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3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13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艾尔看着陆白完全不输于欧洲人立体的侧脸,“我知道你着急,但是我相信陆少夫人一定没事,她说过她会想办法自保!” “我现在只是后悔当时不该同意安夏儿跟警方走。”陆白道,“如今她这一回出事,那百分百是我的责任。” “呵呵。”艾尔笑了起来,“你也不必太过自责,当时是陆少夫人自己要跟警方走,因为她相信罗丹会继续对她下手吧。她想早点完结了西蒙和这个假公主的事,和你一起回z国。” 陆白没说话,但眉头拢了起来。 可不是,安夏儿确实是这么想,他也知道。 但他这一次的纵容,却让安夏儿再次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当初在西莱,当着西莱国的人以及鲁布旺夫国王他们的面,他可是保证过余生会好好保护她的! 可现在,他却不知她的下落。 名扬国际的大总裁,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错误的决定!安夏儿出了什么事,他如何面对他们的孩子?想到这,陆白的眉头拢得更深……“我有预感,这回西蒙的事与这个假公主的事会一并解决。”艾尔说,“当珀切福斯家族内部的事处理完后,王位的继承者也就确定了。所以陆白你也不必太担心,你与陆少夫人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这一次 ,也不过就是一次小风浪罢了!” 艾尔知道陆白和安夏儿在西莱发生了什么,所以他认为事情的严重程度不会比在西莱的更重。 他这么说自然也是安慰陆白。 陆白危险地勾起嘴角,并没有回艾尔的话,“说到西蒙,他现在还在皇宫吧。” “对,被陛下禁足在皇宫。”艾尔说道,“陛下那晚当答应过警方,待柯罗韩特王子遇刺的事查清后,就会让西蒙接受警方的调查。” 又道,“虽然陛下可能不太愿意将西蒙交出去,但当着众宾客和无数贵族的面答应了的事,陛下也不好不做到。” “那就去看看那个西蒙吧。”陆白冷笑说,“劫走安夏儿,罗丹一个人办不到,也许他这会正在得意吧!” 看着陆白嘴角的冷意,艾尔展了一下手,“既然这样,那就过去看看吧?如果这次劫走陆少夫人他是主谋,我保证不会饶过他。即使他是我弟弟。” 陆白眼角看了一眼他,“你当然不会,你本就想除掉他。” 从艾尔身边走了过去。 艾尔微微轻笑,跟上他的步伐。 另一边,罗丹身边的保镖黑人女子梅勒看着陆白那一边。 那一行人行色匆匆,只有阿瑞斯回一个目光看向她这一边,目光中带着些告示。 梅勒正默默接收着阿瑞斯目光中的告示暗意时,珀切福斯家族的一个保镖出来,“候爵让你联系罗丹小姐,无论如何也要联系上。” “罗丹小姐没有告诉我她去哪。”梅勒说。 “你是罗丹小姐的人,该怎么联系上她是你的事。”保镖说道,“但罗丹小姐现在还不回来,她的立场也就危险了,现在西比拉公主已经令人怀疑她与绑匪有联系了!” 梅勒颔首。 保镖离开后。 梅勒拿出手机准备打给罗丹,打之前迟疑了一下。 她跟着罗丹也有几年了,罗丹平时有交待过她,如果不用她跟随的时候,自然也就不希望有人去联系她罗丹……比如罗丹可能不方便跟周围的人联系。 梅勒这电话一打过话,自然是要受骂的。 但这时候,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梅勒按下了罗丹的私人电话。 电话响到尾,才接起。 “梅勒,看来你是忘记过我的交待了。”罗丹的话温和中透着冰冷。 梅勒隔着电话,态度恭敬,“对不起罗丹小姐,候爵让我联系你,我考虑再三,觉得还是要跟你说一声。现在西比拉公主回来后,很多人对她起疑了。” “起疑?”“西比拉公主是和陆少夫人一起被人劫走的,如今她一个人不明不白回来了,有一些人……”梅勒看了一眼周围,“有一些人怀疑她和绑匪是一伙的,候爵说如果罗丹小姐再不回来,那些人也许也会连带着怀 疑罗丹小姐了,因为柯罗韩特王子遇刺的晚上,罗丹小姐是和西比拉公主在一起的。” “所以那些人也怀疑我了?”罗丹声音沉了下去。 “是,所以我想着这个电话还是要打给你。”梅勒说道,“现在皇宫的形势不太好,除了女王,其他人并不太相信西比拉公主。连候爵都怀疑了。不管罗丹小姐你现在在哪,请你还是尽快回来一趟……” 陆白和艾尔来到西蒙的禁闭室时,西蒙依然一副大无畏的状态。 看着对面的两人,西蒙感叹了一声,举起手中的酒杯,“陆先生和艾尔大哥一起过来看我,这可是我无上的脸面,二位要喝一杯么。” 说着扫视了一边沙发转角柜上名酒,“虽然女王下令让我呆在这,但并没有亏待我,不过这也是当然的,我可是她的女婿。” 陆白冰寒褐眸睨视着这个人。 眸心渐渐暗沉下去。 艾尔直接问,“西蒙,是你让人劫走了陆少夫人的、吧?” “艾尔大哥这是说哪里的话?”西蒙望了眼陆白,叹息笑说,“可别在陆先生面前诬赖我,我被禁足在这,怎么劫走陆少夫人。再说了,我可能让人一起劫走我的未婚妻西比拉公主么……” “废话就不必说了。”艾尔不想听他这些不痛不痒的借口,“你想夺取我手中的家族大权是一回事。但如果伤害到了陆少夫人,我就帮你说不了什么话了。到时难过是你的母亲!” 西蒙笑了起来,“可我真不知道,艾尔大哥,我如今禁足在这无事一身轻松,也根本不知你在说什么。” “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么。”艾尔眸子冷了下去,表面形式的谈判要崩了。 西蒙放下酒杯,前倾过身子看着这个兄长,讽刺道,“艾尔,我们之间谈什么敬酒还是罚酒,有机会,我们都会至对方于死地吧?” 艾尔眼睛眯了下去。 西蒙也保持着微妙狡猾的笑。——气氛就这样可怕地僵住了。