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0章 不好的预感!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10章 不好的预感!

“我若是没猜错,那晚刺杀柯罗韩特的人,应该是你哥哥的人吧。”陆白褐色眯了下去,“瑞丹是个君主至上的国家,珀切福斯家族的人就算再想帮西比拉公主夺取王位,也不敢真正对王室出手,除非是外边 的人。” 这是陆白的猜测,如果罗丹或是西蒙敢杀柯罗韩特的话,估记他们早就杀了那个王子。 也就不会让西比拉公主在王位竞选上,从而输掉! 他们兄妹还是想借他人的人,除去那个王子…… “至于南宫焱烈的人如何混进了这皇宫,我想这皇宫的人总会查出来。”陆白冷声哼笑,“有一点请你们兄妹记住,只要有我陆白在的地方,你们一定会败北!” 无论是西莱,还是瑞丹,他们都别想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南宫蔻微听着陆白的话,眼底的神色变了,她的直觉告诉她陆白的话真实性很高,她这两天都没有从西蒙的人或罗丹那里听到她哥哥的消息。 难道国际刑警真的追到了瑞丹,又将她哥哥逼入困境了? 南宫蔻微心里突然慌起来,看着将要离开这大殿门的陆白背影,“陆白!你信不信现在只要我大叫一声外而后人都会进来,我说你非礼我,你将会名声扫地!” 她想最后争取一点主动权。 陆白在离那扇高大厚重的门三四米外停了下来,“知道你和西蒙订婚,我送给你们的礼物是什么。” 订婚宴那晚皇宫发生了太多事,南宫蔻微还没来得及去看。 “是一双鞋。”陆白声音清冷而清晰,“一双水晶鞋,灰姑娘的故事耳熟能详吧,谁都知道到了午夜12点后她的身份将回归到原始。对,就像南宫蔻微你一样,我说你这个公主当不久,就一定当不久!” 随着陆白的话落下,他走到门前敲了两下门,外面的人马上打开。 陆白出去后,南宫蔻微后退两步,纵然她是贵族千金出身,也吓得跌倒在地上。 浑身瑟瑟发抖,看着又被关上的门! 华美的大殿映进她眸中,成了不虚实的繁华,当然,这一切都不是她的…… “不,我不相信……”她像失了魂似地念着。 陆白出来后,女王正站在对面,背对着这边。 侍女见陆白出来,忙进入了他身后大殿中,之后发出了惊叫,“西比拉公主,你怎么了……” 女王缓缓回过身来,望着陆白,“你还是为难了西比拉,是么,陆白?” “陛下想听实话么?”陆白走到这个女王的面前。 “你不就是想问陆少夫人的下落么,我现在不知道,西比拉也不知道。”女王依然还是坚信着这一点,“你就是再给狠我们看,也没有用。” “不,我相信从陛下你口中得不到这个答案。”陆白说道,“我也没有指望你们皇宫的费德罗总管能带人去找到那些歹徒。因为那些歹徒根本不存在。” “所以陆白你还是认为西比拉说了谎?”女王擦着厚厚粉底的脸上,是没有生气的惨白,有着只是她满头的翡翠和脖子上的钻石珠宝。 “她不只是这一件事情说了谎。”陆白微笑,“信不信由女王你决定,但你可以听我说。陛下知道,真正的西比拉公主是怎么出事么?” 最后一句话,让女王睁大了眼睛。 “嗯?”震惊过后,她凝重地皱起了眉,“陆白,即使你是国宾,如果你不尊重我们王室也请你马上离开。” 就连站在她身旁的弗隆多都皱起了眉,“陆先生你说真正的西比拉公主,是指什么?” 陆白眼角看了一眼周围那些贵宾的目光,轻泛起唇角,“如果你们觉得匪疑所思,我可以借一步告诉你们关于这一件事的真相。” 珀切福斯候爵看见陆白出来后,就与女王、弗隆多去另一边说话了。 这让他心里更加不安起来,加上现在西比拉公主可疑地回归,他眉心皱得能夹能苍蝇,“艾尔,罗丹呢?”艾尔正猜想着陆白这会会不会不顾女王的身体状况,直接告诉女王关于西比拉的事,听到这微微地笑了下,“我不清楚,父亲,昨天罗丹离皇宫医院后就没见过她了,按理现在贵宾都在皇宫内,她应该出不 去……不过,她到底还在不在皇宫,就不知道了。” “他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说不知道!”候爵发怒起来,“现在西比拉公主的回归,令很多人都起疑了,我需要确定罗丹跟这没有任何联系!” 因为现在西比拉回来时,罗丹刚好不在! “父亲,你之前不是希望罗丹多与王室的人接触么,怎么这会倒不希望她与西比拉公主有联系了?”艾尔明知故问。 “艾尔你就别打哈哈了。”候爵脸色很难看,周围贵宾的声音细细地传入他的耳中,“现在大家都对西比拉公主起疑心了,是不是她让人劫走了陆少夫人……所以她才能一个人安然无恙回来。” “父亲也这么认为么?”艾尔说道,“不过我真没有罗丹的消息,父亲可以打下她电话。” “刚才打过了,她电话没人接!”候爵说道。 而另一边,候爵夫人还在不停地联系罗丹,焦急不已。 “是么,那就不知了,毕竟我也不能让人一天到晚跟着罗丹吧。”艾尔说道,“我只知道她昨天应该去看过西蒙。” “她去看过西蒙?” “这个不难知道。”艾尔说道,“稍微问一下西蒙所在的禁闭室那边,就可以得知。” “她去见西蒙做什么……”候爵瞳孔不安着。 “罗丹去看望自己的哥哥,有什么不行?”候爵夫人过来,听到候爵的话便争辨,“要像你们一样无情无义就是对了是么?” 候爵夫人穿着一身红色的礼服,大大的贵妇帽斜戴着,宛若中世纪的偏激的贵妇人! 候爵看着自己的二婚夫人,“我现在不想争论太多,我有不太好的预感,赶紧找到罗丹。” “……” 候爵夫人没说话,紧咬着红唇。 她知道候爵为什么不安。 现在大家都在怀疑西比拉公主,并且有人在讨论西比拉公主与西蒙订婚那天晚上,罗丹与西比拉公主走得很近…… 其他人一怀疑西比拉公主,罗丹便会牵扯进去,沾上嫌疑。 倘若到时西比拉公主出个什么事,将所有的事都推给罗丹头上,那他们的女儿罗丹就完了! 看自己的夫人不说话,候爵便严厉道,“没联系上是么?来人!” “候爵。” 珀切福斯家族随行的保镖走上来。“罗丹身边的梅勒还是还在皇宫么?”候爵又问,“她是罗丹的贴身保镖,问问她罗丹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