就担心陆家会随时杀过来,要求陆白跟安夏儿离婚。 这件事,陆家要是出面干预就麻烦了。 陆白知道他指什么,唇边一丝轻屑,“我想那老爷子应该很清楚的我的意思,若敢防碍我和安夏儿,我下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脱离陆家。” 事到如今,陆家有什么资格来防碍他陆白的婚事。 身后魏管家震惊了,看到陆白离开后,一话都说不出来。 大少爷,你这是为了少夫人,宁愿跟陆家闹翻脸啊。 大厅二楼上,安夏儿怔愣地站在外廊栏杆前,听着刚才陆白和魏管家的话…… 她本来只是想下来再问问陆白,关于这个婚前协议的事,想不到竟听到了陆白与魏管家的话。 回到房间里,她叹了口气,“……公布我们结婚了,会给他带来麻烦么?” 手不自觉得抓紧了床沿边的床单。 她也不是很心痛啦,也就一咪咪而以了,毕竟原先她嫁给陆白也知道他们不是相爱而结婚的—— 无论怎样,陆白对她好就行了,公不公开无所谓! 想到这,安夏儿心里那一咪咪的痛也消失了,她伸手伸了一个懒腰,“那也好,那就不用再考虑这个问题了,继续看今天能不能配出一款新的香味!哟西!” 安夏儿给自己握拳一打气后,去了工作室,开始翻起了今天在植物园跟教授借的那本关于花香书籍。 这天,安夏儿发现用蝴蝶兰加上玉兰,可以中合出一种新的香味,淡雅但持久香郁! 她在试图调配一种原创的香氛产品,比香奈儿5号和迪奥品牌更加令人着迷的香水! 但研究香氛产品只是她的目标之一,她第二目标是创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护肤品牌,一种无害无毒适用于各种肤质的天然护肤品…… 反正她现在有了安氏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她也有钱开一家自己的公司不是么?一想到这安夏儿更加动力十足! 下午,两个女佣正在楼下大厅擦一些家私,只听楼上安夏儿的工作传出来‘砰’地一声响! “少夫人!” 女佣扔下手里的活,跑上楼去。 两人跑到安夏儿的工作室时—— 一片浓郁的香味传来。 “哇,好香。” 一个女佣愣了愣。 另一个女佣道,“香什么香呢,赶快看看少夫人有没有事?” 二人刚准备进入工作室时,安夏儿穿着一件研究用的白大褂出来,一边咳了两下道,“……没事没事,我做实验的时候一边写在记录,忘记关酒精灯了,试管瓶烤炸了。” 两女佣一个叫小纹,一个叫菁菁,菁菁便是上回把她女佣衣服借给安夏儿去帝晟城堡的女佣。 菁菁将安夏儿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这才松了口气,“少夫人你真是吓死我们了,你若是出个什么事,大少爷不活剥了我们皮才怪。” “哪有这么夸张,纵使他有钱有势,还真敢杀人不……”安夏儿刚说完,自己话也顿住了,想起了陆白给她看的那段记忆。 他15岁时,被开枪杀了那些他父亲派去救他和他妈咪的人…… 想到这,安夏儿心虚了,“那个,你们别站着了,快给我去拿块抹布来,我收拾一下工作室的玻璃散片……” “好的,少夫人,我们马上去拿。” 女佣又跑下去拿抹布了。 但因为那个爆炸的试管中装的是浓缩香料,把工作室收拾之后以及将地上的香料抹也抹干净了,但空气中还是弥漫着久久不散的香味。 “行了行了,不用用擦了就这样吧。”最后安夏儿叹道,“就当是熏房子了,估记过个几天味道就散了。” 两个女佣道: “是呢,反正这么香,可好闻了。” “那少夫人,我们先下去了。” “去吧去吧。”最后安夏儿挥了挥手。 两个女佣下去后,安夏儿正将实验台收拾了一下,展倩那个没义气的女人这时候又打了电话过来。 安夏儿哼了一声,懒洋洋地接起手机,翻了一个白眼,“怎么?展大记者打电话给我有啥事啊?上午你不是自己先跑了么?这会跟我联系不怕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